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太硝魂最新章节艾劳为何臣服在林源shēn下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妖孽太硝魂 作者: 亲亲君君 时间: 2020/4/14 
艾劳为何臣服在林源shēn下
    之前就说过,林源的身份,在九天之上,属于比较强势的存在,通俗点来讲,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那意思。

    林源是功德佛,这人能做到这个地步,他的前身的确做了很多行善积德的好事,据说他一生未娶,成人之后,就背着药箱行走天下,从南到北,自东往西,救了无数人的生命,后来老了,走不动了,就在一个寺庙里潜心向佛,慢慢修炼,一直到了现在的位置。

    林源的子,属于外冷内热的那种,菩萨心肠,行医救人从不收取分文,后来修佛,也经常接济穷人,免费为周围的居民看诊治病,虽都是冷着一张脸,但他医术高明,药到病除,久而久之,威名远扬,接触过他的人也知道了他的子,是以,他虽然不够和善,却还是得了天下黎民的拥戴和赞誉!

    成佛之后,林源依旧心怀苍生,一身法力无边更方便了他普度众生,也因此,成为了普尊的左膀右臂,成为九天之上除普尊之外最负盛名的佛祖!

    林源第一次见艾劳,对这个女子就产生了好奇心,并非说艾劳绝或者说个性,而是因为普尊的态度。

    林源大气沉稳,有王者之风,在天庭,也确实有属于自己的王国和领土,在林源看来,普尊更是王者中的王者,似乎天生就是站在高处俯视众生的,心怀天下,福佑苍生。

    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会有儿女私情?

    可偏偏,那一次,林源从普尊的眸子里,看到了宠溺和柔情。

    这份深情,给的就是艾劳。

    所以,他才会注意到艾劳,才会对艾劳有了好奇之心。

    他第一次主动靠近一个女人。

    也不能这么说,其实,在林源眼里,世人并没有男女之分,所有的人在他看来,无非就是一具躯体罢了。

    说是主动,也不确切,就算他对艾劳有了好奇之心,可也不会使他做出有违身份的事情来。

    这事其实是个任务。

    是普尊说的,艾劳心结郁积,久而久之,会损害神体,所以让林源去开导医治一下。

    林源没有推辞。

    要说世人在林源眼里没有分别,也不尽然。

    至少,林源见不得林柔然。

    在见艾劳之前,林柔然已经纠了林源许久了,林源最开始看见林柔然,和看见艾劳一样,就没觉得她是一个女人,可他没想到,林柔然的出现,彻底颠覆了他以前的观点——人有男女之分,而且,有些女人还很惹人厌!

    可当他行医救人的时候,在他眼里,艾劳就不是女人了,而是一个病人。

    当然了,他不想承认,想靠近艾劳,其实心里那点好奇心也在作祟。

    就这样,林源第一次走进了艾劳的宫殿。

    看得出,普尊很用心,宫殿美得如梦如幻,淡紫的基调,到处可见天庭罕有的玉石装饰——从这一点上来说,艾劳的地位,就高于林柔然。

    那时候,艾劳基本处于石化状态,捧着棋子,发呆,然后睡觉,醒了,继续发呆。

    林源对着她用了一种法术,其实就是想看透她的内心,然后对症下药。

    让他意外的,艾劳的心,他竟然看不透,明明看得到那拳头大小的粉的心脏在噗通噗通的跳动着,可他就的读不出那里面传递的讯息。

    但莫名的,一股淡淡的悲哀侵袭了林源,让他心里一痛,对眼前的女子,暮然有了一种怜惜的感觉。

    法术没有用,林源只能面对面和她坐着,交谈。

    林源其实不怎么说话,那天也不知道怎么了,话很多,从天庭制度说到六道轮回,从众生平等说到济世救人,从古至今,他感兴趣的,都在缓缓讲述给艾劳。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享受这份宁静,他喜欢的人和事,说出来,有一个人和他分享。

    但自始至终,艾劳一句话没说,不仅如此,艾劳连看他一眼都没看。

    林源也不急,他自然懂得心病还得心药医,一点点的把话题带到了艾洛身上。

    果然,他提到艾洛的名字时,那少女本没什么光彩的目光突然闪烁了一下,睫微动,扑扇着颤抖。

    就是那么一瞬,林源觉得,自己的心似乎被那睫过,的。

    林源顿了一顿,目光似乎离不开艾劳的那张脸了,继续说艾洛的故事,一点点看着那张失神的小脸逐渐有了绝人的表情。

    他说着艾洛的生平事迹,说他如何心怀天下,说他如何补天修地,到降妖除魔,到功德无量,一点点,事无巨细,只要他知道的,他都告诉她。

    这一次的谈话,可以说是具有重大意义的,至少在林源看来,即使多少年之后想起来,他也觉得那个时刻,是温馨的,甜蜜的。

    最后,艾劳的下巴搁在膝盖上,静静地听他说话。

    他说完了,感叹一句:“我相信,艾洛上神所做的所有丰功伟绩,在他看来,最重要的,就是孕育了你的生命。艾劳,你是他生命的延续,你舍得,让他的血在你体内如此悲伤地动吗?”

