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乱最新章节魔窟魔语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禁乱 作者: 笔趣阁 时间: 2020/3/16 
魔窟魔语
作者:wslmd199061

    “啪!”清脆的耳光在我的脸上响起,我抬起头,看到的是张不屑混杂着厌恶的神情。

    张用食指指着我,说:“以后再敢做这种事,我让你一辈子都做太监!”身后传来一阵窃窃私语,混杂着两声得意的笑。

    “张姐,消消气,别跟这种变态置气,小心脸上气出皱纹啦。”这是其中一个笑声的人,赵力。

    “是呀,不过我也没想到这个新来的高材生居然是这种变态,我看啦,公司的标准是越来越差啦。”这是黄凡,另一声笑的人。

    “哼!”张最后厌恶的望了我一眼之后,就头也不回的往上层去了,随着女角的离开,办公也逐渐恢复了平静,只有间接的几道戏谑,鄙夷,嫌恶的目光扫向我这里。

    我,叫王明,也许继承了明朝那个同名的大儒的名字的原因,我从小就喜欢看书,读书,因此考上了那所清北大学。

    在22岁毕业后,也许凭着在校期间优异的简历,我才得以在这个全球5oo强里的大企业----方氏集团里来上班。

    可谁曾想,我却在这里遭遇了从未遇过的羞辱。

    张这个女人,二十四、五,身材高挑,皮肤白皙,最让人在意的是她的那一对媚眼,仿佛一池水,能把任何男人融化在里面。

    公司里盛传她既是人事部总经理何强盛的秘书,又是他的二

    赵力,黄凡两个靠着走后门,溜须拍马才在公司里干事的下三滥,因为看不惯我初来三个月就受到公司表彰,一直看我不顺眼。

    而他们的报复也跟他们的人品一样低劣,他们在中午,趁着所有人午餐时,将一个保温水瓶和一张纸条放在了张的办公桌上。

    瓶里面是他们污浊的,纸条上歪歪扭扭的写着:“我爱你张!王明。”

    劣质的诡计,却很有效。而我也许是一直以来只会读书,所以面对气势汹汹的张时,我只能沉默以对。

    过了几天,这次事件慢慢平息了下来,只不过现在所有的同事都对我敬而远之,我每天也只是沉默的重复着上班——回家——上班的生活。

    “呼!”我倒在上,又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因为气愤而让小脸通红的张,看上去那样可爱。

    黑白的职业装将傲人的身材包裹的严严实实,一对雪因为激动而在衣服地下不安的跳动着,脸上又有火辣辣的感觉传来,我却觉得无比兴奋,双手不停的动着我的分身。

    “啊、啊、”我幻想着蹂躏着张房,用食指和拇指动着张头,用我的大巴狠狠的着她的淋漓的道。

    “啊、啊、啊---”荤白的了出来,我却仍未足。

    又过了几个月,到了1月1号,公司里要举行元旦晚会,同事们都在兴奋的讨论着,只有我默默的坐在办公桌上。

    “啪!”一登文件扔在了我的桌上,是赵力和黄凡!

    “嘿嘿,变态佬,这是我们整个组要做的工作,反正晚会要有舞伴才能参加,你又去不了,干脆帮我们做工作算啦!”看见我沉默的点点头,他们俩才满意的走了。

    晚会在五星级宾馆举行,今晚整栋大楼只有我一个人,保安只有巡视大楼周围的权利,没有通知是不能进大楼的。

    “滴滴,滴滴。”手机的铃声将我叫醒,我竟然不知不觉中睡着了,打开手机,是我妈给我打的。

    “明明呀,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来呀,我在家里等你回来哈”

    我的父亲早死,我和妈妈相依为命,她和我爸结婚的早,18岁就有了我,现在才4o岁。

    收拾好了东西,我走出办公室“嘻、嘻、”楼上传出了嬉戏声,怎么回事,不都去参加晚会了么。

    我好奇的走上楼,怕有响声,我从消防通道走,越走声音就越清晰,一直到了28楼(总共3o层),我看到是何总经理的办公室里的声音。

    我慢慢的走过去,门只关了大半,我轻而易举的酒将里面的情形看个清楚。

    只见平时显得高雅大气的张穿着黑色的短裙礼服,跪在地上双手各握着男人的,不断的将含在嘴里舐。

    还有个男的站在她身后,将张的黑色礼服缓缓下,出了一对36d的豪

    “哈哈,老何呀,我喜欢的就是这个小婊子的头了,你看还没就自己硬了”说话的人是销售部总经理李建国,他一边着张子,一边若无其事的和其他两个男人聊天。

    “是呀,老何,你这个秘书功夫是越来越好啦,我的那个虽然是混血儿,子都没你这个大。”说话的是外贸部总经理蒋劲涛。

    “哈,大家都是自己人,什么你的,我的,都是大家的”何强盛一边用手抓着张的头发,一边扭动着下身“小货,你说是不是呀?”

