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辱最新章节第四十一章父凭子贵终shēn随大结局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宠辱 作者: 落瑛纷飞 时间: 2020-3-16 
第四十一章父凭子贵终shēn随大结局
    留在桃林的最后三天,安静的空间,再没有人来打扰,环视着周围熟悉的景物,想到或许不会再回来这个与意逍遥相识相知的地方,心里还是有些不舍。

    离开的一,也是夜无情的夜无垢娶亲的大喜日子,两位权势滔天的王爷同时娶新娘,街上已经围了看热闹的群众,兴幸他们放手的同时,我也暗暗担心,希望这婚事能够顺顺利利,不要再节外生枝。

    被亲队伍挡住了路,暗影只好让马车停在路边,我轻轻的起布帘,透过层层的人,我看到了坐在两匹高大白马上的两抹红色身影。

    可惜身的红,热闹的仪仗队,两顶大红的花桥,却也掩蔽不去他们面上的黯然和憔悴。

    看着他们炽烫的黑眸在人群中不断的搜索着我的身影,我赶紧把布帘放下,因为不想他们触景伤情,所以在他们亲自送来的请柬的时候,我已经说了不会参加他们的婚礼。

    掠过他们脸上焦燥的表情,知道他们仍然在等待我的出现,不过既然决定了撇清与他们的关系,他们的人生,又与我何干。

    终于,等到亲队伍远去,人群也开始缓缓散开,纷纷讨论着两位夜王爷与两位准王妃确是朗才女貌,珠联壁合。

    马车缓缓驶出城门的一刻,看着身后高高的城墙,这个地方,或许以后我都不会在踏进一步。

    马车铺了厚厚的软垫,暗影在外面驾着马车,我舒服的枕在意逍遥的腿上,儿子窝在我的怀里,胖手扯着我的头发玩耍。

    一趟京城之行,看似一切尘埃落定,可不知为何,我的心仍在忐忑不安,隐隐觉得,似乎会有什么不祥的事情发生。

    掠过我眼中的不安,意逍遥的嘴边勾起一抹了然的微笑,看着团的胖腿越来越放肆的开始轻踢着我的小腹,无视儿子扁起的小嘴,指尖拧起他的衣领轻轻一提,把他搂在怀里,不让他再动。

    前方是崎岖的山路,暗影把速度放缓了许多,不时回头,看看我有没有不适。

    行走之间,身后隐约传来了急速的马蹄声,浓浓的翻飞尘土之中,两匹白马,两抹红身影,夺目而让人心惊。

    马车走不快,不用半刻,两匹白马已经擦身而过,并且嚣张无比的挡在了前方的路中间。

    路被挡住,无法通行,两位准新朗愤慨的表情,似乎是我亏欠他们许多。

    “两位新郎官,你们是不是走错方向了?”无视暗影的冷嘲热讽,夜无情和夜无垢一言不发,死死的盯着在风中微微吹动的布帘。

    “夜妖宠…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你给我们出来…”听着他们怒吼,即使意逍遥正温柔的抚着我的手心,可是我仍然可以感受到他们眼的绝冷与不甘。

    布帘拉开,映入眼中的,是一双森冷碧眸。

    不想与外面的两个男人大眼瞪小眼,暗影干脆坐到我旁边,紧紧的搂住了我。

    “女人…记住,绝对不能心软…”看着暗影凶恶狂暴的脸色,我轻轻点了点头。

    无法忽视越来越怒的两双黑眸,我深了一口气,缓缓的抬头,看向白马上的两个男人。

    “大哥,二哥…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这个时候,你们不是应该正在和新娘子拜堂成亲么…“

    “夜妖宠…你还真的敢说…”恨恨的哼了一声,夜无情快火的双眸,死死的瞪住我。

    “想不到你竟然真的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娶别的女人…知道么,因为你,在拜堂的前一刻,我们悔婚了…现在,我们不断得罪了意冷宸,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了我们临阵逃婚的丑事…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舍不得你这个狠心的女人…”听着夜无情的话,我的心的确颤了颤,婚姻大事,这两个男人竟然如此儿戏。

    “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

    “为什么?”夜无垢看着我,策马向我走近了几步。

    “宠儿,你这不是明知顾问么…自己喜欢的人要走了…我们当然得跟着…放心,你说过每次见到我们你都会想起那些痛苦的回忆,所以,我们不会死烂打的住在桃源谷…我们会在山脚建几间茅屋,但求每天能远远的见你一面便好…”不他们的擅作主张,我冷笑了一声。

    “如果我不同意呢?”凤眸一转,夜无垢清的嗓音,如水山涧。

    “宠儿…这路又是你一个人的,为什么我们就不能跟在后面…”这两个男人,似乎真的铁了心了。

    “这么说来,你们一早就决定了要跟上来的,对不起?”被我说中他的目的,夜无情脸色僵了僵。

    “妖儿…你怎能这么说呢,刚才,无垢不已经明确再三了吗,我们不会着你的,真的不会…”

    “先别说我,我且问你,为什么说了娶,却又要逃婚…”

    “妖儿,我们性格你又不是不知,只要是我们不喜欢的东西,就算一再的强迫,我们也不会要…”

    “既然不喜欢,当初为什么又要同意?”

