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最新章节第12章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17 
第12章
    高低音喇叭里传出的息的声,撼动着心天,为这无边的意注加了几分荒情和野趣。木兰忐忑不安。在内心深处,她始终知道自己在玩着一场虚假的游戏,为了自己体上的足而接受荒唐的热情,而这道热情竟是来自于自己的亲生儿子!然而,她已陷入了如此一种迷茫和混乱,她又怎样才能解呢?

    她恨自己,想把自己踩在脚下毁灭自己。每里,她的全部生活都是想象儿子宽厚的膛里那心跳的声音,向往着在那儿躺下。她羞于自己可怕的灵魂,这是以一种幻象来亵渎神圣的母亲形象。

    昨夜他又来了。窗户开着,夜四合,四围的树影,遮天幕地的朦胧氤氲。

    一道魁伟的身影巍然地近她的前,重甸甸森森,如一尊暗中伺人的怪兽,隐然,有一种潜伏的不安。

    一种介于幻觉和平世界里充情的混乱又再次袭来,涤了木兰的全身。火热的透的果实,迫不及待的想要突破核的包裹,在这火热的季节里,裂了。

    她不由自主的把腿张开了。股间的地,撒在隆起的上。

    这是一副可以让所有男人都沉醉的縻景象!何况是正在成长的少壮呢,而这个少壮前不久刚刚初尝果的甜蜜?他已经不再仅仅足于那种停留于幻想的游戏里,他渴望真真正正地触摸和抚慰,令他魂牵梦萦的牝门,这个地方,就是诞生了承载他魂灵的体的神秘谷地。

    他知道,他是越来越离不开它了,要是一天得不到它,他就得苦受一天灵战。

    他告诉自己,今天晚上一定要亲手抚摸它。再也受不了这份衷心的煎熬。尤其是在今天下午的王则家里,他跟冯佩佩做时,她在销魂后跟他所说的:“我恨不得天天能跟你这样,这样的日子真好。”“天下哪有不想做的女人,除非她有病。”“呸,我早上做完有洗的,不然更臊呢…”“…好弟弟,你真行。你不知道呢,其实女人就是一张纸,只要轻轻一个指头,就可以捅破它。”母亲雕花白瓷般洁净的裎在清的空气里,上原本修剪得井然的在月光的洒泼下像是青藤的影,终于在这午夜的梦魇里解了白锢,开怀地嫣笑,轻轻地晃动婀娜的身姿。

    她好高贵。高雅得像是皇宫里珠围翠绕的妃子,舒展着她柔美的肢,微微上翘的嘴角矜持地叩醒了曾亮声懵懂的心灵。他一下子呆住了,如果说,他还残存着一些虚伪的道德锢的话,此刻,母亲的娇弱与妩媚竟是如此直白地摧毁了他的堡垒。

    他伫立良久,嘴角颤抖着,双手卑怯地伸了出去,却又不敢前进,停留在半空中,似乎此时的空气竟凝固了一般,生命的钟摆也随着他的呼吸顿止而顿止。

    就在此时,母亲呻了一声,白白的大腿张开了,呈一个大字形,中间的那道细瑟缩着,像一朵细小的粉红花,光影落在上面像是蝴蝶飞,两片像是天空里眨眼的星星。

    曾亮声的脑子里轰然一声,像是夜游的恶魔瞬间飞过。他抑制不住了,坚强的双腿支撑不住心口无比的疼痛,跪了下来。眼前,一朵猩红的栀子花,花瓣折出波纹的迭痕,遍体的颜色苍翠得可爱,可怜…他的喉咙有些哽住了,嗬嗬的低沉像是一只困兽无奈的悲鸣,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又一阵紫,羞愧惊喜在他这浅尝事的灵魂内宣战。下的神杵膨如铁,在体内奇异的感觉导引下,这种感觉化成一道奇异的鬼气迅速侵进了他的灵魂深处。

    他双手轻轻地拨开了母亲那朵非凡美丽的花瓣,在这黑夜里,没有白的拘束,只有黑夜的放纵和恣肆。一切都显得那样的自然,尽管空气是诡异的,房间里也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这是盛夏的天气所没有的,很明显,这一切都是因了母亲体内茵蕴的水气使然。

    他慢慢地,用舌头细细着,先是轻点数下,接着用它挤开了两片花瓣,抵在了花尖上那粒璀璨夺目的蒂儿上,滑腻润,入口糯软甜香,别有一番风味,不是冯佩佩那种辣辣腥腥的味道。

    母亲轻颤一下,然而鼾息依旧,似乎并没感觉到儿子的侵犯。于是,他再次的放肆了,在牝花心时,双手细捻着她渐渐变硬的头,涉事不久的他毕竟欠缺经验,这尖的坚硬,其实是涨的体现。他不知道,母亲木兰此时的脸早已绯红一片,原本明澈如波的眼,也成了晨间原野里茫茫迭迭的雾。

    木兰的体内早已翻江倒海了,只是心灵深处的畅,是无法言宣出口的。此时此刻,任天堂沉沦,地狱开放,也毁却不了蕴含在她心内澎湃的情。这只是一场梦,梦里依稀神的光临,有冉冉渐翳的金光,像开着红的罂粟。