    张的嘴巴被两不停的搅动,好不容易,透了口气,立刻的喊:“是,人说的都是的,我就是人们的奴隶。”

    此时,张的礼服已经被完全光,她的白皙的皮肤上面泛着兴奋的红晕。

    李建国将张抱起平放在办公桌上,用手分开张的大腿“兹、兹”用舌头不断的添着张的鲍鱼,而蒋劲涛和何强盛则一人抓个子,毫不怜香惜玉的玩着。

    “噗!”李建国将狠狠的进张道“小货,小婊子,老子要死你!”

    “啊…啊…好大,好烫呀,我受不了了,好哥哥死我吧…”

    蒋劲涛也爬上桌子,蹲在张的脑袋上,张伸出粉红色的舌头不住的在他的门附近,双手则是握住了他的,不停的试。

    何强盛则蹲在张的肚子上,将黑色的大巴伸在张峰之间,用双手狠狠的挤她的那对36d豪,粉头不住摇晃!

    我自出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只见一句雪白的体,下半身立在地上,上半身成9o度弯折平躺在桌子上。

    几个秃顶的5o岁老头一个抓住她的双腿,将黑色的进张道,然后反复的,就像一烧火不停的进出一团粉

    一个秃顶老头跪坐在张部,将巴放在两团丰盈的美中,两只手抓住那两团美,不住的像中间挤,粉头已经充血立,看上去就像要滴出水一般!

    张的头上蹲着一个老头,她的舌头不住的在老头的眼上滑动,舐,发出“渍渍”的声响。

    她的芊芊玉手握着与之毫不想称的黑色,不住的上下动。

    我的双手不自觉的握着自己的巴,在门外就开始了自

    “啊…啊”张疯狂的大喊“要死了,要被哥哥们的大巴差死啦!”

    “小婊子,”李建国一边一边用手拍打着张股“老子死你!”

    “哈…哈”何强盛年纪最大,眼和又受到张的双重刺,已经是忍不住了“啊!”他将强行入张口中,然后就一抖一抖的不断搐。

    大量浑浊的白从张口中出,张那个货,居然用舌头将在嘴周围的舐干净!

    蒋劲涛看了之后,也没忍住,怒吼着将在张雪白的脯上!

    李建国动了几下,用尽全身力气,死命抓着张股,将所有的狠狠的进张道!

    只见张的鲍鱼已经凌乱不堪,黑色的混着,更有大量的从粉红的中涌出,而她雪白的部已经被抓的通红一片,污浊的洒在沟里,房边,头上!而张的在一片红中,仍不住用手指挂着送到鲜红嘴里!

    “老啦,老啦,休息一下。”何强盛气吁吁的坐在沙发上。

    “慢慢来,反正还有时间”李建国则将淋淋的巴放在张嘴里,让她用舌头清理,

    “等下吃几片威哥,老子要草翻这小婊子的眼”蒋劲涛一边抓着张子,一边恶狠狠的说。

    我此时已经坐在门边上的墙角,手里已是漉漉的一片了。

    ----

    出来之后,我飞也似的逃离公司,回到了家,屋里还开着灯,妈妈已经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白皙的颈子歪歪靠着沙发,硕大的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我看见妈妈她嘴角似乎浮现出微微的笑意。

    我看着妈妈红的嘴,脑海里回想起刚才的画面,恍恍惚惚我把手伸向了妈妈的房…

    “呀、”妈妈一下子惊醒了“明明,你回来啦。”

    “我、我怕你着凉,想叫你起来。”

    妈妈微笑着点点头“嗯,回来了,就早点睡吧,妈妈先睡了。”

    我随便应了一声,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上,脑海里一直回旋着雪白的子,粉的鲍鱼里慢慢出浑浊的,还有那张发的小脸,到后来,怎么越来越像妈妈…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叫到李总的办公室。我望着稳坐在办公桌后的李总,不知道如何开口。