    “那不都是想看看你的反应吗?本以为你会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劫新郎大战,岂料到你竟然真的忍心看着我们娶别的女人而无动于衷…”

    “你们说跟来就跟来,有问过我的意见吗,你以为你们跟上来了,我就非要接受你们的存在了吗?”见我紧皱着双眉,语气不善,夜无情向来冰冷的脸吼,竟然泛起一抹恶的嬉笑。

    “妖儿…我说过,你是无法把我们甩掉的…你现在看着我们不顺眼,可是总有一天,你会体凉我们的苦处,重新接受我们…一年不行,就两年;五年不行,就十年;我就不想,这以后的几十年,你真的忍心看着我们孤苦零丁…”这两个男人,为什么总是这样蛮横无理,为什么他们总是不顾别人的心情,尽做些让我无法容忍地事情。

    无力的狠狠瞪了他们一眼,看着他们面无辜的表情,我冷冷的勾了勾嘴角,窝在意逍遥的怀里。

    “小宠…其实,他们也是可怜之人…”

    “可怜之人,也有可恨之处…他们喜欢跟是他们的事,只不过我的心太小,不可能再进不相干的人和事…”在暗影忍不住要发火的时候,夜无垢从马上轻轻一跃,落在了车上,隔着布帘,他的声音,黯然中透着丝丝的幽怨与悲伤。

    “宠儿…你可以不接受我们的爱,可是,你也无法阻止我们留在你的身边,你只需要记着,无论是我,还是情,都不能忍受没有你的日子…即便你不想见我们也好,就算你讨厌我们也罢,可是我们仍然想和你在一起…真的,我们已经不奢求你会接受我们,只是求能看着你,守着你便好…所以,请你不要抛弃我们好么…不然,会比杀死我们还要残忍千倍…”听着夜无垢的话,意逍遥的大掌,一直温柔的握着我的手,暗影的手臂,如铁圈一样牢牢的搂着我的,来自于他们的力量,我才可以淡然的面对两个男人的凄凉哀求。

    我的沉默,夜无情和夜无垢的身体更加绷紧,仿佛怕我的双会吐出让他们失望的话语,他们的手紧紧的执着缰绳,额上也开始冒出了点点的细汗。

    对上他们充悲伤的眼神,看着他们在寒风中微微颤栗的身躯,我知道我的话,直接关系到他们的命运。

    思量再三,我淡淡的起双眼,轻轻的对着他们勾起了笑。

    “大哥,二哥…我说过,我不愿意见到你们…”我的话刚一出来,夜无情和夜无垢同时面色一僵,身子猛的一震,凝望着我的两双眼神倏地缩紧,两双拳头捏得发白,脸上的希冀神色,渐渐变得懊悔而沮丧。

    “宠儿…你真的好狠心…”在我冷漠的视线中,他们恨恨的瞪着我,低沉的嗓音,止不住其中的哽咽和颤栗。

    “为了你,我们公然抗婚…而且,我们已经彻底得罪了意冷宸,京城也已经没有了我们的立足之地…”听着夜无垢委屈而可怜的嗓音,我咽下儿子强进我嘴里的香草梅子,捏了捏他的小脸,然后缓缓把目光扫向外面的两抹身影。

    不得不说,夜无情和夜无梅的顽固,真的超出我的意料之外。

    “天大地大…你们又不是手无寸铁的弱质女,又有什么地方不能安家…”

    “该死…夜妖宠,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我们想住在有你的地方,不求你会爱我们,只求能每天见你一眼,看到你幸福,便是我们的一生所求…”虽然他们情深款款的话我已经听过许多次,可是无可否认的是,为了我,他们的确付出很多。

    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我相信就算我不同意他们跟着来,只怕他们还是会紧紧的跟在后面,誓要死烂打。

