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虐一生最新章节第四十三章惬意的事全文完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足虐一生 作者: 天破竹 时间: 2020/5/5 
第四十三章惬意的事全文完
    坐越野车绝对是很不的,尤其还是破越野车,在后面的颠簸是难免的,不过还好有于韵诗依偎在王明的怀里,使极度的不有了点温欣冲散。妈妈看见王明和于韵诗亲密的样子,也有了点老怀安慰的意思,并不是那么计较身高的问题了。

    来到饭店,幸好是不过年不过节的,人并不是那么多,老爸带着王明又是虾又是蟹的一顿狂点,反正有老娘付帐。一年到头虽然下馆子的次数不少,但来这么好的地方那决对是难得,所以爷俩二人都往死了要,也不用担心吃不吃的光!

    这家饭店的小姐清一的丝袜,有穿旅游鞋的,有穿最普通的布鞋的,可是那一条条细长的大腿却能叫人尝眼福。

    就在王明半蹲半坐的欣赏丝袜时,一条细的有如一瓶‘营养快线’的小腿进入王明的眼帘,黑色的长丝,经典的高,职业装短裙,的人心扉总是蠢蠢动。

    走到王明身前后站住,不过却不是来找王明的,而是老找老爸的,王明抬起头看了看她的样子,原来是推销啤酒的。

    不过那漂亮的鹅蛋脸,浅浅的眉毛,以及利索的短发,让人看着是那么的靓,职业化的微笑挂在脸上,很有兴致的和老爸在闲扯着,不过话里话外都是推销啤酒。

    王明心下暗笑,看看老爸最后能要多少啤酒,要的越多,就证明老爸不住惑的指数越高。

    果然,才四个人这老头子竟然要了一打16瓶啤酒,王明在心里都快笑开花了,这老头子,真有你的,见老爸回桌子那边去了,王明悄悄的跟过去,在那啤酒推销员的小上就是一掌,并且说道:“很有一套嘛,把老鬼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这小姐立刻吓了一小跳,脸有点红,毕竟还是个女孩,冷不丁就被拍了下股,怎么说也不适应,看见高大帅气的王明后微嗔道:“你太无礼了,我这是工作啊,麻烦你不要开这种玩笑好不好?”

    王明被她说的有点不好意思,解释道:“不好意思,我和人这么闹惯了,我是来帮你拿啤酒的,一打16瓶,你这么瘦若可整不动。”

    这时王明看清了她的眼睛,好有灵气的研究啊,加上甜美的脸蛋,还真是个不一般的美女呢!看完脸当然要看,女人的部和身体的比例为什么总是差这么多呢?

    这么瘦的身体,胳膊还没王明两手指部怎么大的这么过分?她站直了之后是那么傲然的坚着,让人忍不住想去抓一把,前挂着个拍子,上面写着啤酒推销员o2号,张弦。

    张弦见王明又盯着她的看,心下暗脑,脚步加快向前,回了句道:“啤酒会有端菜的给你们上,你回去吧!”

    王明讨了个没趣,心里很是不舒服,这里这么多人,自己还是跟家人来的,太招摇了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虽然她那大长腿能把人舌头馋出来,但是还是忍忍吧!

    回到座位,看见于韵诗和老娘聊的那么开心,王明就靠着老爸坐下,谈论一下刚才王明的心得,老爸听过之后小眼一眯,小声的说道:“你小子收敛点,一会让人家小诗知道了可不是说笑的,在说你有点样,跟谁学的呢,跟个小地痞似的。”

    看见老爸在教育自己,心下很是不服气,辩解道:“还能和谁学?和你老人家呗,有其父必有其子嘛,才四个人吃饭,还说老娘根本就是一瓶倒的选手,你竟然要了一打啤酒,咱俩是谁老不正经来着?”

