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余温最新章节第三十五章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枕上余温 作者: 帮姐洗袜子 时间: 2020/3/16 
第三十五章
    在玄关暖黄的一排小顶灯照下,妈妈的欧纱透明连衣裙显得光溢彩、闪亮华丽。

    这是一款类似睡袍的前叉衣襟连衣裙,前开襟的连衣裙完全没有扣子,只在间用一带系着。

    透明度非常高的欧纱显出裙内妈妈身材的曲线,甚至能够清楚的看到妈妈薄款泳装上的头凸点。

    嗯,这件泳装也是情趣商品,否则谁会买泳装去游泳?特别是这件连体泳装还没有垫。

    在妈妈的盛情邀请下,我原本想放下沉重的背包的动作停下了。

    也许是妈妈的惑比什么都来得大,我索把书包背回原位,然后急不可耐的伸手轻轻贴在妈妈翘起的那只大腿上。

    接触的瞬间妈妈微微缩了一下腿,我明白可能是屋里暖气足,让我的手显得有些冰凉。

    于是我立刻把两只手伸进自己衣服里窝暖,然后笑着盯着妈妈看。

    妈妈看到我蓄力大招一样的准备动作,抿着嘴想笑又没笑出来,假装严肃的瞪了我一眼说:“手干净不干净?不干净去洗去。”我乐呵呵的回答:“保证没事,每个尖子班都有独立男女卫生间,一放学大家都会排队洗手上卫生间,因为很多人会去吃学校门口的小吃。”这也算5班的一个小特异点,喜欢烧烤和麻辣烫的学生超多,一到放学都是三三两两聚餐吃垃圾食品的。

    我原本以为坏学生才喜欢吃这些东西,没想到尖子班这些人吃起来更加肆无忌惮。

    而且他们更喜欢夸张的做这些事,吃完都要吆喝一通才拉帮结派的离开。

    也许是家境都比较好,卫生习惯也好得多。

    不但经常洗手,还人人都有巾储备。

    偶尔有忘记带的,吃完烧烤后也可以厚着脸皮问女同学要一张来擦嘴擦手。

    我之前还奇怪班长为啥能随手掏出巾来给我擦手上的铅笔灰,原来是吃烧烤留下的必备品。

    想起刚才被班长招呼一起吃烧烤,我拒绝的原因就不只是怕脏手了。

    虽然妈妈邀请我摸一摸她,不过我向来是喜欢安照自己节奏走的。

    待手稍稍温暖一些,我走到妈妈面前,拉着妈妈的两手感受一下彼此手的温度,然后就蹦蹦跳跳的说:“妈妈,来亲一下!”是的,刚才要应邀吃了烧烤,亲起来嘴里的味道就不够甜蜜了。