    “小王呀”李总似笑非笑的对我说:“昨天你在门外看得很嘛。”

    我如遭雷击“李总、我、我…”

    李总一摆手,将桌上的电脑屏幕对着我,我清楚地看到,屏幕里我一边望着门里的青光,一边将手伸进兜里飞快的抖动。

    “哼!”李总的说:“算你运气好,看到了我们的秘密,正好我们内部需要新鲜的血,给你个机会加入我们『圣灵会』”

    什么?圣灵会?我一头雾水,李总一摆手“总之只要你入了我们圣灵会,你也就可以像我们一样享用无穷无尽的女人,前提是你要献出一个祭品!”

    “祭品?”

    “不错,就是和你有亲密关系的女人,不能花钱找,必须要强迫来祭祀!”

    “这…”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记住,如果你不能奉献祭品或者是敢透这件事,我们就会让你消失!相信我,你远不知道圣灵会的可怕!这几天你就不用上班了,三天后将祭品带到群芳会来,来了就是你的入会仪式,不来就是你的死期!”

    离开公司,我不知道怎么回的家,怎么办?我连女朋友都没有,哪有有关系的女人。

    突然间,我看到头大学毕业时我和妈妈得影,那时是夏天,妈妈她梳了一个披肩发,身穿薰衣草的连衣裙,部鼓鼓的,很细,出的两条大腿却又白又丰盈。

    我不想死!但是就要献出我的妈妈,我大口大口的着气,如果一定要献出我的妈妈,拿我一定要首先得到她!

    回来时,妈妈还在午睡,我摸进卧室,看着躺在上的妈妈。

    因为开着空调,所以妈妈只穿着一件睡衣,被子都没盖,1。7o的身材躺下来尽显无疑,丰拔的酥随着呼吸慢慢起伏,仔细看褐色的晕清晰可见。

    虽然已经4o,但是并不显得肥大,这时,妈妈翻了个身,将硕大的玉完美的展现在了我的眼前,我再也忍不住了,几下光了衣服,扑在妈妈得身上,将她的睡衣整个扯掉!

    “呀,明明,你干什么?”妈妈惊醒后,惊恐的发现已经被我住。

    “妈妈,对不起!我知道你最爱我了,所以你救救我,救救我吧”我疯狂的轻吻着妈妈得体。

    “呀、啊,你、你说什么、、”

    我用食指不住的抠妈妈她透的,那茂密的,肥大的黑色的,很快,我的手指就润了。

    “啊、嗯、”这是妈妈只能像一个求不妇一样,不断的声,我的手指越动越快,妈妈得声音越叫越大,终于涓涓细汇成了一条浊大河!

    眼看时机成,我抬起妈妈得两条大腿,用已经硬的发紫的大吧慢慢的在妈妈得口边上磨,然后后用力,扑哧一声连进入妈妈得小

    “啊…”此时妈妈已经双眼离,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声和喊叫,我放下妈妈的大腿,抓住妈妈的两个大子,一边玩,一边用力着妈妈的小

    而妈妈则是发出让人疯狂的靡靡之音,然后不自觉的抬起股,我的

    由此可见,我这旷年未尝味的妈妈,已经憋成了一个一刺就发妇!

    我时而用手推着妈妈的子,让褐色的头慢慢向上聚拢,时而用掌心去抓,用舌头去,在中,我居然尝到了一丝味!

    妈的!这头货发情发到出了!

    我兴奋的捏着妈妈的部,只见几丝白色的体从头中出,我用舌头慢慢的着,下身却愈发用力,用大巴狠狠的慰劳着守寡多年的母亲!

    黑色的巴在褐色的道口一进一出,两片肥大的想花瓣一样包裹着我的巴,不住有浑浊的体从道和隙里出。

    我和妈妈已经浑身是汗了,各种体混在一起,形成了最好的催情药物,我用力冲刺着着妈妈。

    妈妈她忘情的叫喊着:“啊…吧,死我吧,啊,好呀,不要、、不要停呀!”

    看着妈妈已经彻底放开了,我也更加卖力的着,妈妈的雪白丰盈的房上,已经被我捏出了鲜红的印记。

    我饥渴的着妈妈的嘴,将妈妈的唾过来,舌头也过来,仿佛就要和妈妈二为一了!