    老爸听了之后尴尬的咳嗽几声后才道:“打住打住,你个混小子知道跟我叫号了是吧,算你狠,你等那天你落我手里的,不死你丫的。”

    一听这话,王明老是不由的打个冷战,不过也不能次次都低头啊,于是皮笑不笑的道:“随你,就好象我真怕你似的。”

    老爸还要说些什么,这时候张弦带着个服务生端着一打啤酒上来了,用绳子栓好的16瓶‘百威’啤酒,王明当时就傻了,百威的度数很高,而且很有劲,自己喝上三瓶必迷糊,老爸最多也是1o的手,剩下老娘和于韵诗说什么也喝不掉三瓶的,在说老爸还要开车呢,这可不行啊。于是说道:“能不能退几瓶啊?喝不了这么多的。”

    老爸现在稍微清醒点了,毕竟刚才是脑袋一热被忽悠了,看见啤酒上来才知道事情的严重,1o快钱一瓶的玩意,不存在喝不了仍几瓶吧?于是也合着道:“是有点多,退6瓶吧?”

    张弦陪笑的道:“不好意思,下了单不能退的。”

    老爸还要说什么,张弦又是个人的笑容送给他,老爸当时就憋回去了,王明暗叫了声可恶,把手伸想张弦的腿上摸了摸,润滑,稍微带点涩涩的感觉使手感达到颠峰,死人了。

    张弦顿时有点招架不来,职业要求使她不能大声的叫出来或者有什么过分的反应,只能是用另一只腿蹭着,意图把王明的手蹭下来,但是王明又怎么能叫她如愿?

    第一是叫她别扭别扭,轻点对老爸放电,第二呢,是自己过过瘾先…

    妈妈道:“要多了还不能退么?我们真喝不了这么多,行个方便吧!”

    张弦皱着眉头艰难的道:“真对不起,下了单直接打入微机里,退不了…”

    这时王明仗着手长,已经侵犯到她的脚脖子了,而她只能有另一只脚在动作幅度不大的情况下轻踢几下,这把王明乐的,又是脚脖子又是脚背这顿摸,那有如蝉翼的丝袜摸着是最舒服的,而且还是这么个大美人的秀腿。

    忽然王明感觉到手上一痛,猛然回头,发现原来端酒的那个服务生大力的踢了自己一脚。这把王明给气的。不过只能苦忍,在这里是说什么也不好爆发的,而老娘可能是在于韵诗这不愿意太掉份吧,忍痛的说道:“那算了,不退不退吧,喝不了可以拿家去,你们爷俩不行喝多啊,小明最多两瓶,老王你喝五瓶就得了。”

    说话的时候眼睛还瞪了老爸一眼,在王明眼里感觉好象是老爸被小狐狸给忽悠了让她识破了…服务生和张弦逃命一样的走了,王明拿巾擦了擦手上的灰,对老娘说:“我去下洗手间。”

    老娘和于韵诗聊的正,并没说什么,老爸见王明脸有怒气,拉住王明的手道:“别惹事啊!”王明硬挤出点笑容道:“惹什么事啊,要喝酒,先去空空肚子。”

    老爸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便放开了王明,自己先开了瓶酒喝。

    话说张弦被那小服务生带走后直接来到个僻静的角落里,拉着她的手道:“你刚才怎么不反抗?那个小女孩我看的出来应该就是他女朋友,他那么过分你也应该叫他吃点苦头啊!”张弦道“小生,你不懂,如果我那样做了的话只会得罪他,要是的不荒而散就绝对是我们的责任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小生又道:“可是就是因为你这么老实,才让他那么放肆,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刚才我狠狠的踢了那小子一下。”

    张弦吓了一跳,捂嘴说道:“怪不得他怎么忽然收手了,你怎么这么冲动,他多膀啊,万一找你算帐该怎么办?你傻啊?我们什么关系都不是,你在为了这事挨顿揍多不值得呀。”

    小生激动的道:“我不管,反正我就是想保护你,不在让你受到扰,就算·;¥¥·;·;#¥%…”

