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儿不可能是魔王最新章节第两百一十一章剧情开始;不可逃避的命运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女儿不可能是魔王 作者: 纯洁的小面条 时间: 2016-8-31 
第两百一十一章剧情开始;不可逃避的命运
    罗莎夫人统御都柏林已经多年,在各方面都有着丰富的经验。而每年必然举办的骑士大赛自然也是如此,整个比武场非常的巨大,大概有数个足球场大小。而这巨大的比武场都被木栏围住,木栏之外就是兴奋无比的平门们以及观察潜在对手的骑士们。辛洛斯作为观众,自然也是被拦在木栏之外。

    只不过,不管是辛洛斯本人还是他肩膀上兴致的爱丽对此都没有丝毫意见。

    比武场上,克劳玖反手握住了背后的巨剑,脸上是跃跃试。从神罗到都柏林,她这一路行来除了传达老师的命令之外,也空挑战了各地的高手,结果却是大失所望。

    此时交通不畅,信息传递迟缓,能在一地称雄的高手自然是有着真材实料的。可是对克劳玖来说,那却是远远不够的。各地的高手们,其中不乏能战胜她的强者,但是却始终无法给她带来那种不可战胜的感觉。她的力量已经停滞太久了,她需要的是一位真正的高手,能给她带来致命威胁的对手。

    举手投足之间,就能让她浑身发炸起,只用一个眼神,就能让她全身的细胞发出悲鸣,仿佛下一刻就会如同一只弱小的虫子一样被碾死的强者。

    不过那样的强者实在是太少,除了自己的老师卡玛之外,克劳玖至今未见过其他这样的剑术高手——王都的皇家骑士团或许曾经有。可惜他们在那个血夜之中已经全军覆没了。

    不过很幸运,她今天竟然真的找到了,在爱尔兰这样的偏僻地方找到了。克劳玖反手握住了背后的大剑。蓝色的眼眸中是兴奋的光芒:“扎克斯。斯特莱夫,很高兴向您挑战。”

    而沉默的毕斯马尔可也拔出了间的魔剑,沉声道:“德斯蒙德骑士,毕斯马尔可。瓦尔德施泰因。”

    互相报过姓名之后,两人身上同时闪烁起冰蓝色的怒气,克劳玖也不废话,只见少女娇喝一声。怒气闪烁之间一脚踏碎了脚下的土地,已经携着千钧之势向着毕斯马尔可冲来。

    毕斯马尔可深一口气。在冰蓝的怒气影响下,周围的温度猛地下降了几十度,明明是夏季的末尾,却仿佛突然进入了严冬一般。砭人肌骨的寒风吹起,让人忍不住瑟瑟发抖。

    克劳玖去势极快,还没等毕斯马尔可将温度降到最低,蓝色的身影已经来到了骑士的面前。和那少女的外表截然不同的是,克劳玖走的却是刚猛的路子,蓄势已久的大剑携着无匹的威势快速的斩下,过快的速度使得整把大剑都化为了白色的匹练,在围观群众的目光之中留下了一道刺目的白光,恍惚间。大剑却已经来到了毕斯马尔可的脖颈之前。

    锵!。。。

    “呀,扎克斯怎么这样,这不是要他的命么。”梅洛普不懂剑术。而作为魔女,眼力自然要比普通人好上许多,看着克劳玖毫不留情的斩向毕斯马尔可的脖子,顿时惊呼出声。

    而看到周围的骑士们——尤其是辛洛斯脸上那淡然的表情时,小女仆好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小脸涨得通红的她赶忙低下头去。不敢看辛洛斯的表情。

    啊啊啊啊啊,丢死人了!梅洛普。你怎么在梵卓先生面前。。。这样以后还怎么有脸见他啊!