    艾劳抬眸看他,黑色如墨的瞳仁闪耀着世上最人耀眼的光芒:“你说,我是他生命的延续,是真的吗?”

    林源微笑着点头,并不知道他此刻的柔情已经有了心动的味道:“你的心,会告诉你答案。你仔细聆听它的声音,就会听到,上神一直都在。”

    林源有时候想想,觉得爱情真的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以前的他,从未想过会在一个女子面前畅所言,更没想过,自己也能说那么矫情的话。

    矫情吗?

    当时没觉得,可事后想起来,林源觉得牙都酸了。

    可林源也不得不承认,或许,就是那几句酸溜溜的文艺的话,让艾劳打开了心扉,至少是和他,亲近了起来。

    艾劳开始走出宫殿,却从来不去别的地方,驾一朵祥云,直接就来到他的宫殿。

    天庭之上,没有人不知道艾劳,普尊对艾劳的不同,早就让艾劳在九天扬名了。

    渐渐识了,林源知道了艾劳的子。

    有小脾气,小心眼,爱撒娇,喜欢让人哄,就是个顺捋,一句话不对盘了,就跟你翻鼻子瞪眼的。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一天天地走近了林源的心,一开始还不觉得,后来,一看不到她,心里就跟猫爪那么挠似的钻心,林源知道了,惨了,他爱上她了。

    可艾劳呢!

    艾劳就是个没心没肺的货,她勾了人家一尊大佛的心,自己还没觉得有啥不对劲,该怎么样还怎么样。

    林源觉得不对劲之后,就开始想办法了。

    林源从来不会让自己处于被动地位的,他爱了,可艾劳呢?

    要说林源也够狡诈的,他知道了自己的心思以后,开始有意无意地套艾劳的话,还时不时地来点小暧昧,在艾劳觉得诧异的时候,他又做一本正经状。

    比如说,两个人吃饭,艾劳边沾了东西,他会用指腹去给人家擦了,艾劳看他,他继续若无其事地用餐,仿佛刚才耍氓的就不是他一样。

    最让艾劳抓狂的,这男人没事的时候,就那么含笑看着她,什么都不说,就盯着她看。

    艾劳后来和他了,真是什么话都说,习惯了和他谈心,这下好,那人突然转了,不说话,就是盯着她瞧,艾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觉得脸越来越烫,最开始还敢和他对视,可看着看着,就莫名地觉得心跳加速,膛不争气地上下起伏,后来就不敢看了,一个人低了头面红耳赤!

    林源承认自己狡诈了,不管怎么说,在他面前,艾劳就是个少女,还是个青涩得什么都不知道的少女!即使她心里对艾洛有爱恋,可也架不住一个法力无边的佛对她深情凝视!

    林源的目光,似乎带着情网,丝丝绕着艾劳的心,让她无处可逃。

    艾劳虽对艾洛有着深深的爱恋,可她的生命刚形成,艾洛就去了,甚至那个不成形的吻,都没得到回应,再说,艾洛每每看她,宠溺多过柔情,每每让艾劳觉得心安又甜蜜。

    可林源的目光,那般火热,那样深情,如同滚烫的燃烧的火焰,就那么透过他的目光传递了过来!

    艾劳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她的心跳很快,努力稳了稳呼吸,她重新看向林源,歪着头问他:“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林源突然伸手过来,修长的手指触上她的脸颊,轻唤:“劳儿,你真美…”

    这算是艾劳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受到男人的赞美,普尊平里连话也不敢和艾劳多说,更别说说这些情意绵绵的话了。

    艾劳并不迟钝,她只是没经历过,不懂那目光代表什么,如果是爱,可是和艾洛的又不一样,如果不是爱,那么,是什么呢?

    女人爱美是天,艾劳也不例外,被人家这样夸,她心里也高兴:“当然了,艾洛曾经捧着我的时候,就对我说过,他说我一定是世间最美丽的女子!”

    从此以后,林源渐渐掌控了主导地位,他先爱上艾劳不假,可他也看出来了,如果自己一味地宠她爱她,这女人必定会无法无天——当然了,如果是天庭之上,只有他们两个,他自然不介意整天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爱,可他们两个之间,有一个山一样的障碍,那就是普尊。

    如果普尊知道了林源的想法,肯定会加以阻止,即使不会明着来,他也会暗中想办法阻挠,说不定,会把艾劳藏起来,再也不让两人见面。

    林源怕的,是这个。

    所以,他处心积虑地让艾劳陷入他的情网,让艾劳对他俯首帖耳,当然了,这非一之功,但林源有耐心,更有毅力,久而久之,艾劳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林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他爱艾劳,普尊肯定有行动。

    可如果是艾劳爱他,着他,那普尊还敢说什么吗?

