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儿不可能是魔王最新章节第一百零六章各自的心意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女儿不可能是魔王 作者: 纯洁的小面条 时间: 2016-8-31 
第一百零六章各自的心意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8年12月31日
    (voov,的瑟契约,书友150110132949146的打赏,今天真是对不住了,竟然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鲁齐亚诺,吉诺,你们不要怪我。”绿发的中年男子对着天空四十五度,抬起了他的头,在腥咸的海风中,经沧桑的脸上,表情明媚而忧伤:“吾辈骑士,虽然视战死为最大荣耀。但是毫无意义的死亡,也不是我等所追求的。你们两个,竟然是旱鸭子?这个怎么可以?为了让你们成为没有弱点的男人,作为挚友的我,也不得不出此下策了。”

    “为了帝国!”

    两位原本在甲板上看风景的骑士,就这么无情的被他们的战友踢下了甲板,掉进了海水中拼命的挣扎起来。

    杰雷米亚将两位挚友踢下了运输船,当然,他并不是想要他们的命。踹他们下去的时候,杰雷米亚还记得往下扔了两绳子。于是,两位可怜的旱鸭子骑士,就被运输船拖在了后面,猛喝海水。

    虽然很遗憾,但是鲁齐亚诺和吉诺确实都是不会游泳的。

    看着底下那两个猛喝海水的笨蛋,甲板上的杰雷米亚出了沉痛的表情:“为了让自己的孩子成长,老鹰会将雏鸟推下山崖。。。为了你们尽快的成长起来,适应这个残酷的世界。我也不得不。。。”

    “原谅我,鲁齐亚诺,吉诺!”

    “混蛋!你是想淹死我们么!唔。。。”

    “杰雷米亚,有种放我们上去!哇。。。阿瑞安赫德,快点救救我们!夏莉,不要再吃面包了!”

    。。。

    金发的女骑士心情好像有些低落,美丽的绿色眼眸怔怔的看着远处的海鸥,一向行事方正的她,却对于两位袍泽的哀嚎充耳不闻。

    “阿瑞安赫德好像有心事,心不在焉的。。。”夏莉原本正啃着黑面包,看着两个骑士出糗。但是看到阿瑞安赫德那和平时迥异的表现,灵动的眼眸一转,已经有了想法:“好机会,嘿嘿。。。”

    夏莉三两下把黑面包进了自己的嘴里,艰难的咽了下去。红发的少女趁着阿瑞安赫德心神散的机会,蹑手蹑脚的来到她的身后,随后向前猛地一扑。

    “成功了!”

    “嗯?”五感敏锐的阿瑞安赫德好像真的被什么事情困扰着,今天的反应异常迟钝,直到被夏莉从背后抱住才回过神来,阿瑞安赫德转头,看到了夏莉肩部那标志的黑色纹身。心中一松的女骑士并没有点燃怒气,而是大声喝道:“是夏莉吗?你干什么?”

    因为是在船上,而且天气也比较暖和,所以阿瑞安赫德难得的没有穿她那身骑士板甲,而只是简单的穿了一件单衣。只是这小小的疏忽,却为夏莉打开了通向胜利的大门。

    波依、波依。。。

    “部是不是稍微变大了一点?难道怒气提升也会让部变大吗?”红发的少女动着阿瑞安赫德前的高耸,眼中是嫉妒:“可恶,明明我也非常努力了,为什么就是不能再长大一点。十岁以后,就一直是这个样子。。。”

    然而,这次阿瑞安赫德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给她一个过肩摔,然后就是一场生死大逃杀。金发的女骑士挣开了夏莉的怀抱,绿色的眼眸中是夏莉无法读懂的情绪。

    她甩了甩长发,不理会错愕的夏莉,转身直接离去了。只留下了女骑士的叹息,飘散在风中。

    “真羡慕你啊。”

    “夏莉,你一定不懂吧?”