    这小生还在哇哇的说着浪漫动人的感人话,可是他却完全没留意到张弦的脸已经变颜色了,不是感动,而是恐怖,因为后面有一张愤怒的脸出现在他的脑袋之上,罪恶的手已经伸向了他。而这个小生已经说到最关键的地方了,轻轻酝酿一下,抬起头,说道:“我爱…”

    刚说到爱字,人已经被拎起来了,并且被柔道中最高明,最狠,最帅的风火轮仍了出去。

    这招风火轮是老鸨最拿手的绝技,就是双手叉反扣敌人的双臂,然后将他拎起,在空中一拉转,让敌人在空中横转几圈后落地(具体几圈因个人力量而定),敌人是摔的又重又实惠,而且脑袋还是晕晕的,最少5分钟内是站不起来的!

    王明怒喝道:“小,踢老子很是不?英雄救美呢还,今我叫你见点血。”

    张弦吓的可不轻,见到王明握拳就要在打,赶紧拦住王明道:“他不是故意的,真的,算了吧好不好?”

    王明看了眼她求助的眼神,是那么的动人和水灵,轻声笑道:“如果你肯叫我亲一口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

    那头的小生立刻站起来道:“弦,不要,我没事的。”

    然后又对王明叫道:“在来,偷袭算什么本事。”

    王明甩开张弦后冲过去,以肘击鼻粮,旋转摆拳,接着又一脚踹中他肚子,并且二连踢追击,这叫小生的家伙就好像木头一样被王明打晕。张弦这时候才跑过来抓住王明道:“别打了,他都昏过去了,你想怎么就怎么样还不行么?”

    王明瘾笑道:“嘿嘿,现在这里唯一的外人也倒了,你可以反抗的了么?这里离大厅那么远,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的。”

    张弦不愧是风月场所的女人,很快的就进入状态,只见她不在皱眉怒喝,而是笑容可拘的道:“你看你呀,刚才我就知道你是中饿鬼,想要你就大方的说好了,何必这么大动静呢?”

    尽管她是微笑的,不过王明还是看的出她有点发虚,于是也不揭破,伸手将她楼住后,把手伸进衣服中,目标就是…

    虽然看不见,不过就看那么的鼓起,摸起来那么的软和膨,就知道肯定是个人间的极品,而且绝对没被人抓过,不然不会这么!张弦有点动情了,使紧搂着王明,闭上眼睛,把嘴高高撅起,向王明索吻。

    她的嘴的确很有食,不过叫人口水的嘴王明想要随时就有两三张,不差她这一个,如果是为了这张小嘴是绝对不会把王明馋的甘愿做氓的。只听王明说道:“我来可不是亲你嘴嘴的哟。”

    张弦有点迷茫,睁开眼睛好奇的问道:“那是什么?”

    王明收回袭的那只手,身体渐渐的蹲下,手不断的摸着她的大腿,嘴也凑上去亲吻着。

    张弦笑道;“哦,原来你喜欢我的腿呀,难怪刚才你…”她还没说完,王明就拿起了她的鞋子开始了,吓的她干净退后几步闪开,有点恐惧的问道:“你做什么?”

    王明向前一个兔子跳,抓住她的大腿笑道:“我想要亲你的脚。”

    张弦并不太懂恋足文化,很不理解王明的这一举动,想要把脚收回但是没有王明力气大,鞋子艰难的吊在空中,嘴里问道:“多脏呀,亲那里干吗?我脚味道很大的。”

    王明看着她道:“可在我眼里那却是最香的,最干净的还是最美味的。”

    说完后就强行下了的她的高跟鞋,漏出那黑里透着白的美脚。说是美脚,绝对不是虚话,因为真的很美,并且在丝袜的收拢下显的很尖,趾甲整齐,脚形纤美,还很有味道,看来她不是很保养这双脚。不过品尝过好多极品美脚的王明看见这双平民化的臭脚一样很是足,轻轻的把嘴凑了上去。