    终于,头上一阵一阵的快,让我感到无比的刺“啊!”我忍不住了,将积攒了22年的全部进妈妈的小里,那个生我的地方!

    我将缓缓的拔出,噗的一声,一滩污浊的从妈妈的里汹涌而出。

    只见一个身材丰腴的少妇,头发散,脸上红未退,嘴角边尽是唾的痕迹,两个36c的丰是红痕,还有牙齿的咬痕。

    褐色的头边还有白色的体,下体茂密的森林像是地震了一样,杂乱不堪,污浊的白四散而开,肥大黑色的两片不住分开,从里面出更多

    着气爬到妈妈的头边,将漉漉的头放在妈妈的嘴边,妈妈两眼无神,下意识的张嘴用舌头来清理我头上的痕迹。

    不久之后,我又兴奋起来,房间里又响起妈妈那似是哀哭,似是欢喜的呻

    ----

    三天后,我带着妈妈来到了群芳会----这座城市里最大的娱乐城。

    在这三天里,我疯狂地蹂躏着妈妈的体,我不仅天天用巴将妈妈的得白浆直

    还将妈妈的眼开了庖,后庭的肠壁暖暖的,紧紧的包裹着我的巴,让我疯狂的对着妈妈的菊花冲刺,

    呵呵,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短短的几天里,我的人生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也许我本就是这样的人渣,只是以前本没有暴漏罢了。

    门前的一个前台在听到我报出李总的名字后,将我带入了顶层,一路上妈妈只是沉默的抓着我的手,紧紧的跟着我,她已经放弃了,再被我蹂躏后,放弃了自己的思维。

    到了顶层,侍者让我自己走,出了电梯,顺着走廊,我来到了一个大门前,漆黑门面,上面用铜,银,金混雕塑了一张狰狞的魔脸,两个眼珠用的是碧绿的翡翠,绿幽幽的让我感觉像被恶鬼盯上了一般。

    推开门,里面的场景让我目瞪口呆。只见在足球场一般大小的场厅里,有十几个赤身体的男人,更有几十个一丝不挂的女正在为他们服务,空出来的几个女人都各自卖力的跳着舞,顶上悬挂着十几个灯球不住的放出赤,绿,蓝这几种阴暗的调。

    整个展厅密不透风,双眼所见尽是让人血脉贲张的画面,双耳所闻尽是靡靡呻

    这时李总看到了我,他一把把正在给他添巴的女人推开,拿起话筒说:“诸位,那个站在门口的就是我们圣灵会今晚要加入的新人,王明!他的身边的就是我们今晚的祭品,也就是王明的妈妈!”

    说话间,几个男人走来拉着我的妈妈,将她带到场地中央,四周尽是兽大发的男人,我的妈妈就像待宰的羔羊一样蹲在地上,瑟瑟发抖。

    我仔细看才发现,场地中央有一个底座,上面有两条铁链镣铐,正对着的顶上也有一个铁盘,有两条细长的铁链垂下。

    叮、叮几声,我的妈妈的四肢都被拷上,此时妈妈的双手被迫向上伸开,整个人呈现一个大字型。

    我预感到今晚会发生的事,只让妈妈穿了一件连衣裙,内衣内都没穿,现在妈妈被迫伸长四肢,部的拔尽显无疑,连下身密处的也若隐若现。

    这时四周的氛围愈发高涨几十双狼一样的眼睛狠狠地盯着我的妈妈,像是用目光就要把她撕碎,然后在生活剥!

    李总狂热地喊着:“现在,献祭开始!”话音刚落,就有数个男人撕扯着妈妈的衣服。

    我只看到妈妈幽怨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视线就被无数的男人遮住像是一艘小船彻底淹没在了巨当中。

    李总搂着我,对我说:“很好,小王你今天还有最后的任务,在这之前,你就先享受一下吧。”

    说着,一个18岁左右的女孩像我走来“她是陈科长的女儿陈芷兰,年纪虽然不大,添巴的技术确是数一数二的,就让她先带着你吧。”说完,李总也急不可耐的朝我的妈妈跑去。

    陈芷兰对我微微一笑,缓缓下我的子,将我已经充血肿大的巴慢慢含在口中。

    “啊!”我如遭雷噬,下的这个女孩舌头冰凉似水,忽上忽下,舌尖在我的头边不断的打转。

    我仔细看着她虽然她的部不大,但是如花蕾一般含苞待放,两个头更是粉无比,洁白的身体如同名贵的绸缎一般,摸上去滑不留手。

    我将手往下伸进芷兰的旁,她的身子一抖,随即用更猛烈的攻势着我的巴,我的手摸着她的壶附近。

    芷兰的不像我妈那么多,那么,摸起来感觉细细的,而且只有蒂上有那么一撮,不知道是不是得多了,跟我妈一样一翻就开,里面已经的一塌糊涂。

    “咗、咗、呲、兹…”芷兰用嘴巴将我的巴整个包进去,居然是深喉!