    辛洛斯疑惑的看了一眼突然害羞起来的梅洛普,旋即继续将目光投向比武场之中。克劳玖的剑势异常凶猛,如果对于别人来说自然是无比的危险,但是如果对手是手持魔剑的毕斯马尔可的话,那么辛洛斯现在所关心的,就只是这女孩能撑多少招了。

    辛洛斯的武艺简直可以和爱丽的毅力相提并论,在他的眼中,比武场之中的那两个身影,如果不使用路径预知的话,就只是两团模糊的光影。只有通过那清脆的金属击声,以及不断散落的冰屑才能勉强确定两人的位置。

    毕斯马尔可到底还是留手了。

    冰霜,鲜血,恶。这三者相加才是魔剑真正的威力所在,那天混战的时候,正是毕斯马尔可启用了魔剑的全部力量,这才能势如破竹的将对方击败。而现在的骑士长,很明显只使用了冰霜的力量。

    并不是说冰霜就比其他两种力量弱小,而是相比起其他两种力量,冰霜的效果要和缓的多,直接伤害也要低的多。与此同时,克劳玖的怒气很明显也是偏向寒冷,对同样是寒冷系的冰霜有着很强的抗

    如果三种力量同时使用的话,双方手的第一击,克劳玖就会落败吧。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虽然剑术明显差了毕斯马尔可不止一筹,但是靠着怒气的支持,靠着毕斯马尔可的放水,克劳玖还能跟毕斯马尔可打的有来有去。

    “哇,那个大姐姐好厉害。”肩膀上的爱丽却是不知道这些的,在她眼中,用起怒气的毕斯马尔可骑士长可是需要其他骑士联手才能对抗的恐怖人形暴龙,但是眼前的少女却能靠一己之力和他打的不相上下,这可是阿瑞安赫德姐姐和玛丽安娜妈妈也做不到的事情。

    对于爱丽的惊叹,骑士们纷纷微笑以对,而辛洛斯也是摇了摇头,却不曾说话。

    “爸爸,爸爸!”嘴里咬着烤青蛙,爱丽摇晃着小短腿,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变得异常兴奋起来:“爸爸,我也要变得和那个大姐姐一样强哦!”练武从来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除了天赋之外,毅力也非常的重要。对于爱丽的毅力,辛洛斯不予置评。可是正当辛洛斯想要回答自家女儿的时候。某个混球又跳了出来。

    【你的女儿向你倾诉了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长者,你自然可以一笑置之。也可以借此鼓励她。一切都取决于你的判断,你默默地抬起头,看向了那散发着无穷光辉的太阳,借着被太阳闪到眼睛的借口,眼前浮起了点点泪花,回忆起了那无数个在假里被着去学习钢琴的痛苦经历。】

    【1。会的。】

    【2。你还是像女孩子比较好。】

    【3。不回答。】

    辛洛斯心中微动,过去的日子虽然苦涩。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却别有一番乐趣。当记忆经过岁月的层层筛选。蒙上了一层古旧的黄之后,哪怕是痛苦的过往,似乎也变得让人唏嘘起来。

    这时,场中的两位骑士打的越发烈。在怒气的加持下,空无一物的比武场中开始扬起阵阵黄沙。辛洛斯左手伸入爱丽的裙中,抓住了她光滑幼的大腿,赶忙退后几步避开了那面而来的沙子。而看到身旁的梅洛普仍然是呆呆愣愣的,也赶忙拉住她的小手,往后退了几步。

    “嗯,我家爱丽一定会成为最厉害的人的!”

    “嗯!”听到爸爸的鼓励,爱丽笑着眯起了眼睛,点了点小脑袋:“爱丽会努力的!”

    努力的话。还是算了吧。

    【爱丽的自尊提高二十,武力提高二十,魅力提高二十。】

    继续将目光投向了比武场中的辛洛斯却没有注意到。身旁那低着头,握着自己手的神明小姐那已经像要烧起来的粉颈。

    他,摸我手了。

    。。。

    很可怕的人,就剑术而言,已经十分的接近老师了。。。不,和老师靠着时间堆积而成的剑术不同。这才是真正的人类强者该有的姿态。凭着几十年的时光,靠着脆弱的身体。硬生生的将剑术推演到这种境界。

    锵!又是一阵全力的撞击,被击飞的却是双手握着巨剑的克劳玖。只见她双手握住剑柄,勉强支撑着自己站立起来。少女吐出一口浊气,而口而出的却是一口凝而不散的寒气。

    不仅仅是剑术,怒气修为也十分的可怕。虽然并不是灿烂的金色,但是这种凝练的冻气,就算对上曜骑士也相差不大了。她的怒气本就偏向寒冷,但是面对着来自他的怒气,却也只得节节败退。而到了现在,对手的怒气已经侵入了自己的身体,不仅仅是四肢和关节,就连体内原本圆润自如的怒气也变得无比的晦涩,将近停滞。

    这样的强者,怎么会出现在爱尔兰这样的小地方?还在一位不知名的贵族手下充当骑士?