    妈妈对我的提议略微有些措手不及,微微带着害羞的感觉低头向我凑了过来。

    我仰头和妈妈接吻,感觉不太过瘾。

    因为身高的原因这个姿势接吻,节奏完全被妈妈掌握着。

    她用很轻微的力度贴着我的嘴,舌头调皮的带着口水为我滋润下

    而当我想捕捉它的时候,妈妈调皮的稍微抬头拉开距离,让我屡次扑空。

    心急火燎的我,连忙低头搬来穿鞋用的矮凳放在妈妈身前。

    勐的踏上去站直,就和妈妈高度相当了。

    然后我贴着妈妈的膛,狠狠的吻到了她柔软的嘴

    大概五秒后,我捕捉到了她的舌尖。

    十五秒后妈妈整个舌头被我逮住,三分之一个舌头被我入口内含住了。

    妈妈被我吻得有些不过气来,她勉强拉开距离说:“把书包放掉再说吧。”我没理她,转而用拥抱拉进距离开始吻她的脖子侧面。

    妈妈忍着发的感受帮我把书包解开,即使和我认真的接吻,妈妈也是很小心的把书包一点点放在地板上,没有让它突然掉落。

    我看妈妈如此温柔,于是主动停下来看着面红耳赤气的妈妈,等她说话。

    妈妈了一会说:“想亲去沙发上亲,这样好累。”妈妈让我从矮凳上下来,牵着我的手向客厅走去。

    谁知道路过客厅的沙发妈妈并没有坐上去,而是…一路牵着我走进父母的主卧室!我已经很久没有来过妈妈的闺房了,进来后的那种异香让我莫名心跳加速。

    不知道房间里这股香味,有没有混合爸爸用的古龙水的味道?看起来妈妈也是比我先到家一小会,不单可以看到衣帽架上有妈妈白天的内衣外套,主卧的窗帘也遮得严严实实。

    要知道以往妈妈回家的习惯是打开窗帘的,现在窗帘没来得及打开,代表妈妈也是匆匆忙忙回家为我准备这一身情趣打扮。

    也就是说我们一路聊着微信到家,妈妈能够准确知道我回家的路程和进度,抢在我到家之前掉外套内衣,换上情趣连体泳装和欧纱透明连衣裙。

    再往前想一点,难怪放学路上妈妈和我的微信聊天都是发语音,那时她应该是在开车赶回家的路上吧?开车的时候当然不方便打字,只能把手机放在车内手机架上发语音了。

    想到妈妈在辛苦一天的工作后,还匆匆忙忙的为我做这些福利准备,我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暖暖的。

    有了这种心情,再抬头看主卧室里衣帽钩上分门别类挂着的罩、内袜不知道为何散发出一股蘼的气息。

    也许在暗示衣物的主人一丝不挂?哪怕妈妈如今穿着连体泳装和亮花衣连衣裙…由于秋天还没过去,我仅仅穿着夏季短袖短校服,所以妈妈直接邀请我上了她的大

    让我颇感意外的是,妈妈主动拉着被子向我倒过来。

    这也有些不同寻常,我记得小学的时候我要是懒得换校服躺上,非被她喝骂不可。

    对卫生很感的妈妈,一般是非常保护单被子的清洁度的。

    像这样让我穿着外出的衣服直接上,以前不敢想象,这里面肯定有些原因。

    在被窝里拥在一起的我们,持续的接吻着。

    也许是欧纱缺乏弹的原因,我发现妈妈吻一会就要挪动身体把这条半透明连衣裙拉扯一番,避免干扰行动。

    可见欧纱连衣裙视觉效果分,但是实战效果非常差,手感不好不说,缺乏弹也不方便活动。

    不过妈妈并没有因此放弃,总是在调整衣服以后继续凑过来被我吻。

    我都为她的认真劲感动了,不忍心伸手占她便宜,哪怕她刚开口邀请过我摸一摸她。

    大概如此反复三次的时候,妈妈放在头的手机响了,我们两都被铃声吓得浑身一哆嗦。

    铃声响了四五下,妈妈才爬起来看了一眼,小声对我说:“你爸打来的,你别出声!”

    妈妈看我点了点头,坐直身体拿过手机,本来想点接通的。

    不过她犹豫了一下,把手机放被子上让它继续响铃,回头对我说:“帮我拉一下背上拉链,别说话。”我连忙坐起来,在昏暗的光线下给妈妈拉开背上拉链,一时间有些既视感。

    仔细一想,上午我还帮茶狸拉短裙拉链呢!傍晚就帮妈妈拉背上连衣裙拉链了。

    就在我拉开拉链的同时,妈妈点击了接通按钮,并且开了免提。

    这够大胆的啊!妈妈一边和爸爸寒暄,一边让我帮忙把缺乏弹的欧纱连衣裙下了。

    然后她调整了一下泳装的细吊带,一边应付爸爸一边拿眼睛瞟我。

    我紧张得几乎屏住呼吸,彷佛害怕爸爸看见一样缩在被窝里,只敢睁着一只眼睛看妈妈从容的和爸爸对话。

    “我啊,还行吧,昨天加了班没睡好,早上又那么早去,现在刚到家准备躺下。”

    妈妈把手机放到两个枕头中间,边整理被子边躺回原位的说。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整我,手机的位置就在我和妈妈的脑袋中间。

    “你宝贝儿子?用得着我心了?应该回来了,对…还没过来。饭菜都做好在锅里温着呢,我才不去叫,要不你等会打电话自己催他吃饭?”