    原本淑女一般的她对于事并不是特别喜欢,但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她常常作着同样的一场梦,醒来时,总是下身淋漓,粘就像酱汁一样的浓稠涅白。

    直到丈夫死后,她越来越感到一种莫名的烦躁,总是闷在心里,排遣不开,就跟后屋边的那臭水沟一样,阴郁郁的,腻在她的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而儿子适时的出现,适时的长大,无疑是一种添加剂,洒在她渐萌发的寡妇心田里,经过夏夜微风的吹漾,袅娜着她的情丝。

    这薄薄的夜呀,清隽的月光,透过雕镂精细的窗格,泼洒在了木兰柔腻的肌肤上,疏疏的,彩苏的晦,刺着亲生儿子的眼。她知道,此时的后生藉着清夜的轻狂,正肆意侵略着她的领空。可是,自己不能吱声,这场游戏像披着一层薄薄的绿纱面幂一样,永远不能揭开,的母子游戏是不能相玩亵于光天化之下的。

    有时候,真相就是死亡的导火索。

    终于,他越发的放肆了。轻巧的手指忽而着她早已蒂儿,忽而用牙齿啃啮着它的充实,让她一直试图隐瞒的身体竟不随她愿,紧张的肌体充分地了她的渴求,快点进来!她在心底无声地呼唤着。她只感到,自己就快要焚毁于内腔里的那一篷郁怒的灵焰了,然后,永坠于这夜的监牢。

    慢慢地,他完她碧玉似的牝沁后,又像鬼魅似的消失了。留下几乎虚的母亲,四肢无力地调整她自己亢奋的心绪。而前,一滩浊泻在薄薄的地板上,晃得惊人,这是她儿子留给她的。

    银幕上,秦书田和胡玉音正绵,混浊的息,的肌体,曾亮声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心脏呯呯跳,似乎要跳出腔似的。黑暗中,藉着银幕上衬托出的光影潦,母亲木兰身体僵直,似看未看,美目离,鼻翼翕张,呼吸间香气浓馥,任电影院里杂乱重的汗臭也掩盖不了母亲的体香。他不又想起了昨晚,母亲的沁肌透骨的温柔,还有肌间那一片魅人的奼紫嫣红。

    他再次伸出了手,从扶手的间隙里伸了过去,直接触到了母亲的大腿。今的木兰穿着一件自己设计自己制作的连衣裙,料子是以前结婚时剩下的呢子,浅灰色,质地不坏。

    她要穿着出门时,儿子那欣赏爱慕的目光里,透着她的骄傲。有什么比自己儿子的肯定更重要的呢?

    裙角被起来了,儿子那只烫人的手慢慢腾腾地伸过来了,直接触到了她的大腿,瞬时灼伤了她的水一般的肌肤。哦!不,不能在这儿,木兰感到羞愧,本能地后缩了身体,对儿子不看场合的悖举有些恼火,又有些儿佩服这小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大胆。

    她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微微颤抖,火燃烧在她全身的血管里,她莫名地烦燥,心底漾起波澜,牝心再次收缩起来,沁出了一滩柔媚。

    伸进来了!宽松的内里伸进了儿子侵犯的手,执着而强硬,目的很明确,竟是直抵她的牝心!“妈,都了…”儿子凑在耳边喃喃着他的得意,使她生气,想发火,可又不敢。她全身因为这种无礼的冒犯而颤动,而难受。牝房里,有一股往外溢的冲动。

    她猛地站了起来,不能再顺着他胡来了,而无助的她只能选择回避。

    曾亮声懵了,不知所措地看着生气的母亲往电影院外走,急忙也站起来跟在后面。难道,是自己误会了母亲的心思吗?他心底不停地自责着,恼怒自己的急躁。

    顺着一条平整的胡同,木兰大约走了半里路吧,她停下来,急步赶来的儿子拉住了她的衣服,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妈,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你也太大胆了,也不看看地方。”木兰转过身去,看也不看头大汗的儿子,面前一列白粉墙,高约六七尺,墙上是青瓦盖着脊梁,由那上面伸到半空里去的是几棵枣树儿。

    她蓦然想起,不知不觉地,这是走到电影院的后头荒坡来了。

    见母亲只是责怪他不看场合的无礼,而不是恼怒自己的侵犯,曾亮声顿时欣喜若狂,心花怒放,这是多么灿烂的季节呀!

    他急步向前,从后面抱住了木兰的身体,温暖而颤动,如墙角的野花儿。

    “呸!”木兰挣脱开儿子的拥抱,缓步走向前面一间陋的农舍,其实也只是用几木头搭起的棚子,杂乱无章的延伸开去。最外头的那堵墙外是养鸭塘,土岸上散着白色羽,风把沾泥土、无处栖身的羽吹往堤岸下头的草地和荆豆丛。 wWW.gugExs.Com
上一章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全本小说《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是由作者不详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热门小说。更多类似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TXT下载的章节第12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