    克劳玖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这是她此生遇见的最强对手。卡玛老师强则强矣,但是面对克劳玖的时候,总会下意识的留手,根本无法给她突破应有的压力,而这位,却绝对不会这样!

    蓝色的眼眸一凝,无视了怒气在体内奔驰时的痛苦,克劳玖死死的盯着毕斯马尔可,再次站了起来。

    “我承认,你很强,强到我几乎只能仰望。”心底认输,便已经输了一半,这样的道理克劳玖自然知道,但是她仍然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克劳玖左手怒气握住了剑柄,将被魔剑斩击的坑坑洼洼的巨剑高高举起:“但是,我是不会就这么认输的,尝尝这个吧!”

    白芒一闪之间,双手握着巨剑的克劳玖已经将全身的怒气注入了自己的武器之中。而短时间之内承受如此强大的怒气,对于巨剑来说无疑也是一个巨大的负担,但是克劳玖却完全不管这些。少女低喝一声,和初始时那样,携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向着毕斯马尔可冲来。

    “超。。。”

    “这样的招数,你还驾驭不了。”毕斯马尔可一眼就窥破了克劳玖的虚实,此刻她体内被魔剑的力量渗入,冰霜的力量正将年轻的身体一点点导向永眠。短时间之内有她自己的怒气压着还没问题,可是如果她体内的怒气全部消耗完毕。。。更何况,看她那颤抖的双手,眼前的招数根本不是现在的她能完全驾驭的。这样的她,只会自取灭亡。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少女如此的疯狂。哪怕拼着死亡的危险也要向自己挥剑?变强的道路有着无数条。挑战强者只不过是其中的一条泥泞的小路罢了。毕斯马尔可不知道少女的想法,但是如果这个少女夭折在这里,那就太过可惜了。

    “结束了,死亡之握!”

    心中惋惜的同时,毕斯马尔可也打定了主意。不再留手的骑士长向前张开了自己的左手,缓缓握紧。这无意义的动作此刻却产生了奇妙的效果,在群众们不可思议的眼神中。本来向着骑士长冲来的克劳玖,现在却好像突破了空间的限制。围观者们只觉眼前一花。而下一刻,克劳玖却已经出现在了骑士长的身前。

    不仅是旁观者们,就连克劳玖自己也显得有些莫名其妙,再呆滞了一刹那之后。才想起来继续向着施展自己的招数,只听巨剑的剑身处发出一声机括的轻响,整把巨剑就开始四散分裂开来。而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两人的距离实在太短,还没等到巨剑完全展开,闪烁着三光芒的膝盖已经狠狠地撞在了克劳玖的小腹上。

    冰霜、恶、鲜血三种不同的力量同时涌入克劳玖的身体,撕开了那薄弱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护身怒气,猛烈的在克劳玖体内爆发开来。骑士长自然不是想要杀克劳玖,明明是同源的三种力量。在骑士长微的操作下,却猛烈的碰撞起来,互相抵消着。一起化为了虚无。

    克劳玖只感觉腹间一阵剧痛,浑身的怒气都好像被击散了一般。蓝发的少女捂着自己的肚子,再也无力挥动手中的巨剑,缓缓跪倒在地。而直到此时,巨剑的变化才终于完成。六把小巧的长剑散落在主人的周围,却已经无法帮她挽回胜局了。

    毕斯马尔可。完胜!

    。。。

    当你掌握了无尽的权利的时候,你也获得了无尽的痛苦。

    康拉德不知道说出这句家训的祖先是出于什么心理。但是此时此刻,他是无比赞同这位先祖的。

    如果他生在普通的人家,也就不会面对着这几十年不间断的阴谋诡计,从而硬生生的将本就不好的身体彻底拖垮,而这几年,更是连都不能下了。反过来说,要不是他生在帝国顶级豪门萨利安家族,各种名贵的药物毫不吝啬的灌下去,从小身体就不好的他,也不知道能不能熬过童年。

    得失之间,真的不好界定。

    脸色苍白的神罗总督颤颤巍巍的坐回了自己的宝座上,而忠诚的仆人们立刻为他端上了魔法师秘制的药水。盛放在洁白无瑕的瓷器中的药水漆黑无比,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恶臭。而这令人厌恶的东西,现在却是他赖以保命的东西。康拉德心中无比的伤感,却还是在仆人的服侍下,将这苦涩的体一饮而尽。

    本来调养了一年多,身体总算有了些许起,就不顾管家的意见,强行主持了这次的秋收祭,想给底下那些逐渐不安分起来的公爵一点颜色看看。为沙奈朵铺路的同时,也让他们知道,谁才是神罗的主宰!