    妈妈慵懒戏谑的看着我僵硬的表情说。

    “没什么事,就是站久了比较累想躺会。大腿酸的,你知道的,剪彩的时候一站就是一上午…领导有座位我们没有啊,我才不算领导,你是领导我不是,科级干部算个领导。”说着妈妈挪动身体靠近我,侧着身体把一只大腿搭到我上,还拿着我的手放在她大腿上。

    我当然知道她的意思,于是两手抓住她丰的大腿开始按摩捏。

    “我自己捏,你不给我捏我当然自己捏。美容院…你不是不喜欢我常去那里么?我早就不去了,你满意了吧?都说了我不会让男技师捏了!”听到这里,我的手停下了。

    妈妈看我停下,对我眨眼让我继续,我当做没看见。

    妈妈瞪我一眼,想了想对着电话说:“其实今天股也很痛呢…你上次回来的时候城投公司还没那么快剪彩,这可不是我故意不让你按摩。”

    妈妈说完,我就侧着身体继续靠近一点,身体向被窝里深入一点,两手终于找到了妈妈鼓鼓的部。

    这也得益于妈妈在我的摸索过程中配合的肢,让我顺着她滑腻温暖的腿找到了泳装和各占一半的部。

    不得不说,丝袜的确有增加体弹的特点,但是肤的触感也绝非人造丝袜能媲美的。

    直接触摸肌肤的那种滑腻紧贴感,是任何丝袜都模彷不来的。

    要比触摸感受,唯一能媲美的也只有那款92针高密度丝袜带来的超滑触感。

    而且比起肤来,两种感觉并不相同,只能算各有千秋。

    从大腿到翘的皮肤触感,真是细腻得精彩纷呈。

    妈妈的大腿也许因为长年跳舞的原因,皮肤极度细腻,皮下肌紧实极有弹,算得上一等一好玩的部位。

    顺着大腿来到后部,明显能感受到皮肤不如大腿细腻,弹和韧也差大腿肌

    但是部的脂肪厚度,秒杀大腿脂肪厚度!纯脂肪形成的拱顶隆起,当然要数妈妈房为最了。

    但是部和房的不同之处在于,虽然皮肤细腻度差房很多,但是脂肪规模上房就无论如何比不上了。

    妈妈的房相对我的手来说是非常巨大翘的,但是比起部的脂肪规模,巨也要自愧不如。

    而且翘之所以是翘,在肥厚的脂肪下,仍然是有部分肌提供支撑。

    因此当你大力捏,深度按的时候,部总是能足你对人体弹的好奇心。

    房可不能这样剧烈的玩,脂肪下的腺可是相对脆弱的器官,太大力按妈妈会痛的。

    但是部就不一样了,你就算把手指按到底,也是安全的。

    不过这一次鉴于妈妈正在和爸爸通电话,我只是试探着对妈妈的部用了一两次大力就改为按摩式捏了。

    当然这不代表我就老老实实的按摩,我把力气改为技巧,向妈妈沟、大腿内侧等感部位进发。

    不知道是不是妈妈在通话的原因,她对我的逐步侵犯反应消极,当我左右手都切入她裆部狭窄的泳装布料上,她才反应过来似的浑身一抖。

    不过妈妈在语言上没有出半点破绽,依然是言笑晏晏的和爸爸互道再见。

    父母即将结束通话我当然也听出来了,于是放开侵入妈妈股间的双手,把身体向上供回枕头上,长时间深入被窝让我颇有些呼吸不畅。

    在妈妈挂断的同时,我听到嘟的一声电子音,就勐的上去妈妈的双

    妈妈一手持着的手机也突然砸在我们身体之间,冰凉的手机在我们脖子和前尴尬的夹着,谁也没有余力去拿开它。

    也许是被我扰半天来了感觉,这一次妈妈闭着眼睛身体微微扭动着,显得很是投入。

    我很快出了她的舌尖,和她有来有回的锋起来。

    就在我耐心的软磨硬泡之下,妈妈出舌头控制权的一瞬间,我迅速分开双,拉开了一点距离和她对视着。

    妈妈双眼离的侧枕着长发看着我,我们彼此感情复杂的对视了一会,平息着气息,谁也没有行动。