    张弦很不理解王明的这一行为,焦急之下慌忙起她的脚不让王明亲到,并且呼叫道:“别…会很的,我怕。”

    可是她的这一举动使王明很生气,因为一份极品脚在你即将要吃到的时候走,任何人都会很生气的,于是但手大力抓住她的脚脖子,把嘴和鼻子深深的埋进去。

    深呼吸,闭上你的眼睛,全世界有最新的氧气。这只脚…真是够味,不比刚打完球后更衣室的味道差多少。兴奋的王明如饥似渴的疯狂闻,难受的张弦在上面叫道:“这么臭你也爱闻,你是不是有毛病啊。啊…你别啊,————死了——哈哈——求你——别——草,你是不是变态啊,怎么我的臭脚丫子啊!”王明被她那句变态骂的很生气,了几口她的丝袜后在她脚尖上咬了一口,但是没有使太大的力气。接着就把半只脚全放进嘴里了,气的张弦不管王明是不是纂着她的脚腕,胡乱的在王明嘴里踢,不过她怎么知道这正适合王明的心意。舌头尽情的被她踢着,反正也疼不到那里去,只会是很舒服。

    张弦边踢边骂,而且骂的越来越难听,不过这才王明听来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只是品尝这双黑丝袜才是正事,完脚掌脚心,脚,有黑丝的脚心是着最舒服的,那滑溜的感觉,臭臭的味道,偶尔在加上张弦踩上几脚,真是过瘾死了。

    就在王明死,张弦极其郁闷的时候,老爸也上了次洗手间没有看见王明,然后回到桌上告诉了于韵诗,于韵诗知道后便出来寻找王明,正好听见叫嚷寻到这里来,也刚刚好看见这一幕,任那张弦如何的漫骂,侮辱也不能阻止王明食她的脚丫。气的她愣是半天没说出什么话来,最后强忍着不发火,冷声说道:“大馋猫,现在吃了一会菜上来了吃什么呀?”

    王明此时就好象在天堂上转悠,不过听见这声音或仿佛立刻掉入地狱。张弦看见于韵诗后慌忙的回自己的脚,胡乱的上鞋就跑掉了。

    王明这才慢慢的站起来,尴尬的看着于韵诗,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毕竟这属于通被抓住了…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的王明走到于韵诗身前,于韵诗用她那不算特好的鞋踩着王明的鞋尖,嘴凑到王明的耳朵前,很有情绪的道:“你还真有出息啊!”王明很是难为情,忍着巨痛道:“下不为例啦。”

    于韵诗送开了脚,转身过身道:“晚上去我家,看我怎么收拾你,反正伯父伯母对我印象不错,咱俩的事就算定下来了,对你我看来不能像以前那样纵容了。记住,以后馋了只可以吃我,在叫我发现…”

    王明立刻讨好道:“回家跪洗衣板好了吧!”

    看着王明少有的可怜相,于韵诗‘扑哧’一声笑出来了,气也消了不少,玩笑的道:“跪洗衣板我可舍不得,不过最少也要你喝几顿我的洗脚水,撑也撑死你,看你还敢不敢了。”

    王明表面唯唯诺诺,心下想道:‘切,喝你的洗脚水,好象不应该算是惩罚,而是享受才对,不过这可不能表现出来,不然她换一个我不是惨了?’

    俩人路过洗手间,于韵诗道:“你去漱漱口,别脏东西头吐了,真是没出息,那么难看的脚都去。”

    王明委屈的道;“还行呀。”

    看着她眼睛稍微有点瞪,立刻接口道:“和你比当然是不能比了,你那脚不能叫脚,那叫玉足…”

    于韵诗碎了口道:“去,少贫了,赶紧去漱口。”

    王明一缩脖,乖乖的漱口去了,这也就是于韵诗,估计还第二个人都应该没这么好说话,这顿饭吃的,真是压抑,偷个腥还被发现了。

    跟着于韵诗回到座位,菜大多数都上其了,王明便大口大口的吃着,老娘不断的警告王明要有点样,王明最后无奈,失声道:“哎呀,她又不是外人,别老踢我,子都埋汰了。”

    老娘惟有看着小诗苦笑,而老爸拿着酒杯又是频频劝酒,不算一家人的一家人吃的特别开心,于韵诗后来也喝了一点点酒助助兴。席间于韵诗有说有笑,丝毫没有提起刚才的所见所闻,就好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这也正是她可爱的地方,知道什么时候该怎么样办事。让人想不爱她都难!