    他成功了,他成功的收获了那些公爵惊讶的眼神,以及苍白的脸色。但是也仅此而已了,而他付出的代价,却要比这收获大的多。

    他的身体真的是不行了。

    没有任何宫廷医生和重金请来的魔法师曾经对他这样说过,但是作为一名老人,他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一点。不是年轻时那种短暂的病痛,他的生命,真的是在倒计时了。

    不过对于常年绵病榻的他来说,死亡也许更幸福一些。老人抬起头,浑浊的眼睛呆呆的注视着城堡顶部那些繁杂华丽的纹饰,心中闪过无数或熟悉,或陌生的画面。

    他已经老了,这辈子他曾经笑过,哭过,有心爱的人,也有憎恨的人。父亲死后,他独力执掌神罗数十年,可谓是阅尽了人间的繁华。到了这个年纪,除了默默的等待死神的到来之外,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了。

    唯一放心不下的,大概也只是沙奈朵了吧。

    想起自己那个如同小白花一般害羞而可爱的妹妹。神罗最有权势之人如同一个普通的老人一样,是褶子的脸上出了些许微笑。

    总督招招手,示意侍立在侧的老管家过来:“我的朋友。告诉我沙奈朵最近的事情吧。。。你总是说担心我的身体,不让我过多的心,可是沙奈朵是我唯一的妹妹。。。你上次说到,沙奈朵到了都柏林是吧。。。嗯,都柏林,那不就是罗莎那个小丫头的领地吗?罗莎,也是好多年没见面了。。。”

    老人总是怀旧的。说是想要知道沙奈朵的情况,总督自己却絮絮叨叨的。自顾自的陷入了回忆之中。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而知晓他脾气的老管家却始终弯着,等待着他。

    “抱歉,我走神了。请继续说吧。”

    “是的,老爷。”年纪同样不小,但是仍然打扮的一丝不苟的管家从怀中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开始翻阅起上面的记录。

    “。。。沙奈朵小姐到达都柏林,并且参加了蝴蝶夫人举办的舞会,只是舞会上。。。那位子爵跳上了桌子,大声喊道:“我要创立一个骑士团”。。。”

    总督闭着眼睛,聆听着管家的叙述。当他听到沙奈朵差点哭出来的时候,老人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拳头。甚至指节都泛起了白色。而听到子爵如此拙劣的为自己的妹妹解围,老人却摇了摇头,出了自嘲的笑容:“沙奈朵始终是要长大的。雏鹰总是要飞翔的。罗莎的本意也是好的,有她在,局面一定不会失控。。。唉,那个子爵倒是有点意思。”

    管家默不作声,直到主人评点完毕之后才继续念道:“沙奈朵小姐将使徒十字赠送给子爵的长女,而那位子爵长女也将自己的发带作为回礼赠送给沙奈朵小姐。”

    作为管家。是不应该在向老爷汇报的时候带上自己的个人情绪的,因为那会影响主人的判断。而当读到这里的时候。老管家的声音却微微颤抖了起来。他在萨利安当了几十年的管家,自然知道使徒十字是多么贵重的圣物,而沙奈朵小姐竟然就这么随便的送给了一个子爵的女儿。

    如果是送给其他总督的子女也就罢了,可偏偏只是一个小小的子爵。如果这件事被旁支的其他族人知道了,也不知道会闹出多少事来。当时为了获得使徒十字,萨利安家族所付出的代价,就算是现在想起来,老管家也是心头滴血。

    而神罗总督同样也是眉头紧皱,不过总督的魄力确实远超常人,总督摇了摇头,似乎不打算追究这件事了:“就凭他帮过沙奈朵,就值这份礼物。就算旁人知道了,那又如何?送出去的礼物,难道还要收回来吗?双头鹰难道连这点器量也没有?”