    妈妈现在的表情和动作,即没有让我继续亲吻的指示,也没有结束这个暧昧游戏的意思。

    她只是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我,彷佛神游天外。

    我伸手出去拿起手机,我们俩都约好一样看了一眼未熄灭的屏幕,上面个来电通话就是老公两个字。

    我息屏后把手机入妈妈的枕头下。

    然后两只手从被窝下伸出来,轻轻搭在妈妈房上。

    妈妈穿的泳装很薄,再加上里面没有垫,所以我轻易就找到了前泳装下的两个明显凸起。

    然后用最轻的力道控制住它们,让它们听话。

    我用我能找到的最轻柔的力量,从各个角度按、扭转、轻触着刺它们。

    经过如此久的实战,我明白了这个地方能够产生快的原因在于前戏用力够轻。

    而正戏要力道重得恰到好处。

    这需要长期配合锻炼,需要亲密的默契和高度注意力,彷佛在玩迭积木的游戏,力度稍微不对,效果就完全没有了。

    而我能快速掌握的原因,根本还是在妈妈放在我上的手。

    每当我用力过大的时候,她都会适度的捏我一把,而每当我用力太小让她觉得太,她就会轻点几下提示我。

    而当我力度用对了,让妈妈开始舒服了的时候,她就会无意识的用点力气扣着我上的,让我准确掌握她的感受。

    比如现在,经过头轻触的前戏后,我感受着明显大硬头,两手拇指食指如同给收音机调台捏旋钮一样稍微用力捏,妈妈就浑身紧绷,用手指在我上狠狠的扣下去。

    我见好就收的放弃用力,改为轻轻旋扭,待妈妈期待我下一轮用力旋扭的时候,将她的头用食指拇指捏住,力度适中的向我的方向拉扯。

    是的,视觉上就是把妈妈的头拉长了。

    虽然在泳装的限制下,无法真正拉长,但是用力方向是不会错的。

    还好这件情趣泳装并非真正的泳衣布料,而是很薄的冰丝布料,因此有足够的弹来支持我的拉扯动作。

    如果是真正的泳衣,估计头都得很平,要找到都困难何况要拉扯。

    这个拉扯头的动作,在我脑海中早就实验了很多遍。

    说句不好意思的话,我用自己的头实验过力度,既要确保刺度足够,又不能扯痛妈妈。

    现在,我的动作一施展开来,妈妈被我拉扯得勐一口气向上仰起了头。

    我连忙松手,轻轻捏起缩回的头,做出几次极度轻微的同方向拉扯,似乎这样轻扯几次就会再来一次深度拉扯一样。

    我的拉扯预演动作,看似在提醒妈妈接下来的行动。

    而我也偷眼观察妈妈的表情,避免我用力过大,让她害怕我的下一次大力拉扯。

    后面两次拉扯稍微加大了点力气,我的力度掌握在她能承受的边缘,而妈妈昂起的头也传来微微的呻声。

    火候到了,我没有如她预想的那样来一次大力拉扯,而是两手掌蹦直,用掌心在她头上快速而短促的上下动。

    这个动作如果是,效果不明显,因为头是立体的,会被得上下摆头。

    但是头被冰丝泳装包裹迫后,其实是平面化被锢着位置的。

    我紧贴上去用略显硬硬的掌心擦,刺到的部位就只有尖。

    如此凶勐的快速刺尖,让妈妈忍不住啊的一声把我一下抱紧,让我擦的动作受限停止了。

    我听着妈妈耳边的息,问:“舒服吗?”其实这个我也很有自信,不让妈妈猜到我的下一步行动,是让她舒服的主要技巧。

    妈妈用下巴顶着我的头顶,没有说话,只是烈的息了一会。

    等她平复气息,拉开距离看着我说:“得我那里好。”

    我冷静的回答:“我也是,下面硬得厉害。”

    这一次妈妈没什么可害羞的,她伸手简单一探,就摸到了我鼓鼓的裆部。

    她哼哼的笑了两下,说:“要不要掉?”