    没有再搭理他们,我重新进意逍遥的怀里。

    “暗影…我们走吧…”听到我声音里的疲软,这一次,夜无情和夜无垢没有再开口,只是在马车移动时,两抹红身影,不远不近的穷追不舍。

    ----

    再次回到桃源谷,少了意冷宸的烦扰,日子也过得踏实许多。

    随着肚子一天天的涨大,意逍遥和暗影更是把我当成宝贝般放在手心里宠着爱着,无微不至的呵护,让我不敢有丝毫的怨言。

    虽然暗影偶尔也会因为蒜皮的事情争风吃醋,但看着意逍遥从容不迫的尔雅笑容,每次他想发作的时候,也只能恨恨的把不甘和愤慨咽回肚子里去。

    在风和丽的季,已经开始学走的儿子总爱扯着我的衣袖一步一步的在草地上姗姗前行,跌倒了一次,又再爬起来,持之以恒的迈出下一步。

    等到半月之后,胖胖的小团已经可以自个独立行走,坐在桃花树下,我一边看书一边守着他,每次我抬头的一刻,儿子总爱扭着圆滚的小股颤抖着胖腿慢慢的走到我身边,然后得意洋洋的裂着小嘴扑入我的怀里,向我炫耀他的成就。

    原先还担心夜无情和夜无垢不时前来纠,不过连着一个月他们都没有出现在我眼前,听说他们还真在山下建了几间茅屋,夜无垢当上了书塾夫子,夜无情开了武馆,教大人小童习武。

    得知仪表堂堂、风度翩翩的两兄弟仍是孤家寡人,方圆数十里的未婚姑娘对他们是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上至名门闺秀下至富家小姐,前来求亲的各家媒婆,走了一丛,马上又来了一丛。

    到了第二个月的时候,受不住扰的两个男人一人执着一个包袱,可怜兮兮的来到桃源谷外,一声一句的哀求我让他们留下来,好避过那些数之不尽的蜂蜂蝶蝶。

    桃瓣纷飞的草地上,看着夜无情和夜无垢颓废的神色,意逍遥没说什么,倒是暗影无论如何也不答应,举起大刀就要把他们赶走。

    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当三个男人斗成一团的时候,怕伤到我,意逍遥一手拉着儿子,一手搂着我的,远远的看着战况,不劝也不动,任由他们打个昏天暗地。

    半天过去,他们仍不知疲倦的刀来剑往,在他们周围的花草树木已是一片狼籍,在我忍无可忍大声叫停的一刻,三个男人气,斗得血红的三双眼眸同时牢牢的向了我。

    “再打下去,你们三个都给我走…”见我并不是在说笑,三道恶狠狠的嗓音,说得异口同声。

    “哼,不打就不打…”混战随停,但暗影的衣服已被剑气划得支离破碎,夜无情的手臂多了个血口子,夜无垢漆黑的发丝被割去了一半,头上是尘土和树叶。

    对上他们兽一般的酷残目光,我冷冷的眯了眯眼,在我眉间轻佻的瞬间,夜家兄弟立刻放柔了眼神,换上一付无辜可怜的悲凄模样。

    “妹妹…对不起…”一声妹妹,皮疙瘩马上一颗颗的冒起,看着他们迅速蔫下去的凉薄表情,我毫不怜悯的别过开了脸,不再去看他们狼狈不堪的样子。

    “打完了是吧?如果不打了就把地方收拾干净,别人我看着烦心…暗影,今晚轮到你做饭,我饿了,你马上给我去洗米…大哥,二哥,你们成亲是迟早的事,既然姑娘家已经成群结队的找上门,你们还有什么好挑剔的…”着四个月的肚子观战还真是难受,我冷冷哼了哼,数落了几句,不理他们或哀求或愤慨的眼神,拉着儿子的胖手,便想离开让我烦心的地方。

    我的一声喊饿,暗影恨恨地扔掉大刀钻进了厨房,意逍遥抱起仍想看热闹的儿子,默默的看向夜无情和夜无垢,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

    “你们留下来也可以,只是,请不要妄想你们得不到的东西…”意逍遥的一句话,两个男人同时怔了怔,站在原地好半晌之后,他们缓缓的抬起头,目光落在我看不出情绪的脸上。

    “妖儿…不是我们不守承诺…不过那些女人实在是太烦了…我们只能出此下策…”小心翼翼的嗓音,此时夜无情一脸低声下气的神色,哪还有当的趾高气扬与冷冽森。

    看了他一眼,我没有出声,一再的无动于衷,夜无垢的嘴角勉强挤出一抹淡淡的弧线,在我的冷眼中,刚想向我挪近的修长双腿,瞬间僵硬在原地。

    “宠儿…我们只是想你收容我们几天…等到她们不来纠了,我们自然马上回去…”听着他们恳切的嗓音,我翻了翻白眼,果然,这两个男人是一早就算计好的,这两个月来的安分守己,只不过是他们惑我的一个假像。

