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最新章节第13章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17 
第13章
    堤岸像一座近在眼前的高墙,这儿挡住了许多视线,只有天空飘浮的云朵,羞羞地看着地面上两个飘然的身影。

    曾亮声甫一进门,就把那扇摇摇坠的木板门急匆匆地掩上了,转过身时,母亲窈窕的身姿招展在他火辣辣的眼睛里,这个世界就浓缩在了这间小小的木舍里。

    几丛枯草杂乱地堆在地板上,地上筛着淡黄的残晖,外面老树上知了在拉着断续的嘶拉之声,象征着这天空竟是如此热烈。而此时此刻,农舍里越发的寂静了。

    木兰背对着儿子,缄默无语,静静地站着,眼睛紧紧地闭着。她不知道,这将要发生的事情是不是会毁灭整个人生,包括自己和儿子。可未来又是什么样子的呢,自己不是神仙,展望不了这后生的继续。脚步声近了,她原本紧握着的拳头反而放松了下来,心花散了下来,散成松松的一堆。此时的木兰,没有意志,没有体,只有灵魂飘浮在充稻草香的农舍里,茫然无措。

    曾亮声沉默着上前,双手从后面环抱着母亲微微颤抖的身子,他知道,此时此刻,动作胜过任何语言,母亲不需要,自己也不需要。他感谢今天自己的冒昧战胜了往日的畏葸不前,感到自己在被重新创造,自己的意志融入了母亲的意志,然后诞生了一个共同的意志,此刻的沉寂无言,往昔的焦灼等待,均是渺如轻烟了。

    他撕开了自己的衬衫,出了渐趋坚健的脯,然后一手绕到前面,伸进了母亲轻盈的身子里,抚摸着那颤抖的丰,一手伸进了她的内里,中指轻扣着她那朵淡雅的菊花蕾。

    慢慢地,他褪下了她的内的带着系扣,顺着她纤细的腿掉在了脚踝上。与这炎热的夏日相比,母亲水一样的清凉肌肤带给他的手感是如此的舒服恬适,尤其是,那朵花瓣边蓬的小草,更是漾着这少年动的心。他把中指没入那牝内,紧窄温厚是它的特点,比起冯佩佩宽松户来,更显得小巧玲珑了。

    木兰嘤咛一声,眉宇间闪过一丝丝羞愧,个中又带点点莫名的欢喜,这牝虽然几经人手,但也只有儿子,能给她带来最大的快慰了。

    忌的痛快,黑色的爱,是人间最美的敦伦。

    父亲从不教她任何伦理道德,直到嫁了出去,她才从邻里婆姨谈话间依稀知道一些这里边的道理。然而,一直在家相夫教子的她从小就没有学过多少文化,就连一些生理常识也不太懂。记得第一次来月经时,还是父亲帮着她换下了染红的小花,并用巾清洗了她的下牝。从此以后,父亲总在晚上用他那生舌苔的舌头着她的牝,还常常要她抚他的物,直到出一滩滩涅白体。小时的她只知道要让父亲快乐就要这样,到嫁到了曾家,就知道所有的男人都是一模一样了,丈夫如此,好的公公也是如此。

    眼前,急的儿子也是这样,好像恨不能融入自己的体内一般。他的中指扣得她有些生疼,又有些微快,牝内已经沁出了许多粘了。就在这时,她的手碰到了他的物,这让她感到诧异,它竟长得这般大了,蟒首昂扬,坚硬丰硕,她一下子把它握在了手中!

    “妈,把它放进去!”儿子轻轻地着她的耳垂,舌尖拨进了耳朵里,竟然让她又是一阵的快。这小子几时学得会这样调情了?难道是天授的?木兰紧闭着眼睛,酡红的脸上又是平添了几分妩媚红云。这巨入骨的滋味将是怎么样呢?或许,开始会是疼的,就如初夜那般吧?木兰瞎想着,扶着那股巨大对准了那窟销魂眼。

    曾亮声稍一用力,耸入了那令人魂牵梦萦的山谷,富饶肥沃,水美草丰,刚一挫入时就有滋滋的水声了,紧接着,又有丝丝橹浆汇的滑行之声,声声入耳,一片縻。这一切,使得他更是神魂颠倒,只有卖力地顶向前去,渐渐地,木兰把前臂倚在了破旧的墙壁上,才能抵挡住那股怒汹涌了。

    天快黑了,斜晖呈现出铅,半明半暗间,木兰轻轻地捏了下儿子的手臂“声儿,妈累了,想躺下来…”“哎,妈,你别动。我来。”随着亮声物的离,木兰顿时感到一阵的失落,随即牝内涌出一股粘滞。

    她身体颤抖着,有些惊恐,像一个途的小孩,她张开了眼睛。

    万籁俱寂,眼前一双黑色的眸子,带着兴奋而古怪的神色,正自痴痴凝视着她,像是在寻找什么,而自己也好似被催眠了一般的傻傻站立在一片荒草堆上。

    “刚才舒服吗?”他把她放倒在了一堆草垛上,这使得她的牝更形向上,拱出了一片景象,他好像看到了红霞映天,碧波浩瀚。“妈,我要来了…”“是的,妈好舒服。”木兰在心底喃喃着,鼻翼间渗出细细溪水似也的呻,她只觉得牝内壁正受到一高过一的冲击,刷打着,刮磨着,她晕眩,似乎被贯全身的色彩变幻的漩得有股子醉意。这样的姿势真好,像音符合拍于旋律那样,儿子正缓缓起伏在她丰饶的体上,放恣意。

    猩红的和透体的铁注定是要迸出火星的,而且这火有蔓延的趋势!