    我说:“我衣服都没换呢!”

    妈妈说:“这样才划得来,反正这些内和外穿了一天都要洗。”我问:“怎么让我掉?”

    妈妈回答:“你来摸,别像刚才那样拘着自己,我看得出来你一直在忍呢!”我当然不能肆无忌惮的摸,否则…我早就掉了。

    为了能摸久一点,我都是控制着自己,而这一点妈妈显然很容易发现。

    话说以前不懂,随随便便掉多少次啊?被妈妈三言两语挑逗一下就一泻千里,实在是太可惜了。

    我是这样认为的,太随便被妈妈搞到掉,会不会让她以为我那个能力不行?如果以掉为目的来摸…我开始解放自己的望,发现在出手之前就立起来了。

    这一摸上去会不会就爆炸了?毕竟刚才摸妈妈的时候,也相当于在刺自己,给自己做前戏了。

    我深了一口气,不去想这些顾虑,然后两手换着手指,轮如同打字一样缓慢的点按妈妈头部位。

    看着房顶峰缓缓的凹陷下去,又快速复原形状,我有种莫名的快

    彷佛孩童的游戏一样,在不需要考虑让妈妈舒服的情况下,解放着自己的望。

    谁知道妈妈刚才还说让我随便玩,被我这样点按了几次后,反而出声提出要求:“就这样可以再慢一点…力度可以再大点,嗯…按下去不要那么快收回来。”我原本立的,被妈妈指挥下分心又给软了…不过妈妈似乎也来劲了,她把两手举过头顶放在脑后,膛向我靠拢。

    这种任我施展的大方姿态,让我心中的火又高涨起来。

    也许是火让我身体发烫,也可能裹着被子偷情让我开始觉得闷热了,于是我忍不住对妈妈说:“我好热啊,都出汗了。”

    妈妈伸手在我后颈一摸,说:“真的啊,那你把衬衣了吧。”我一颗颗解开衬衣的扣子,边解边开玩笑的对妈妈说:“妈妈不热吗?”

    妈妈撇撇嘴说:“我不热啊,原本就只穿了内衣,像你一样衬衣子都在身上,当然热了。”

    说着还帮我把解开的衬衣掀开口和肚子。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裆,沮丧的说:“妈妈老是打岔,我又软了。”

    妈妈笑了一下,从枕头边拿纸巾给我口的汗擦了擦说:“妈妈不打岔了,接下来是你的福利时间,自由行动吧。”说完还很大方的用一条大腿沉重的搭在我上。

    我伸手在她大腿内侧抚摸了几下,再次享受了一通大腿内侧那滑腻到极限的皮肤,然后手掌稍稍靠近了大腿部。

    这突然袭击让妈妈身体略微抖了一下,考虑到不能让妈妈猜测到我行动意图的原则,我没有继续深入下去,而是手掌贴在妈妈小腹上。

    柔软的小腹被冰丝泳装覆盖包裹着,我只留恋了一会就缓缓向下探索。

    就在妈妈以为我又会突然停止,转移攻击目标的时候,我一路下摸到妈妈的一侧腹股沟。

    然后用手指感受到腹股沟另外一侧那脂肪,接着用一手指点在了妈妈中央的位置上。

    这个位置还没有到裂,大概是最多的地方。

    我感受了一下这里丰厚的脂肪,手指能按下去个一两厘米,就触到一个硬硬的骨头,也许这就是什么什么骨吧?然后我换着手指,如同刚才按妈妈头一样一路按下去,越按越靠近裂,靠近蒂?妈妈的大腿肌一瞬间绷紧了,我感受到她的反应,连忙暂停动作抬头看着她。