    吃好后大家出了饭店,那张弦始终没有在漏面,本来王明很想找到她解释点什么,不过于韵诗的手始终都抓着自己的手,这只的手已经没什么感觉了,不像当初就好象触电一样的惊异。现在就只是感觉那是只手而已!

    王明对爸爸妈妈道:“你们回家吧,我送她回去,也许不回家了。”

    老娘吃惊的道:“你不是吧?”

    不过老爸却已经习以为常了,先对老娘说:“等会在跟你解释吧!”

    接着对王明道:“你们去吧,下雪了,路滑,不回就不回吧,你小心点啊!”说好后拉着老娘就往车里走,老娘临走时还很不甘的看了眼王明,意思是你小子也太快点了…于韵诗的手还是纂着王明,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很暖和,在这寒冷的季节里,要远比手套强的多,走在大街上,到处都是圣诞老人和圣诞树,很是漂亮。

    于韵诗把头还是和往常一样的靠在王明的肩膀上,轻声说道:“今天很高兴,你妈妈对我很好。和我说了好多你的故事,现在才知道原来你也有外号的,‘大瓜’咯咯。”

    王明先是汗了一下,然后又体会了一下这幸福的时刻,轻声的道:“我娘对你的印象还不错,看来你离成为我王明的老婆又进了一步。”

    于韵诗摇着王明的胳膊道:“不害臊,谁要成你这个花心大萝卜的老婆啊?说真的,和你在一起可累了,要时刻注意你要去偷腥。”

    王明无语,毕竟是刚被她抓了个现形,想下只能保持沉没了。

    于韵诗幽幽一叹,小声的说道:“你说我都见到你父母了,算不算的上有了半个名分?”

    王明道:“废话,要不干吗带你回家啊!”于韵诗又幽静的道:“那你是不是应该专一点?你想左拥右抱到什么时候?”

    王明沉没了一会,猛然下了决心似的道:“对不起,这些日子知道你委屈了,其实我一点都不爱琳,最多只停留在喜欢而已,虽然她很让人心动,不过我的心早已被你占了。”

    任何女人听见这句话都会很开心的,于韵诗这种小女生自然不会例外,虽然她有点花痴,不过却不全是,因为她的爱很执着,就算出现了付添琳也没动摇过,所以能把王明的犹豫化做坚决可谓是她的成功,所以,她和王明的爱情到今天才是修成正果。

    这一刻王明也想了好多,虽然自己身边的美女无数,不过自己真正需要的,就应该是于韵诗这样的。因为她不止一次让王明对她真正的动心过!

    于韵诗此刻也说不出什么了,因为王明这么一说,就代表他做出了决定,自己也就有了本钱,从前王明的犹豫使她一忍在忍,委屈求全,和付添琳虽然表面好的跟姐妹似的,不过暗地里谁不想独自占有王明全部的身心?

    王明又加了句道:“放心吧,明天我会和琳说清楚,以后我只会爱你一个,好么?”

    这不是无的放失,也不是一时的感动,而是由衷之言。

    于韵诗点头道:“乖…今天晚上,奖励你给我洗脚如何?”

    王明哈哈大笑道:“这也许是世界上最惬意的事情了。”

    ——(全文完)—— WwW.GuGexs.Com
上一章  足虐一生  下一章 ( 没有了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全本小说《足虐一生》是由作者天破竹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热门小说。更多类似足虐一生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足虐一生TXT下载的章节第四十三章惬意的事(全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