    我感觉就要受不了了,这时,另一双手伸过来,用金丝将我的除狠狠的住,我一看,居然是羞辱过我的张

    “好人,你现在可不能哦…等下还需要你用巴进行最后的仪式。”

    说话间,曾经正眼都不看我的张,居然将她那对36d的豪凑到我的嘴边,双手更是不住的抚摸着我。

    我看着脸上像是开了两朵桃花的张,恶向胆边生,狠狠的扇了张几耳光“货,不是说我再碰你,你就要废了我么,你这个婊子在嚣张呀!”

    “啊、好人,我错了,我是婊子你饶了我吧。”看着张被我边扇耳光边求饶,我转换了目标,将她的两个大子捏住,捏住她已经起来的褐色头,用力拉扯着。

    “啊…好人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我充耳不闻,时而着张的两个豪,时而拉扯着张头,我更是让张把舌吐出来,用牙齿撕咬着张舌,疼得她大呼求饶。

    而陈芝兰也吐出了我的巴,像是添冰一样,从我的卵蛋添到头。

    就在这段时间,我的妈妈的衣服已经被扯下,一只手都无法抓完的大子垂在口,碗口大的晕已经微微发红。

    房顶端矿泉水瓶盖那么大的头已经豁然立,身洁白如昔,虽然因为生过孩子,已经不再苗条,但是却不肥胖,看上去丰盈结实,让人更有望。

    股倒是因为生产而格外的肥大,白花花的部让看了就想要去征服,去蹂躏,处森林茂盛,要趴开之后才能看到黑色的,看上去那么污秽,

    那些男人的手不住的在我妈的脸上,腋下,子上股上,里,上乃至于将手指进我妈的鼻孔,嘴巴,门,无所不用其极。

    在野兽般的息中,终于有男的抱住我妈的部,将筋脉毕现的巴狠狠地进我妈的里。

    “啊…啊…”我妈在这种情况下,只有绝望的声发出她周围男人更强的兽

    在我妈身后的男人也不甘示弱,往巴上吐了口口水将妈妈的粉翻开,出褐色的眼,眼周围还有密密的黑,噗嗤!

    黑色的巴狠狠地入褐色的眼,不断巴带出一轮一轮的肠

    “哈哈。”一个男的兴奋的大喊:“这个婊子居然还有水!”说着,用双手往子上一挤,白色的体从大头上薄而出,溅的前的男人们一身。

    围着我妈的男人们更加兴奋了,不住的用嘴,用手,用巴去接触我妈的每一个部位,原本白皙的体现在是红色的痕迹。

    妈妈的腋下本来还有一撮黑,却被已经疯狂的男人用嘴,用手全部扯掉。正在着我妈妈的的男人,忍不住将滚烫的进我妈的体内。

    浑白的还没有完,已经有人急不可耐的了进去,噗嗤、噗嗤!妈妈的身体不断的被前后夹击,污浊的到后来已经是随着,从,从眼间歇出!

    被疯狂轮的妈妈只剩下最基本的快,嘴里无意义的声着,身子不停的抖动着,两眼已经无神的望着天上,就算被人用手扇耳光,扇房,也毫无反应。

    轮一直在持续,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进了妈妈的体内,更多的将白色的像我妈妈的房,股,小腹,用着她的两个的男人,了一个,就又来一个,妈妈的房已经没有了水,但任然被狠狠的捏着,添着。

    我的巴被张和芷兰的越来越硬,却因为巴的部被扎住,根本不出来,我也疯狂的吼叫起来,用手将张子扯得完全变形。

    就在这时,随着李总最后一个把进我妈的眼,围着我妈妈的人散开,张和芷兰也停下了

    “祭祀的最后一刻!”李总兴奋的叫着“由祭品的儿子将最后入祭品的体内!”