    妈妈看我询问的眼神,皱眉抿嘴了一下,做了个鬼脸向后仰起了头不给我看她的表情。

    这种气氛下,我可以直接理解为默许。

    看不到妈妈的脸,我只能低下头来,正好看到她丰膛在稍微烈的起伏着,这应该能说明她内心是颇有挣扎的。

    但是妈妈这样的反应,让我有一种在做坏事的快

    反而兴奋了起来,在知道这个游戏限度在哪里的情况下,我并没有什么心理压力的向妈妈两腿间伸出了手。

    原本我的一条腿是被妈妈夹在两腿间,正好让她的双腿无法完全闭合,方便我触碰她的地。

    现在随着妈妈仰头默许,她也尽力松开了夹紧的大腿,似乎给我留出了更大的操作空间。

    我尤嫌不足,用膝盖将妈妈侧躺悬空的那条腿顶开,让妈妈两条大腿形成一个接近9度的夹角。

    看得出来起初妈妈显得有些抗拒,刚打开就想合拢。

    但是在我手脚并用的扰下,不得不门户大开的支着一条腿将女人最隐私的部位暴出来。

    我注意到妈妈在不打算反抗以后,连双手都收回来捂着脸不敢看我。

    于是伸手放回她脂肪上端,轻轻用一个手指在超薄冰丝泳装的裆部滑冰。

    感受着冰丝的润和滑,再感受着摸到冰丝下有的部位时,那种涩涩的阻力。

    一边进行着手指探险,一边还和双手捂脸的妈妈聊话:“妈,终于想开了啊?”

    妈妈似乎紧张到有些呼吸急促,她断断续续的说:“怎么…有什么想开想不开。”我在有发的部位随意按几下,说:“今天感觉自己好受优待,有什么喜事吗?”

    妈妈嘴硬的说:“没有啊,就是上上班,然后你从下午开始就着我聊微信,一直扰我。所以我想了想,你是不是暗示我没给福利…所以急急忙忙赶回来给你安排上。”我听了有点索然无味,说:“真的吗?我没那么急吧?只是换了新环境很想和你分享罢了。”

    妈妈被我的话分散了注意力,似乎没有那么紧张了,她轻松的说:“其实…我之前也想过,主动点别让你来催我。该给你的福利还是要给,只是这段时间好像很难找到心情,这个你不能怪我。”我忽略了一些问题,直接问:“那现在找到心情了?”说完换上相对凉一些的中指,向更内侧的轻轻按过去。

    妈妈身体微微一震,鼻子里哼哼的急促笑了几下,说:“你怎么看出来的?”我用把的脂肪左右推开的方式玩耍了几下,再换食指在上贴着,稍微一两秒就能感受到温热的气。

    然后我抬头说:“因为你今天吻得比平时热情主动些。”

    妈妈捂着脸笑得身体抖了几下,不好意思的说:“可能是这几天看了很多情漫画?”我有点吃惊,说:“啊?你以前不是看过不少吗?”

    妈妈拿开了遮住脸的手,出粉红色脸颊和冷淡风格妆容的眼眉,挡着嘴巴说:“以前是你经常叫我看,我又不感兴趣,每次看不了几下就看不下去了,随便看看对话翻完。”我好奇的问:“怎么现在又能看进去了?”

    妈妈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这段时间你学习认真,我在休息时间去你房间你也经常不理我。所以我就在你上看平板电脑,你不是存了很多动漫吗?不是情的那种,我就戴着耳机无聊的看。不知不觉看了好多部动画片,还有意思的。”我非常纳闷的说:“我读小学的时候你也会陪我看动画片啊,又不是现在才学会看。”说这话的时候,贴着妈妈下体裂的食指指背更加用力的整向裂中推进。

    遇到阻力后开始前后摩擦,妈妈只是稍微收紧了双腿夹角,并未反抗。

    我察觉到妈妈的态度,于是撤回食指,换成拇指肚按在裂中段,而且一上来就略带压力的按住,让妈妈发出了短促轻盈的“啊。”的一声。

    接着拇指腹四下旋转着按摩,彷佛像按摩脚底一样大面积的移动,力求不留死角。

    妈妈在这种范围攻击下没能澹定下来,她如同受惊的猫一样弓起了背,这个幅度较大的动作也让她的下体和我的拇指一下子离了接触。

    好在妈妈彷佛知错一般改为平躺,两个大腿左右打开,仍然保持着方便我行动的角度。

    这绝对不平常!妈妈积极的行动让我再次肯定今天气氛不一般,难不成真是看多了H漫画开窍了?我不有些获得意外惊喜的感觉。

    于是我追问:“你看了那些普通动画片,就能看情漫画了?”