    虽然早就对自己说已经原谅他们了,可是在面对他们的时候,心里仍然会感觉不快,那种挥之不去的屈辱感觉,又会一次次的噬咬着我以为平静下来的身心。

    “妖儿…最后相信我们一次好么…若不是真的走投无路了,我们绝对不会来扰你的…”想忽视他们话里的凄然和酸楚,可是从肚子里传来的微微胎动,我到了嘴边的拒绝,却是无法说出口。

    不喜欢自己这种心软的感觉,我略微皱了皱眉。

    是因为他们憔悴的面容吗,又或是因为他们眼中的绝望,否则,为什么在他们期待的目光下,我竟然做不来铁石心肠。

    天色渐渐暗沉,我的犹豫不决,夜无情和夜无垢的眼神越发的幽怨。

    “好妹妹…怎么说,我们也是你的亲哥哥不是吗?你明知道那些女人对我们虎视眈眈,你就真的忍心把我们推入虎口不成?”缓缓对上他们既深情又痛苦的黑眸,我的心,刹那间的感到一丝压抑和沉痛,想故作轻松,却是被他们死死的盯着,我唯有屈服。

    “记住,你们只能呆一晚,明天一早,你们就必须回去…”

    “只是一晚吗?能不能让我们多借宿几晚?”

    “你们喜欢留,不喜欢就马上走,没有人你们同意,不是吗?”听着他们哀怨的嗓音,我努力地忽略他们晦暗的眼神,转身便走。

    脚刚移动,手便被夜无垢用力的执着。

    从他眼里滑下眼泪,慢慢坠落在我的手背上,淡淡的水痕,带着温热。

    “夜妖宠…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一晚就一晚…两个月了,只要能看着你,一晚也是好的…”看着他眼里一闪而过的哀戚,我的心里竟然有点内疚,想不到我的一个小小承诺,也能让他们如此高兴。

    知道我同意让夜无情和夜无垢留下,暗影马上沉了一张脸,一边切菜一边指桑骂槐,狠的目光,似是恨不得把那两个男人当成木柴来劈。

    晚膳是暗影煮的,饭桌上看似风平静的气氛,除却意逍遥仍是淡淡的勾着笑容之外,其他三个男人的眼里不约而同的燃烧着簇簇的火苗。

    掠过暗影铁青的俊脸,我往他的碗里夹了他最爱吃的菜,见我主动哄他了,阴沉的碧眸马上放晴,回其他两个男人一抹灿烂的得意冷笑。

    明显的差别对待,夜无情和夜无垢不的缩了缩眼眸,无视他们期盼的目光,我开始静静的吃饭夹菜。

    “妖儿…你怀宝宝了,来,多吃些菜…”淡淡看一眼夜无情难得展现的温柔笑脸,我夹起碗里的青菜,一点点的咽下。

    “宠儿…这鱼我已经挑掉了骨刺,我记得你最爱吃了…”扑鼻而来的鱼腥味,一股恶心涌上喉咙,皱了皱眉,我深了一口气,慢慢的举起了筷子。

    “女人…儿子是我的,你可不能饿坏他了…”看着手中的又一碗白饭,死盯着暗影莹莹发光的绿眸,我有点无语。

    平静的冷战之中,我的碗里都是菜和,实在受够了这三个男人的幼稚行为,意逍遥默默的扫视了他们一眼,暗示他们的过分行为要适合而止。

    沉不住气,暗影仍是冷哼了一句。

    “夜无情,夜无垢…你们就尽管装好了…就算你们想方设法的想讨好她,都是徒劳…”

    “暗影…宠儿还没有出声呢,你又反对些什么?”听着夜无垢刻意挑衅的语调,我的头突的一阵疼痛。

    “能不能别吵!”冰寒的冷语,席间马上鸦雀无声,夜无情还想说些什么,在我不屑的眼神之中,立刻没了声响。

    感受着暗涌动的气氛,儿子疑惑的看着我又看看自家风淡云轻的亲爹,小手扯了扯我的衣袖,然后窝入我的怀里。

    “娘娘,爹…今晚你们陪我睡…”

    “嗯…”抹去粘在他嘴边的饭粒,对上意逍遥温柔的银眸,我的笑容越发水柔。

    你侬我侬的画面,夜无情和夜无垢同时神色一沉,暗影哼了哼,然后不服输的盯紧了我。

    “今晚你陪他们…明晚,你得和肚子里的宝宝陪我…”暗影话音刚落,桌面一阵晃动,一脸淡定的看着三个男人似乎隐隐又有决一高低的架势,意逍遥抬起手指,一边轻轻地弹逗着儿子的圆脸,一边淡淡的发话。