    这番话与其说是说给总督自己听的,倒不如是说给管家听的。总督是如此的爱护沙奈朵,自然而然的,对那位维护沙奈朵的莽撞子爵也相当的有好感。老管家不回答,他深了一口气,继续念道:“。。。布里塔尼亚总督次女索玛利娜小姐邀请沙奈朵小姐出去游玩,无意之间发现了那位子爵送给沙奈朵小姐的情书。。。小姐似乎非常生气,和索玛利娜吵了一架。。。后来就索玛利娜小姐所说,那封信写的热情洋溢,像是出自大师之手。。。因为北海战事的缘故,艾伦总督担心路上出什么意外,所以让沙奈朵小姐等战事平定了再动身。。。”

    汇报尚未完毕,却不得不中断了。

    像是一只炸了的狮子,一改方才的平和,原本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的老总督却站了起来,他猛地掷出了手中的瓷器,毫不在乎那价值连城的宝物破碎成了一地的碎片。老总督双眼盯着管家,散发着疯狂的气息:“你刚刚说什么?那个子爵竟然敢给沙奈朵写情书?我的沙奈朵。。。我的沙奈朵,她连男人都很少看到。。。该死的,要是沙奈朵被那个混蛋骗走了怎么办!怎么办!混蛋,我都没给沙奈朵写过情书!”

    老人咆哮着。毫无先前的优雅。对于他来说,沙奈朵是世间唯一存在的亲人了,是无可比拟的宝物。要不是身份所限。哪怕拼着这张老脸不要,他也要为沙奈朵求来一个公主的身份。然而就是这样纯洁而美好的沙奈朵,现在却被人写了情书?!

    康拉德总督气,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理智不断的告诉他,沙奈朵始终是要嫁人的,就算有他在,回绝掉了所有的订亲。但那也只不过是延缓了那个时间而已。。。她总是要结婚生子的。

    但是,他绝对不允许自己未死之前看到这一幕!他的沙奈朵是如此的纯洁。怎么能被那些肚子肮脏的男人在身下!

    他决不允许!

    “告诉我,那个小子爵的名字。”总督咬着牙,眼中是恶意。如果那个子爵居心不良,就算布里塔尼亚不是他的辖区。哪怕被艾伦抱怨几句,他也要除掉他。

    不,给沙奈朵送情书的,绝对没有心怀好意的。先前的为她出头,恐怕也是那个该死的子爵计划好的。

    他一定是认出了沙奈朵的身份,一定是这样的!

    “辛洛斯。梵卓。”

    “什么?!”

    。。。

    温暖的花园之中,身着宽松紫袍的巴西尔正悠闲的坐在草地上,惬意的晒着太阳,帝国海军的失利仿佛根本没有影响到皇帝陛下的心情。而他的面前。三面水镜正散发着光芒,显出了三位老者的面容。仔细看去,那三个老者赫然正是法妖、罗斯、布里塔尼亚三省的总督们。而巴西尔的腿上。一把古旧的长剑正在不断轻鸣。

    “巴西尔,兰古利萨怎么了?”秋收祭不仅是帝国重大的节日,同时也是几位总督聚集议事的日子。只是随着年龄渐长,几位总督更喜欢将这一天用作互相抱怨。而皇帝陛下腿上长剑的异状,自然也吸引了其他总督的注意:“是不是你忘了给它上油了?”

    垂垂老矣的布里塔尼亚总督说着冷笑话,接的却是皇帝陛下的一个白眼。到了他们这个岁数和权位。那些虚礼都已经不太在乎了。如果连面对着这些一起长大的总督们都要摆着个架子,那可真的就是孤家寡人了。

    “我也不知道。但是兰古利萨最近这段时间每天都在鸣叫,好像想要告诉我什么。。。可惜,我不是开国大帝,听不到它的声音。还有,兰古利萨作为神器,是不需要上油的。”

    艾伦本就是玩笑的话,双方都没有太在意,轻轻的就带了过去。互相抱怨了几声治下那些领主们不老实之后,虚空之中突然又浮现起一个水镜,而片刻之后,神罗总督苍白的脸庞出现在水镜之中。

    “水镜是用来应急的,并不是给你们开茶会用的。”帝国总共分为七大省份,除了拜占庭本身是皇帝直领之外,还有六大总督。但是现在就算加上康拉德自己,也只不过五个人。神罗总督却见怪不怪,毕竟剩下的那两个家伙。。。

    “反正积蓄了这么久的魔力,不使用掉也是浪费。”罗斯总督依然如年轻时候那样刻薄,但是时光却在她脸上留下了无数的印记。原本被誉为罗斯第一美人的她,现在也只是一个皮鹤发的老妪而已:“康拉德,你身体好些了?从上爬起来了?”