    的确,林源猜对了。

    普尊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晚了,艾劳对林源的爱,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一刻,普尊心里真是百味杂陈的,又酸又涩又痛又涨的,难受过了,也不免感慨一句——家贼难防啊!

    说起来,林源可不就是家贼?

    还偷走了他最珍爱的宝贝!

    普尊能怎么办?艾劳那子,他不说什么就已经想对他动手了,估计他要是敢说不行,艾劳能把天给掀了!

    就这样,林大少爷诡计得逞,明明先爱上,人家说,谁先爱上,谁就输了——可偏偏,人家有能耐,按捺住了那份情,能忍,最后擒故纵,一箭双雕!不仅成功地让艾劳对他服服帖帖,更让普尊无话可说!

    什么叫擒故纵?

    明明是他先动心动情,人家稳若泰山的,整天搞暧昧,却又装圣人,最后还得艾劳主动求爱,主动爬上他的,主动说以后保证乖乖的——林源那时候真是觉得自己快死了,明明被人家拨得火焚身了,还偏偏做出一副不怎么情愿的样子,被艾劳拉扯着“半推半就”地要了艾劳的第一次!

    林源做梦都差点笑醒,第二天醒过来看见怀里的女子,真真是觉得天下间最美妙的事莫过于此,敢情以前的生命都白活了,同时,他偷偷地给自己送了极其贴切的五个字——不要脸的!

    的确是不要脸,明明想得不行了,还装,还忍,当然了,这是前期,等艾劳把那人拉过去,人家完全就是放开了,那动作,那架势,哪里像是普度众生的佛,简直就是不要脸的臭氓!

    当然了,这些事情,林源现在肯定是想不起来了,但看着眼前绝的女子,他的心,还是无法控制地跳了一跳,墨一般的瞳仁锁定着艾劳的眸子,声音却是清冷的:“有事?”

    艾劳进来,随手关门,自来地找地方坐了,倒了杯茶,放到边喝了两口,这才抬眸看林源:“生气了?”

    林源移了目光,压抑着心底的酸涩:“我生什么气。”

    “我和老八在一起,你不高兴?”艾劳的白皙修长手指摩梭着青瓷茶杯,勾一笑:“忘了之前我们打赌的事了吗?”

    林源有些不习惯这样的自己,不明白为什么在她面前总有想失态的冲动,的确,刚刚看到她和老八在一起,又亲耳听到她承认了两个人的关系,他心里的滋味…。从来没有过!

    当然,两个人说的那件事,他也没忘,但他绝没有想到,她说三天,如今,却连一天都没有,竟然就把老八降服了!

    老八绝对不是随便任人摆布的,如果是老二老五或者北风那样心思单纯的还有可能,可老八怎么会…

    “你是不是对他做了什么?”林源的声音里明显带着疑惑。

    艾劳继续笑:“没有啊,两情相悦的事儿,我能做什么?再说了,老八是大人了,这种事,他自己能没有分寸?好了,现在,该说说我们两个的事情了——当时,我说的是,如果我赢了,你就是我的,对吧?”

    林源不自觉地咳了一声,摸摸鼻子,死活不想承认刚刚她说他是她的时候,心里竟然有几分雀跃:“嗯,想让我怎么做?”

    “好乖!”艾劳站起身,走到他面前,踮起脚尖拍了拍他的头顶:“最喜欢乖乖听话的孩子了!这样,我跟你说啊…你躲什么啊!过来!”

    林源一阵不自在,这女人拿他当孩子呢?摸头顶!还什么乖不乖的!最要命的,离那么近做什么!她身上擦了什么,好香…

    艾劳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拉过来,她抬起下巴,眸子亮晶晶的跟宝石一样:“说了你现在是我的,想反悔不成?”

    林源去解救自己的衣衫,其实还是不想离她那么近,那味道,太好闻了,他会忘了呼吸:“不会反悔,你先松手。”

    “那就好!”艾劳松手,顺便又拍了拍他的肩:“现在听我说,你呢,要乖乖听话,我有两套方案,二选一,我不**,你随便选一套,照我说的做,明白吗?”