    妈妈轻轻嗯了一声,说:“差不多吧,感觉上比较容易看懂了。谁让你收集了那么…那么多的情漫画,我的256G的IPAD都被你了。”我随便一问:“看了多少部?”

    妈妈也迅速的回答:“都看完了。”

    我吓了一跳,说:“啥?”

    妈妈做出个傲娇的表情,说:“都看完了,怎么了?”我心里:“…”的万马奔腾了一番,说:“你知道我收藏了多少H漫画吗?都看完了?吹牛吧?你才什么时候开始看的?”

    妈妈说:“有个一两个月了吧?从衡水回来我就开始看了,那段时间你特别努力,我看了感动死了。心想你不是一直想让我看情漫画,想给我洗脑么?我看你读书卖力,就也卖力的看情漫画补偿你。”我好奇的问:“那结果呢?有没有被洗脑?”

    妈妈又把两手捂在脸上说:“有一点点效果吧,总之是可以看下去了。你收藏的比你给我那个在线网站上的更好看一些,画得比较像真人吧。网上那些情漫画,人体比例都画不对,都是制滥造的东西。你收藏的就好多了,应该是精心挑选过的吧?”我点头说:“当然了,我一年来收藏的华都在这里了。”

    妈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下凶狠的捏着我的耳朵说:“我算是知道你那些坏念头哪里来的了,都是看这种情漫画学坏的!”我吃痛的收回了在妈妈裆部打游击的手,用来抵抗她对我耳朵的折磨。

    只听妈妈继续问:“你收藏的漫画里面,都是些儿子妈妈的情漫画。到底是不是看多了这种漫画,才会老想着看我的袜啊?”我连忙解释说:“真不是啊,我是因为早早的就想看你穿袜的样子,才找这种题材的漫画来看的。”其实真相是我是那天偶然在父母电脑上找到妈妈穿着袜的照片,才开启了恋母之路的。

    不过…现在想想也不一定,我收集母子类情漫画的时间,确实早于那天找到妈妈的感照片。

    也就是说,我其实之前就有恋母的想法?只是自己不知道?也有这个可能,但是回想一下虽然我一直看母子做的漫画,但是却对现实中身材相貌都属一的妈妈没有任何想法。

    对自己妈妈没有特别想法才正常吧?我觉得喜欢看母子情漫画,和对现实中身材相貌都优秀的妈妈没有兴趣,一点也不冲突。

    是什么打破了这个界限呢?或者说是什么让我对二次元母子漫画的喜爱,转移到现实中的妈妈身上了呢?我摆妈妈的纠以后,重新把头埋在她前,妈妈也配合的起双靠近我。

    见到便宜我也毫不客气,轻轻的对着一侧峰就了上去。

    隔着冰丝,我用上下轻轻夹着妈妈的头,一会轻一会重的玩着。

    妈妈也似乎不在意我的捉弄,一只手掌轻轻在我后脑勺帮我顺

    这个动作颇有些妈妈的温柔,让我含着她头的行为有些怪怪的。

    我可不愿意被认为是含头恋母,我是在用情的方式舐妈妈的头好么?为了打破这种奇怪的气氛,我连忙伸手到妈妈两腿间。

    面对我的突然袭击,妈妈受惊的夹紧了双腿,但是在我用手指做出打开的提示后,妈妈转身平躺面朝天花板,摆了我的吃姿势。

    但是不可避免的,股间就要遭到我的侵犯。

    我索下移斜坐在妈妈侧,一只手从下面用拇指腹抵在妈妈裂中间,故事再次回到起点。

    这次面对我拇指的大范围攻击,妈妈反而大方温柔的进行了回应。

    她微微扭动着肢和肩膀,甚至偶尔还抬起部配合我的按

    直到我贪婪的拇指前进到她无法后退的地步,此时她身体被迫着向枕头方向上移了好远,头顶都顶到头软垫上了。

    在退无可退的姿势下,妈妈仍然没有选择翻身逃走,只是严严实实的用双手抱着早已移位的枕头遮住脸。

    我一边缓缓按自己的拇指,一边大胆的对妈妈说:“漫画里描写的事情,我都想对你做一遍。”