    “就算我躺在上,我的儿子也不会被他的子抢走权位!”

    “你!”

    罗斯总督刻薄,但是康拉德也不是好招惹的,一下就直戳罗斯总督的要害。看到两人在水镜之中互相吵了起来,巴西尔轻笑了一声,抚摸着腿上的宝剑说道:“好了,康拉德,你别和她吵架了。这么多年了,你们两个就不能收敛点。。。康拉德,你这次有什么事?”

    六位总督之中,身体最差的就是康拉德。而他也是除了那两个只知道税,其他一概不出现的总督之外,缺席次数最多的总督。他这次来参加会议,必然是有话要说的。

    跟罗斯总督争吵着的康拉德平复了一下心情以及口狂跳的心脏之后,这才对着巴西尔说道:“梵卓在追求沙奈朵。是你的意思吗?”

    “梵卓?并不是。。。我并没有这样命令他。”巴西尔回答着他的挚友,神色一如既往的淡然。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巴西尔补充道:“康拉德。我的兄弟,沙奈朵始终会长大,如果他们两人是真心相爱的,你就随他们去吧。”

    “沙奈朵是如此的完美,她是上天赐给我的宝物!我绝不允许!绝不允许。。。”

    或许是太过愤怒,康拉德气冲冲的中断了链接。原本晶莹剔透的水镜也仿佛失去了支撑,崩溃着成了一地的水渍。缓缓的渗入了草地之中。

    “巴西尔,康拉德似乎对梵卓有很大的成见。。。这会不会影响你的计划?要不要我警告一下梵卓?”

    如果说神罗总督和罗斯总督之间的吵闹还可以归结为老友之间的玩笑。但是康拉德对梵卓的愤怒却不似作假。这个溺爱自己妹妹到没有理智的家伙,真的很有可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巴西尔摇了摇头,否定了路易十四:“该来的总归会来的。我相信伊莎贝儿的眼光,既然她选择了梵卓。那就一定有她的道理。过分的保护并不是一件好事。。。对了,路易。我收到了腓力的战报,那里很是夸奖了一番梵卓的英勇,要不是他和诺曼底公爵的努力,帝国海军可就不是伤亡惨重那么简单了。。。用着这个借口,你升他为伯爵吧。”

    “还说不担心。。。”一个省的伯爵,总算也是一个人物了。就算是考虑到艾伦和他路易十四的面子,康拉德多少也会有些顾虑。法妖总督稍稍抱怨了下,看到巴西尔那空无一人的背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卡帕多西亚小姐呢?怎么她不在你身边,你的身体。。。”

    “她啊。。。。”巴西尔从宽松的紫袍中摸出一个背生双翼,抱着脑袋蹲在地上的少女的木雕。木雕雕刻的极为精细。足见雕刻者的心血,然而诡异的是,本应是少女面部的地方,却是一片模糊。皇帝陛下看着手中的木雕,眼神无比的复杂:“她回到了她应该去的地方了。”

    “嗯?”

    。。。

    “呜,我的。。。”

    今宵坐在海边。无比心疼的梳理着自己尾巴上的发。原本蓬松柔软的尾巴,现在却变成了一团焦黑。隐约之间。甚至能够闻到那淡淡的烤香味。

    “该死的伊莉娅丝,竟然下这么狠的手,现在好难看,都没脸见人了。”身材娇小的魔界天王越是打理自己的尾巴,越是沮丧,就连原本高高竖起的两只耳朵也失去了精神,垂了下来。

    从力量本质上来说,神力和魔力并无高低上下之分,都只是力量的一种应用形式。并没有那种凡间传说的神力克制魔力的事实存在,当两者相遇的时候,获胜的永远是强大的那方。

    而今宵的魔力虽强,但是却也不是伊莉娅丝的对手。当魔界天王为了魔王陛下,为她硬挡了一发神罚之雷的时候,浑身被烤的焦黑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呜,怎么办。。。”垂头丧气的今宵终于放弃了,狐狸坐在一块龙形的海岩上,双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对着缓缓下沉的夕阳发着呆:“要是四位姐姐还在该多好。。。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伊莉娅丝那女人身边只剩下了约修亚这个最弱的天使长,但是以后要是七天使齐聚,那么魔界。。。”

    魔界比天界弱吗?至少在远古的时候,两个世界是并驾齐驱的。可是原本的四位魔族天王已经随着魔神一起陨落了,作为新生代的天王,今宵和她的魔王陛下比伊莉娅丝那个女人要晚出生许久。相应的,实力也要差上一些。

    最麻烦的是,伊莉娅丝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七位天使长。而魔王却因为那懒散的性格,始终没有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天王。

    “那条懒蛇少睡几觉,不就有了嘛!哪像现在这样,打架老是输。。。”狐狸看着自己的尾巴,越想越生气,一气之下站了起来,小小的脚丫发式的踩在了脚下的岩石上:“都怪你,都怪你!今宵的尾巴都完蛋了!”