    “你们想打就打,我和小宠先去睡了…”刚走出饭厅,里面马上传来一阵碗碟落地的巨大声响,幸好,我只是让夜无情和夜无垢留下来一晚,不然,往后桃源谷的日子只怕将不再安宁。

    哄着儿子睡下,见我恹恹的待在头看书,意逍遥轻轻的把书拿走,温暖的大掌温柔的抚上了我散落在额际的头发,然后把我搂入怀里。

    “小宠…怎么还没睡…”窝在他的臂弯之中,我执起他前的银发,在手上了几圈,思索半晌,我慢慢抬起头,定定的看着他温柔的幽深眼眸。

    “遥…让大哥和二哥留下来,真的没问题吗…”

    “就算他们曾经做过许多错事,可他们终究是你的哥哥,而且,我不认为那两个死心眼的男人会被你的三言两语打发了去…既然他们并不打算放弃对你的纠,为什么不好让事情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只要他们是真的为你好,总有一天,他们会想通想透的…”对上他了然的双眼,很多时候,我总觉得,自己欠他太多。

    “遥…我同意让暗影留在身边…你到底有没有怨过我…”听着我的话,意逍遥有着片刻的沉默,银光溢的双眸黯了黯,微微下垂的眼睫,我看不出他的任何情绪。

    “遥…为什么不说话…”捉住我抚上他瓣的指尖,意逍遥深深的望着我,屋子里一时安静下来,只剩下烛火燃料灯时发出的“啪啪”声音。

    “不会…因为如果不是他…我与你,或许永远也不可能在一起…”伴着轻柔的嗓音,热的,贴上了我的嘴角,眷恋的吻,让我的心跳慢慢加速。

    半晌之后,怕坏了我,意逍遥微微稳住失控的气息,缓缓地拉开了我俩的距离。

    “小宠…我知道你一直在担心我的感受,说不妒忌是假的,可是暗影为你如斯,换作是我,只怕也做不来他的无怨无悔…”

    “遥…”埋入他的怀里,在这一刻,再多的言语,也无法形容我此刻的心情,或许正是因为担心自己随时会舍我而去,所以意逍遥才会默认暗影的存在。

    张开双臂,我紧紧的搂着此生最爱的男人,感受着他的呼吸和心跳,此时此刻,任何的言语,都不足以表达我复杂的心情。

    “小宠…别想那么多了好么…在我还在你身边的日子,我只是想好好的爱你,让你幸福…”

    “意逍遥…想我幸福,就不许先我而死…”宠溺的吻着我的发旋,意逍遥一只手把我搂得更紧,另一只手轻轻拍着我的背。

    “好…我答应你…”听着他的话,我更深的埋入他的臂弯之中,对于这个男人,起初是因为贪恋他的温柔,喜欢他温润如玉的眼眸。现在,是因为爱他,所以,希望能与他相知相守,共度一生一世。

    ----

    被三个男人闹了一整天,好不容易才合上双眼,天还没有全亮,窗外仍是一片朦胧的雾

    见我的眼睫动了动,男人宠溺地亲了亲我的瓣。

    “小宠…还早呢…累了一天,再多睡一会儿…”

    “嗯…”脸上熟悉的温柔触感,我轻轻呢哝了一声,怀里的儿子不我的动,小手搂住了我的,小脸不断地蹭着我的颈窝,

    浅眠的意逍遥怕胖小子了我,在儿子的抗议声中,伸手把睡在我们中间的团移到的内侧,然后伸出手臂慢慢拍着他的后背。

    犹自睡得半梦半醒,隐约间,房外传来了阵阵的急促脚步声,门外的人左右走了几次,终是忍不住举起了手。

    轻轻地敲门声,起初还算轻缓,许是见房内仍然没有任何的动静,慢慢的,变得鲁而急速。

    “夜妖宠…你给我出来…”暗影的叫骂声,绝对与温柔搭不上关系,动了动身子,我把自己深深地窝入意逍遥的怀里,本以为门外的男人会体贴我身为孕妇的辛楚而放弃,可是没想到那些敲门声却是越来越急速,越来越响。