    林源很想问,那个“他是她的”这句话不是说让他做她的男人吗?怎么这会儿好像变了味道了?但艾劳不说,这话打死他也问不出来,只能看艾劳耍什么花招了:“明白。”

    艾劳倒背着手在他跟前走来走去,还摇头晃脑的:“第一,你跟了我,做我的男人,说实话,我喜欢你的,你跟了我也不吃亏——记住,是真的做我男人。第二么,就是你假装做我男人,帮我哄骗林柔然,等我赢了这局,我一定好好谢谢你——当然了,你不喜欢林柔然吧?这两点,你都得做到不能和林柔然说话,不能和他单独相处,不能盯着她的股看…”

    “谁盯着她…看了?”本来林源心里正分析她的话呢,一听她这么说,立即急了。

    艾劳不动了,正好站在他膛的位置,抬眸看他,轻轻地哼了一声:“别狡辩!我都看见了!我承认,她是长得好看,扭来扭去的,你们男人都喜欢,可以后,你即使喜欢看,也得忍着!大不了以后,我给你整一屋子的女人,就让她们扭给你看,怎么样?”

    林源额头一阵黑线,瞪着艾劳不知道说什么!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他什么时候看林柔然了?什么扭来扭去的,这不是冤死他了吗?

    艾劳又哼了一声,似乎觉得不解气,伸手出来,食指戳着林源的膛:“我警告你!以后不管你就是我的男人还是假装是我的男人,都不准多看她!”

    林源也不动,任她在自己前动来动去的。

    艾劳戳够了,才收了手,抬抬下巴:“想好了没有!选一还是选二?”

    林源又想问,刚刚艾劳说喜欢他的,是什么意思?哪一种喜欢?算了,他还是问不出口,既然如此,只能先拖着:“二。”

    艾劳摇摇头:“没创意,就知道你会选二。好吧,我也没意见,以后在人前记得要配合我演戏啊,不能让林柔然看出什么来,还有,记得,一定别和林柔然套近乎!她和你套近乎你也不能理她!”

    林源见她没什么反应,心里竟隐隐有些失望,嗯了一声,也没多说什么。

    艾劳扯着他的衣袖拉他过来坐下,然后,她站在他身旁,手臂撑在他肩上,弯对他说:“喂!你觉得我怎么样?和林柔然比,谁更让你喜欢?这样吧,说具体点,我俩都在你面前扭,你看谁?”

    林源摸摸鼻子,微微地把头侧过去,想逃离她呼出的气息:“我说了,我没看…”

    艾劳的脸一点点靠近,柔水润的畔就靠在林源耳边,只差那么一丁点,就能吻上去:“真的没看?那想看我吗?”

    林源顿时觉得一股奇异的悸动从心底升起来,她的气息就萦绕在耳边,到他心里去了,他不自觉地退开一天,想逃离她带给自己的震撼:“你…”他话未说完,艾劳猛地直了身子,伸了一个懒:“好,就这么说定了!记得配合我啊!走了!”

    她说走就走,迈着大步离去,开门,头也不回,倒背着手,又把门给他带上。

    林源看着自己伸出去想挽留她的的手,心里的悸动顿时转变成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惆怅——她怎么能,就这么走了?

    伸手摸摸耳边,似乎,她的气息,还在努力萦绕,她的味道,就是鼻间飘散,可是,她走了,走得那般爽快!

    林源猛地握拳——他怎么了?他在惆怅什么?她已经有了老八,却还来招惹自己…。

    招惹?她招惹了吗?

    似乎,又没有…

    为什么不招惹呢?

    心底,似乎有期待…

    林源的心,了。

    艾劳出了门就靠墙上了,使劲拍着自己的脯,长长地出气——好险!好险!差点就没忍住!靠!这日子过的,自己的男人,还不能碰了!让不让人活了!刚刚差点就想吻上去了!虽说忍住了,一次能忍,两次三次呢?

    她顺着口的气,自己安慰自己——别怕!别怕!现在没亲到的,以后加倍补回来!加倍!

    可话说回来,林源那耳垂,粉的,吃下去,得是怎样的硝魂滋味啊!

    啧啧——她叹息着,摇摇头,走了。

    计划,才刚刚开始。

    ---题外话---

    偶表示,所有的花花和钻钻还有票票偶都看到了,感激的话不多说了,再说,皇后娘娘又要说我矫情了,虽然我真的矫情了一次,看到她的长评,我哭了。好吧,其实,这几天家里有点事,心情超级烦躁,但有你们支持,我才能这么坚持下来。一百万了,真的很不容易,我爱你们。

    好吧,我还是矫情了。

    但是,这句话,是真的——我爱你们。么么 Www.GugeXS.cOM
上一章  妖孽太硝魂  下一章 ( 没有了 )
新龙骑剑屠天碑天生废物异界冒牌大将军魔龙翻天剑甲龙降怒破乾坤九转阴阳诀异世之毁灭骑
全本小说《妖孽太硝魂》是由作者亲亲君君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玄幻小说。更多类似妖孽太硝魂的免费玄幻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玄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妖孽太硝魂TXT下载的章节艾劳为何臣服在林源身下?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