    九尾狐生气的踩着脚下的海岩,不知不觉之中,就用上了几分魔力,而随着一声卡啦的脆响声,脚下的海岩裂开了几条裂

    “嗯?”

    今宵停下了脚下的动作,两只可爱的狐耳高高竖起。如果只是一般的海岩开裂,自然是不会引起她的丝毫注意的。可是随着海岩的裂开,一股沉睡之中的力量,也如同海底的暗一般,疯狂的涌动起来。

    “有魔力波动?这个东西是封印?”

    作为魔族的天王,除了魔王以外的最强者,就算是那些骄傲的魔将也必须在她面前低下头颅,今宵怎么会惧怕奇怪的封印呢?好奇心被完全吊起来的狐狸不仅没有停下,反而更是加快了脚下的动作。

    “我踩,我踩。。。最好是封着什么远古凶兽,正好让我打一顿出气!”

    毫不畏惧的魔族天王使劲的踩着脚下的龙形海岩,而随着狐狸的魔力碾,海岩崩裂的速度更加的快了,一股磅礴的气息开始在空气中肆。而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原本晴朗的天气也变得阴沉起来,无数漆黑的云朵从远处聚集而来,开始在海岩上空汇聚成一团。

    “这,这个魔力波动。。。好强。。。怎么可能,难道这是来自混沌时代的产物。。。不可能啊,创世的那四位,应该已经将那些神杀尽了才对。”

    到了此时,今宵才开始感觉到,自己好像闯了大祸。海岩之中的魔力波动随着海岩的崩解越来越强,片刻之后已经完全超越了魔将的层次,并且还在不断的变强。

    “呜,怎么办,怎么办,好像真的出一个可怕的家伙来了。。。让我想想,尼特陛下当时教过我封印魔法的,让我想想。”感觉大事不妙的今宵努力开动着小脑袋瓜,想要回忆起沉睡于遥远过去的记忆。但是当时忙着睡懒觉的她,又哪里好好的听过一堂课了?

    正当今宵急的开始扯自己尾巴上的绒的时候,一阵惊天龙响起,无数绿色的光华从海岩之下爆发开来。古老的海岩在磅礴的绿光之下纷纷化为了粉尘,而在其上的今宵也不能幸免。好在今宵虽然受伤,但是魔力仍在,勉强护住了自己的身体,只是一股摔在了地上,好不容易才着自己的小股从一堆石中爬了出来。

    “疼。。。”

    当今宵再次抬头看向那绿光的时候,只见绿光已经飞到了高空之中,汇聚成了一个绿色的人影。绿色的双翼,绿色的鳞片,绿色的尾巴,以及那金色的竖瞳,无不昭示着她的身份。

    “龙族。。。难道是古龙?不会吧?”知道大事不妙的今宵一个灵,赶忙从虚空之中取出了自己巨大的锤子,凝神戒备着眼前的龙族。能将如此强大的存在封印的,除了那四位创世神之外,今宵想不到还有谁能做到。从魔力上看,对方要比自己弱上一些,可是对方好像刚刚才从封印中出,具体实力如何倒也不好界定。虽然不知道那四位为什么没有杀了她,可是如果自己不趁着现在将她再次封印的话。。。

    大概会被魔王烤了吃吧。为了避免那悲惨的未来,尽管心中害怕,今宵还是打算拼了。

    “辛。。。吼!”

    ps:没错,整整86w字了,剧情才真正开始,以后请叫我水比面 wWw.gUGEHK.cOM
上一章    我的女儿不可能是魔王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全本小说《我的女儿不可能是魔王》是由作者纯洁的小面条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网游小说。更多类似我的女儿不可能是魔王的免费网游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网游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我的女儿不可能是魔王TXT下载的章节第两百一十一章剧情开始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