    我被他们拉到了妈妈的面前,此时我才看到妈妈现在的样子,头发已经完全的散,脸上都是红彤彤的指印。

    房上布了红色的伤痕和白色的牙印,已经完全翻开,一团团的不住的往下眼也已经无法闭。

    黄白色的浊随着空气不断的出,发出哧、哧的声音,从颈部以下全是抹得,而妈妈则已经完全失去思考能力,只能无力的发出“啊…嗯…”的呻

    我抱住妈妈,将已经解下金丝的的妈妈的,双手握着涂房。

    我烈的抖动着,在妈妈的里搅动,我感觉到处都是黏黏的,妈妈的里的壁上全是

    我仿佛在了一团酪里,我望这妈妈失神的双眼,心理逐渐没有了愧疚,没有了胆怯,我就像被梦魇包住一样感觉不到感觉。

    我就这样抱着妈妈,着妈妈,我在恍惚中想着,就这样一直下去吧…

    “额…啊…”早已等待了许久的子疯狂的冲向我妈妈的自宫,我了,妈妈仿佛也回过了神,眼泪从她的眼角划过,我伸出舌头将妈妈的眼泪添干净,周围的男人们又吼叫起来“祭祀完成!”

    “圣灵不灭!”疯狂的声音包围了我和妈妈,我趴在妈妈被吊起的身体上,意识慢慢失去,就像是做梦一样,梦中我看到了一只魇兽冷冷的注视着我,我失去了意识。

    ----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我才慢慢的苏醒,醒来的一瞬间,我只感觉到浑身上下仿佛刀削般的疼痛。

    “你醒啦”说话的人是现在的白莲教的无当老母----方华“你才刚刚完成无相身转身秘法,等过一会就不痛了”

    我听了大惊失,慌忙撑起身子,果然!我的头发已经垂到肩膀,而我的部赫然多了两个巨大的团!

    再看看下面,我的巴也如同方华一样,变得又大又,而且仿佛感应到了我的目光,我的巴它一下子狰狞着起,笔直的树立在小腹上!

    “呵呵…年轻人就是精力充沛了,才刚改造完就这么精神了…”方华地望着我,还伸出粉红的舌头她的嘴

    “你把我的身体怎么样了!”才开口我才惊恐的发现,不止是身体,我连说话的声音都变成了尖细的女声!

    “当然是把你变成了我这样,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这副身体不老不病,不知道有多少人抢着变成这样了。”

    我无语的摊在上,难道这辈子我都要一直这么不男不女的活下去了,我的人生从现在开始就走到了尽头么?

    “你不要胡思想了”方华安慰着我说“只要在进行最后的封圣仪式,你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我的唯一继承人,到时候天底下的荣华富贵你可以尽情的享用一世!”

    “荣华富贵?”我呐呐自语到

    “对!以现在方氏企业的财力,加上我白莲教隐藏在各地的权利,物力,人力。只要慢慢筹划,就算是要复辟当皇帝也不是不可能!”方华兴奋地对着我说“我白莲教隐忍年,积蓄至今,就是为了重掌大权!到时候,我就是皇帝,你就是太子!”

    “皇帝、太子?可是我只想一切恢复到从前!我只要普普通通的活着!”我突然像着魔一样,抓着方华大叫着“你把我变回原来的样子!我不要当什么太子,不要当什么无当…”

    “呼…”方华只是对我吹了一口气,我就又慢慢失去了意识。

    “哼”方华恶狠狠地说道“等你完成了最后的仪式,无上圣王自然会改变你的想法,现在那就好好的歇着吧。”

    仿佛间,我又进入了梦里,依然是一道巨大的黑影,只是此时它蹂躏得对象不再是我的妈妈,而是我!我的菊花被一股巨力撑开,一股黑影马上捅了进去,同时黑影化出一对大手对我的子极近挑

    “啊…啊…”我忍不住叫了出来,而黑影对我眼的却越发凌厉,黑化的大手也捏着我现在海碗大的巨苦不堪言。

    我只能无助的叫喊着,我的随着黑影的,变得更大更硬,只能痛苦的摇摆着。突然间我与黑影绿幽幽的眼睛对视,刹那间我的脑袋像是爆炸了一般。

    “啊!”我惊醒了过来,却发现自己回到了群芳会的顶楼,依旧是昏暗的灯光,然而不同的是,这次周围只有比上次多了数倍的男人,一个女人都没有!