    妈妈在挣扎中,还来得及伸出一只手来狠狠在我肩膀上捏了一把。

    我继续问:“妈妈你看的漫画里,有没有类似的场面?”

    妈妈动作突然停了下来,稍微缓了缓,她突然拿开枕头脸红红的看了我一眼说:“我刚刚做了一个决定,你不可以反对。”我吃惊的说:“什么决定啊,那么突然?”心里隐隐有点害怕,该不会是我对她的扰用力过勐了吧?妈妈咬着下嘴说:“妈妈明天上午请假,等一下吃过晚饭就开车到你爸那里去。”我吓了一跳说:“怎么突然又要去我爸那里?乡下远的,开车也要两个多小时吧?现在都六点多了。”

    妈妈看了我一眼,飞快的转开视线说:“可能我这几天很有感觉,所以要火。”我更加沮丧的说:“不会吧,我做错了什么?你不会讨厌我了吧?”

    妈妈爽快的回答:“没有,这段时间我情漫画看多了,感觉上有些想要,你又那样的摸我。所以…”我懊恼的说:“感情我又挖坑给自己跳了,爸爸又白白得了好处。”

    妈妈噗嗤一下笑了,说:“你本来就是我们夫感情的润滑剂啊,叫催情器也可以,叫按摩器也可以。”我气得连手上动作都停了,嘟着嘴不看她。

    妈妈伸手抓着我的另外一只手说:“卿卿又生气了啊,妈妈今天对你还不够好?”说着她脸通红的对我眨眨眼,我甚至能看到她额头和口细密的汗珠,可见刚才的游戏她玩得有多投入。

    我瞬间气就消了,甚至对她的今天付出充了感激。

    调整了一下心情说:“我知道妈妈对我没得说,刚才我这样摸你都忍着不动。”

    妈妈笑着用手摸了摸我的脸没说话,过了一会才开口:“妈妈不是忍着不动哦,是因为很舒服所以让你继续摸。”我明知道这话可能只是妈妈说说而已,还是心里如同吃了一样甜,表情都控制不住的要飞起来了。

    妈妈看我笑了,也慵懒的把前的枕头吃力的转移到脖子后面,然后对我说:“其实去找你爸这个决定是第二个决定,在这个决定之前,我还有个决定你想知道吗?”我明知道她故玄虚,还是很配合的说:“想!”

    妈妈用如同逗小孩一样的方式说:“这个决定呢…特别特别不要脸,很坏很坏,是妈妈做过的最最糟糕的决定。但是妈妈又很想做这个决定,内心很痛苦的斗争了一下,用第二个决定来弥补个决定造成的后果。”我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哑谜,但是听到前面一句话我心跳得很快。

    明知道不可能是我期望的那个决定,我也忍不住奢望起来。

    只听妈妈继续说:“做了个决定,就要用第二个决定来补偿,你明白吗?所以不是白白便宜你爸,而是用第二个决定来补偿你爸和我,明白吗?”我仍然是一副不明白的样子,妈妈只能继续解释:“个决定呢…就是妈妈刚才听你许愿,想要做情漫画里的事…你说这个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一段漫画里有类似的场面。于是就想要不要让你尝试一下,但是一想又觉得太恶太变态了,一但做了我怕是会特别想要,所以…做完就去找你爸火,也算是补偿他对不对?” Www.GugeXS.cOM
上一章  枕上余温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全本小说《枕上余温》是由作者帮姐洗袜子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热门小说。更多类似枕上余温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枕上余温TXT下载的章节第三十五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