    终于,又一轮的巨震之后,还算结实的门板竟然被一脚踢开,怒发冲冠的碧眼男人几步冲到我跟前,看到我脸上的冷寂脸色时双腿顿了顿,又在原地绕了好几圈之后,还是扯开了喉咙大吼。“女人…我不管…你一定要让那两个恬不知的男人马上滚出桃源谷…我真是受够他们了,仗着自己和你勉强还搭上几分兄妹关系就给我装腔作势,谁不知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赖在这里不肯走,好一点点地打动你的心,然后就名正言顺地爬上你的,再把你吃干抹净…那两个不要脸的臭男人,真是卑鄙无的下小人…哼,你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竟然还让他们昨晚住在我隔壁,竟然还让我给他们拿被子铺木…夜妖宠,怎么算我也是你的相公,不是你的仆人,活了快三十年,我还真的从来没有像这样窝囊过…碰你又碰不得,叫你陪我睡几晚又说什么我让你做噩梦了,你说说看,世上还有几个男人能做到我这样无怨无悔…”

    暗影的一阵吼叫,我怀里的儿子醒了,肚子里的那一个也开始不安地动,抚了抚发痛的头,看来让夜无情和夜无垢留下来,真的是一个错误。

    不过,人也住下来了,正如意逍遥所说的,要把他们赶走,看来又要化上许多功夫,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安抚眼前双眼冒火的男人。

    “暗影…能不能先听我说…”我的轻声细语,暗影的怒火不见消失反而节节攀升。

    “女人,我才不要听你说…虽然一再地骗自己在你的心里还是占有一席地位,可是从昨天看来,我对于你,根本就跟夜无情和夜无垢没什么区别…如果不是爱惨了你,我才不会留在这里活受气…”

    “我…”解释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又被暗影给堵了回去。

    “夜妖宠…当,是你自己答应接受我的…现在咱们儿子都有了,为什么你还是不肯对我好一点…”

    “对不起…”虽然他是说着气话,但细细地想来,似乎这段时间,我还真的没给他好脸色看。

    想解释,可是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感受到我的焦躁,肚子里的顽皮宝宝开始动,突来的疼痛,我捂住了肚子,额上渗出了细汗。

    “暗影…你吓到她了,冷静点…”感受到烈的胎动,意逍遥抱起儿子放到他的旁边,温暖的掌心慢慢地摩挲着我的腹部,轻声说着什么,见我痛苦地皱着眉头,暗影慌乱地跑到我身边,手忙脚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宝宝越来越猛烈地动,我已经痛得直不起,死死地瞪着我的肚子,暗影急得头大汗,就是想不出解决的办法。

    “这个臭小子,等他出世了,我非狠狠揍他一顿不可…”听着他恶狠狠的声音,我好想笑,不过肚子里的宝宝却是不合作,越发地动得猖獗。

    看着暗影脸上着急的表情,我的心慢慢地沉甸,我知道这个男人,在用尽他的生命去爱我。

    “暗影,我没事…你不用慌…”心里溢了浓浓的情,掠过他嘴角处的淤痕,这三个男人昨晚肯定又打了一架,看着他眼里的血丝,我忍不住叹了一声,缓缓地伸出手,温柔地抚上他的嘴角。

    “痛不痛…”

    “哼…当然痛…”大掌密密地包着我的手,委屈地眨了眨,他把头轻轻地靠在我的腹部之前,颤栗的手试了好几次,才小心翼翼地触了上去,温柔的抚摸仍在微微踢动着小手小脚的地方。

    或许真是父子连心,宝宝慢慢地安静下来,暗影原本凌厉的眼光,渐渐地变得一片温柔,薄也不由自主地轻轻勾起,吻上了我的腹部。

    被他实实地搂住,这个男人,似乎由始而终,一直都只是默默地付出,对他,我真的觉得内疚。

    看着他七八糟的头发,我慢慢地把它们一一地顺好,轻轻地着他的太阳,暗影绷紧的身体,缓缓地放松。

    听着他沉稳的呼吸声,这男人或许真的累了,不敢惊动他,我静静地坐着,接过意逍遥递过来的披风,盖到他的身上。

    ——

    天色已经大亮,意逍遥带着儿子出去学步,破损的门还没有修好,在外面徘徊的一黑一白两抹身影死死地盯着窝在我怀里不肯起来的男人,脸上又是妒忌有时不甘。

    “妖儿…我们走了…”对于夜无情可怜兮兮的嗓音,我只是冷冷挑了挑眉。

    “嗯…慢走…”话音刚落,怀里的暗影笑得一脸得意,夜无情和夜无垢面色更加难看。

    惴惴不安地看着我,夜无垢捏紧了拳头,额上条条的青筋在不断浮动。

    “宠儿…你这么说,是不是想赶我们走…”冷顶了他们一眼,暗影示威般地搂着我的,挑衅地勾了勾嘴角。

    “你们不是说了只留一晚么…现在天都已经亮了…你们自便,不送…”

    “暗影…你不就是凭着让妖儿怀了宝宝么,你得意些什么?”