    “新的圣母已经苏醒,仪式开始!”说话的是方华,此时她赤身体,只是右手拿了一权杖,镶嵌了一颗比金银铜门上的绿眼还要大数倍的绿球!

    “今威大言,法轮回转,圣母降临,以摧诛魔,空明家乡,无当老母…”

    随着方华不断地念出咒语,法杖上的绿球绿芒越来越盛,我赫然发现,在绿芒的照下,周围的男人的也变得越来越大。

    “吼!”在怒吼声中,所有的男人都对我冲了过来,我却在绿芒的照中失去了反抗的力气,只得任凭他们为所为。

    “啊…不要,不要抓那里!”

    一个男人冲上来就握住了我已经坚硬立的大吧,他一边用手不断的动,一边还用嘴巴去我的处。

    顷刻间,我的大吧的丸,头全部都被狂热地男人们着,舐着,而其他的男人则对我的其他部位发动了攻击。

    他们有的将我的手抓住放在自己的巴上,丸上,有的将我的头发捧起,用舌头去,用我的头发去着他们的巴。

    有的兴奋地抓着我的子,捏着我已经凸起的粉头,用舌头去我的头,用巴去我的房,有的则是盯上了我的股,我感觉我的股被好几硬邦邦的巴顶着!

    终于,有的男人忍不住将不断变大的进了我的菊花,扑哧,十几厘米长的没入,那个男的兴奋的着。

    “好呀,新圣母的菊花好暖和,好紧呀,啊…我的巴被包着好舒服呀!”

    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我心理万分不情愿,可是随着他们的前后夹攻,四面围攻,我也兴奋了起来。

    “啊…啊…我的眼被你们得好深呀,啊…不要用舌头添我的巴啦,受不了啦…”

    伴随着方华靡的咒语,我逐渐沉在了的快之中,不断有男人在我的菊花里,不等掉在地上,另一滚烫的又迫不及待的了进来。

    我整个人被迫9o度的向前弯折,嘴巴里进去了至少3跟黑的巴,他们将巴在我嘴里不断地搅动,我只能发出吱唔的呻,从而起了他们更强的望。

    噗!又一个人在了我的子上,我的子因为身体成9o度弯折而下垂,这让本来就硕大的子显得更加巨大。

    不断有人把污浊的在我的子上,渐渐的房上的慢慢往下滑,汇聚到头上,将本来粉头染的白浊一片。

    “唔…”嘴里的巴将了出来,还没等我吐出去,又有两大的了进来,生生的我将嘴的了进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头发上,眼睛上,鼻子上,嘴巴里,背上,房上,股上,眼里甚至是我的巴上都被

    此时,如果从上方观看,就会看到在一群男人的中间,有一个身材人的妇,她的浑身上下全部都洒,头发和皮肤原来的颜色已经看不出来了,只能勉强分辨出五官,嘴巴里随时含着三以上的眼里时刻被两以上的着。

    而她因该是道的地方却长了一一尺长的大吧,就连这吧也被男人们着,舐着。

    “啊…”我终于也忍不住,巴一阵颤抖,头口出了大量的,讲一个正在添我头的男人

    只见这个男人更加兴奋,用舌头了添,居然用手把脸上的挂下,全部吃了进去!

    我的大吧已经了一次,可是任然没有被人放过,又有两个人过来抓住我的巴,用手给我上下动,用嘴去将我的头里剩余的几丝添出!

    扑哧、噗嗤、噗、噗噗!不断的响起的是的声音,我都不知道身上被多少人过了,眼里黏黏的全部都是,我的腹部一阵动,噗…发放了一个,一大团的黄直接从门里发出来!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我的周围终于在没有男人站着了,失去了男人的支撑,我直接倒在地上,地上已经积起了厚厚一层,连同我身上的污浊白,此时的我就像是真正的白公一般!

    咒语声停止了,方华走到了我的面前,她举起法杖,上面的绿芒大盛!我顷刻就失在了绿茫之中!

    ***作者后记***

    我是谁?哦对,我是最新一代的白莲教的无当老母,我要将白莲教发扬光大!首先,我要做的就是用我的身体去布施,用我的身体去引导那些失的羔羊,来吧,凡人们呀,将你们的进我的菊花,让我带你们进入极乐!

    (全文完) wWw.gUGExs.COm
上一章  禁乱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全本小说《禁乱》是由作者笔趣阁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热门小说。更多类似禁乱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禁乱TXT下载的章节魔窟魔语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