    处于亢奋状态的木兰喃喃呓语,这并不是一种谵妄,清丽如许的她面庞上盈了珠贝的光泽,恰似剥去紫壳的荔枝,而身下已是落雨飞星。

    无形的火穿越内心,顿时令人感到一种脱俗的轻松!或许,从此以后,她不再是她,陈旧的过往已化为蝶飞的残灰,新的躯体已从蛹中蜕变。儿子卖力的,喉间重的息,依稀从俩人合处浮动着清浅水声,再加上木兰轻软离的呻,让这小小的农舍不再清净,从檐间到草垛,响着丝质般的浮音。

    静默中,她似乎听见了音符咬断草的声音,故乡,那童年的故土,被父亲犁翻的土地…夕阳风披着斑驳的色彩从破旧的窗户吹进来,反而是推波助澜了,把处于望巅峰的母子俩送到了一种近乎飘飘仙的境界里。相互之间稔的气味,家族血脉的维系,彼此种族的血汇,镌印在了纠着的体之间。曾亮声不再是那个步履蹒跚的孩子,而是威风凛凛的占有者,他知道,自己沦落之处便是再生之地,过程中悄然进行的事实,就是母子的过程,尘世间,似乎什么都未曾发生,只有爱永恒,永恒在俩人魂断折的那一刻。母亲身上弥漫着菊花香,汁的芳香,还有牝间淋漓的香,是天地间的至纯香味。

    他高一声低一声地,蕴含着灼人的烈火,直把自己烧向这片富饶的热土。

    他又像一辆披着铁甲的坦克,辗过母亲娇弱的躯体,尽管它美好如雪,莹莹水灵,但此刻也只好如此,眼看着它在自己的履带之下,美丽的花瓣被一瓣一瓣地辗碎。

    别责怪我,母亲!他猛烈地冲击母亲的夔门,狂野间,纷落如雨,溅起一片涅白,一片似水的柔情。

    萌动,飘浮,腾翻。

    这就是儿子的剽悍,他给予她坚定的信念,他将是她的整个天空,包含着今后一世的风雨。他是这样年轻,从未经沧桑的洗劫,明镜似的清净,玉的瞳孔却深不见底,在告诉她什么是地老天荒。她爱怜无限地抚摸着软趴在她身上的儿子,眼里渗出了泪水,下体仍是处于一团火焰当中,刚才那一番鲁磨砺已将她的柔弱牝化成了熊熊燃烧的一朵红罂粟。

    而儿子的血,涌进并融合她的血里,淌成一条不伦之河。它以一种馥郁浓香的方式,遮掩了黑暗的风飘逸。当狰狞的心魔呼啸着把途的母子送到了永不回头的命运之途上时,就已注定,这场沁人魂魄的奇情孽恋,将在狂风暴雨的世俗指间滑落。

    刘老经常酗酒。平时沉默寡言,神情木讷,一副斗败了的样子。每次喝酒都是一醉方休。家酿的烧刀子一喝开了,常常就要喝得脸色惨白,眼睛出火来。

    然后,把自家婆娘按在上几回,觉得就是天底下最为快意的事情了。

    这一天,他牵着那头背着种子的老驴往家里赶,醉眼瞪视着前方,山坡越来越陡,驴背上的担子咣啷咣啷地响。脚下的山路沿着河岸和栅栏蜿蜒盘曲,只看得到几米以外的地方。

    在山坡最陡的拐弯处,他的驴子累得要走不上了,这时,他看见一个女子走来,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身子纤细,再仔细一瞧,却是自家闺女细妹。嘿嘿,几时都长得这么大了?刘老用手拍了拍脑袋,也难怪,整价儿喝得天昏地暗,又何曾仔细看看自家儿女都长成什么样儿了?

    “爸,妈担心你这么晚了还没回来,叫我来看看。”刘细妹脸色有些苍白纯净,眉毛略显浓黑,在夜下,瞳孔显得异常地明亮。父亲难得今去赶墟,却许久未回,她妈妈担忧别又喝醉了,睡在路边了不冻死也要冻出病来。 wWW.gUgExs.Com
上一章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全本小说《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是由作者不详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热门小说。更多类似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TXT下载的章节第13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