    “我就是得意又怎么样,起码,从认识她到现在,我从来没有伤害过她…”暗影的话,明显刺中了夜无情和夜无垢的痛处,两个男人在空中汇的视线,从寒冰到黯淡,缓缓变为一片静寂。

    “妖儿,是不是因为我们做错了,所以就活该我们一辈子受尽得不到爱的折磨…”

    “宠儿…既然你不愿意我们留下来,那好,我们马上就走…从今而后,绝迹在你眼前…”两声沉痛的嗓音过后,本来阳光灿烂的天气突地变得乌云密布,闪电伴着阵阵的雷鸣,骤然而至的倾盆大雨,整个桃源谷马上被雨雾所笼罩。

    “妹妹…我们真的走了…”看着他们,我没有出声,得不到我的回应,又见我始终冷沉了一张脸,两个男人绝望地愣了半晌,终于转身而去。

    没有撑伞,豆点大的雨,他们的衣服很快就透,一步三回头,闪电下的两张苍白脸庞,怎么看怎么哀伤。

    许久,缓步而行的两抹身影仍然在我的视线之中,暗影死死执着我的手,似是怕我突然之间会心软。

    “夜妖宠…我不许你同情他们…那两个家伙就只会在你面前扮可怜装无辜,最好叫意逍遥给他们每人上一颗强力药,让那些上门求亲的女人把他们给生米煮成饭,省得他们老是对你虎视眈眈…”看着一黑一白两条人影被朦胧的雨线淹没,我慢慢地挨进暗影的怀里,缓缓闭上了双眼。

    无可否认,对于夜无情和夜无垢,我的心里对他们仍然有恨,不过意逍遥也说得没错,如果他们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躲在这个地方,说到底,他们毕竟是我的哥哥…凡事,也不能做得太绝。

    察觉我的默然,暗影把我搂得更紧,怨愤的嗓音,带了一抹沙哑与深沉。

    “女人…看到他们为你抛弃了一切,你心软了,对不对…”睁开眼,看向凝视着我的深绿色眼眸,想了许久,我缓缓点了点头。

    “的确…我是心软了,虽然他们对我做了许多错事,不过,他们终究是我的兄长…”

    “所以…你会同意他们留在你身边,是吗?”

    “或许会,又或许不会…”听着我模棱两可的回答,暗影脸色黑了黑,用力地回手,转过身,撇过脸,看也不看我一眼。

    看着面前的铁柱,这个男人,果然小气。

    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见他不动,又加重了力道。

    “暗影,你能不能不要这般小孩子气?”

    “谁叫你偏心了!”听着他闷闷的声音,我有点想笑。

    对暗影,有感激也有爱,即使不能用对等的爱去回报他过于浓烈的爱,可是对他,我真的已经放不下。

    “暗影,我没有偏心,对你,我是真的喜欢…对他们,只是因为他们是我的哥哥…”肯定的回答,暗影的身子猛地一颤,急速起伏的膛,似在压抑着什么。

    僵持了半刻之后,他终于重新在我旁边坐下,一手搂着我的,一边向我低下头,灼热的气息,离得我极近。

    “夜妖宠…你想把他们留下来也可以,只不过,我不许你对他们好…”“暗影…接受你,已经是我的极限…所以,你根本就不需要妒忌夜无情和夜无垢会得到我丝毫的情爱…”静静地听着,暗影揽上我的背,薄凑到我的颈窝处,吐出蛊惑的气息。

    “想我不生气,我要你今晚陪我睡…好不好…”欠他的,是该补上。

    “好…”我的爽快,男人的两片薄勾起感的弧线,灼热的呼吸慢慢滑到我的脸颊,糙的指尖捏住我的下颌,人的碧眸,温柔如翠绿的草坪。

    “明天晚上也要…”难得这男人肯屈服,纵容他一回也是应该。

    “没问题…”

    “那么后晚呢…”薄印上我的瓣,舌尖坏心地着我的嘴角,在我轻启双的一刻,灵活的舌尖如蛇般钻了进去,肆意地勾引。

    看着恶的大手正在我的前抚摸,我用力地咬住了他的舌头,狠狠地盯了他一眼。

    “暗影…做人可不要得寸进尺…”

    ——

    午膳的时候,外面仍是倾盆的大雨,本该走掉的两个男人,又垂头丧气地折了回来。

    “妖儿…山泥堵住了路,我们走不了…”

    “宠儿…能不能让我们多留几天…”幽怨的嗓音,眼前的两个男人已经淋得浑身透,冰冷的雨水沿着他们的衣服,一滴滴地滑落在泥泞之中,漉漉的漆黑长发,贴在他们几近透明的脸庞上,看着他们眼中的光芒一阵阵地黯淡下去,心,实是有点恻然。

    “妖儿,我知道意逍遥和暗影都对你很好…他们为你所做的一切,更加显出我们的龌龊和卑鄙…不过,说到爱你的心,我们绝对不会比他们少上一分一毫…我们唯一做错的事,就是在你最需要关怀的时候却伤害了你…”怨愤地说着,无情突然握紧了我的手。

    “我们已经知道错了…就算注定我们一辈子不能在一起,可是,我们只是想留在你的身边…默默地看着你幸福,我们便已经足…所以,请你不要把我们推给其他的女人,更不要用这种厌恶的目光看着我们…这些卑微的要求,难道,你就不可以答应吗…”

    “宠儿,看着你却不能拥有你,这样的结果,已经是对我们的最大惩罚…秋秋你…让我们留下来,让我们每天看着你,好么…”看着他们,心里泛过了一股异常的感觉,在他们拥住我的一刻,我没有把他们推开。

    “大哥,二哥…你们可以留下来,不过请记住,你们只是我的哥哥,真的,仅此而已…”听着我的话,消沉的两双眼眸亮了亮,嘴边耀眼的笑容,晃得我一阵发颤。

    “好…只要你同意…就算一辈子不能碰你,我们也甘之如饴…”对于夜无情和夜无垢诚挚无比的话,暗影冷哼了一声表示怀疑,意逍遥淡淡地笑了笑,只是吐出的话,绝对的斩钉截铁。

    “夜无情,夜无垢…如果让我发觉你们言而无信,桃源谷,绝对不你们…”

    五年后。

    本该一片静谧的桃源谷,又传来了震耳聋的打斗声,正在下棋的夜无情和夜无垢只是微嘲地挑了挑眉尖,没有去理会;六岁大的儿子在意逍遥的指点下,有板有眼地在草地上练武。

    看着桃树下正打得不亦乐乎的一大一小,虽然大小恶魔还不至于像噩梦里那般“父子相残”可是这当爹的见了我就要着我,这小的更是随时随地的都要粘着我不放,父子间的争风吃醋,每每得我疲惫不堪。

    特别是他们每天必会上演的父子大战,我更是有点哭无泪。

    “你们两个不累吗…能不能停下来…”

    “妖宠…”当爹的一手揽着我的,低下头就想吻上来,做儿子的伸出两条有力胳膊,对着自家老子就是用力一推。

    “臭老头…娘娘是我的…”被儿子得退了几步,当爹的自然气愤难当,大掌执着我的手用力一拉,又把我扯回他的怀里。

    “臭小子…没有我,你以为自己能从石头里蹦出来吗…”虽然才四岁的胖小子还不到当爹的膝盖处,可是那凶狠的目光,就如一头不驯的小兽。

    “别碰娘娘的手…今晚娘娘得陪我睡…”被儿子一再地挑衅,当爹自然是怒发冲冠。

    “暗小乐,你以为自己是谁,你只不过是一个还不到四岁的小豆丁,你看你大哥多懂事,有事没事地跟着你逍遥爹学文习武上山采药…你娘亲一个月难得陪我几晚,凭什么让你占了我的…你给我听着,今晚滚去跟那两个无人要的糟老头盖一个被窝…你不是一直羡慕山脚的小虎有个好玩的妹妹么,今晚我就跟你娘亲一个出来…”

    “哼…我才不要,上次你骗我说娘娘酸要帮她捶,可是娘娘却被你在身下叫了一整晚;上上次你说逍遥爹老了足不了娘娘,硬是把她扯到桃林里尽做些见不得人的事,还有再上上上次,你…”听着小儿子的话,我的脸红,暗影的眼沉了,意逍遥的脸白了,夜无情和夜无垢更是捏碎了石桌上的一只只棋子。

    一声冷哼,我盯着犹不知死活的一大一小。

    “暗影,暗小乐…未来的半年…你们别指望我会再跟你们睡…”听着身后两父子不的吼叫声,无奈中也有一丝甜蜜。

    虽然日子不算太平,不过有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陪着我,我相信,幸福,将会伴我一生。

    (全文完) Www.GUGeXS.cOM
上一章  宠辱  下一章 ( 没有了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全本小说《宠辱》是由作者落瑛纷飞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热门小说。更多类似宠辱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宠辱TXT下载的章节第四十一章父凭子贵终身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