    。。。

    赫尔明特打着哈欠,提着一个小箱子从船舱里走了出来,大沼泽出生的法师从来就没有看见过波澜壮阔的大海。一开始还激动了一阵,但是习惯了之后,也就是如此了。一望无际的蔚蓝,和天空连成一片。如果不是天空中白云的飘动,就好像被世界定格了一般。

    在船上的日子,要比想象中无聊许多。没有生死一线的暴风雨,也没有嗜血凶残的海盗,只有一如既往的波澜不兴。

    而且他又不是那些水手和战士,每里除了看会书之外,也就是睡觉、睡觉还有睡觉了,睡的太多,反而更累了。过了这么几天无聊至极的日子之后,赫尔明特终于无法再忍耐下去了。

    他决定出去找点事来干。

    法师哼着小曲,走过了甲板。只是今天有些奇怪啊,一向活蹦跳的夏莉今天状态有点奇怪,一个人坐在甲板上发呆。而一向早起的鲁齐亚诺和吉诺,此时也不见踪影。

    “赫尔明特,救命!”

    “赫尔明特,看这里!”

    好像听到了两只落水的败犬的哀鸣,一定是自己最近研习魔法太累了,以至于都产生幻觉了。嗯,一定是这样的。太累了,果然以后要多睡几觉才行。

    冷漠的法师向着幸灾乐祸的杰雷米亚打了个招呼,提着他的箱子,来到了辛洛斯的房门前,只是当他想要推门的那一刻,薄薄的木门那头传来了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无论是这个大小,还是这份柔软。。。含在口中,舌头那圆溜溜的触感。。。玛丽安娜姐姐,如果再这样引我,我可就把持不住了哦。”

    “。。。它们,本来就是为了你而存在的。。。唔。。。只给你。。。”

    卧槽,光天化之下,你们在干什么!

    。。。

    “赫尔明特,你找我有什么事?”

    玛丽安娜前盖着辛洛斯的披风,坐在领主的大腿上。紫眸中是水汽,苦等了十年之后,终于得到了朝思暮想的承诺。现在的修女,心中是幸福。她整个人都像要融化了一样,被辛洛斯抱在怀中。脸绯红的她,正将沾晶莹的手指,缓缓送入自己的嘴中。

    “姐姐,不要。。。”

    玛丽安娜的眼中闪烁着柔情,在辛洛斯的耳边呢喃道:“辛洛斯的东西,我都喜欢。。。”

    “玛丽安娜。。。”恋爱是种毒,以前辛洛斯不明白,现在他,可真正的体会到了恋爱这味天下至毒的厉害。放开心扉之后,仅仅是因为爱人的一句话语,心脏便极速的跳动了起来。他看着怀中这个等待他十年的女子,现在的爱人。脑袋一热,也不顾及赫尔明特在场,就再次吻了上去。

    领主紧紧拥抱着纤细的身体,把嘴重叠上去。舐她的牙齿,从绕的舌头上取唾,进行着与平时的自己截然不同的大胆的吻。辛洛斯或许很有这方面的天赋,同样是第二次接吻,但是玛丽安娜只能被动的接受着辛洛斯的掠夺。

    “玛丽安娜,我喜欢。。。啾,啾。。。啾呜呜、啾。。。”

    “我也是。。。辛洛斯。。。嗯咕。。。嗯哈、喝下去了。辛洛斯的唾。。。嘴巴里全是辛洛斯的味道。。。”

    原来不是他所想的那个啊。。。混蛋,你们还来!要瞎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单身狗赫尔明特显然无法抵抗这绝杀一般的攻击,眼前这不堪入目的画面,狠狠地冲击着他的视网膜。二十好几,连女孩子手都没有摸过的单身狗,捂着自己被闪瞎的眼睛,从椅子上摔下,痛苦的翻滚起来。

    。。。

    “咳咳咳。”

    赫尔明特咳嗽了两声,而眼前这两个家伙,好像也终于意识到,这样做有多么伤风败俗。玛丽安娜的脸上浮起了淡淡的蒸汽,但是她眷恋着辛洛斯怀抱的温暖,始终不肯下来。成的女子如同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般,将脑袋藏在爱人的怀中,两人的黑发纠在一起,再也不分彼此。

    你们够了啊!

    辛洛斯将手伸进了玛丽安娜的黑发中,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而玛丽安娜好像也颇为享受这种温存,闭上了眼睛,静静地享受着爱人的亲昵。

    “赫尔明特,你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快点滚。

    难怪一直拒绝他推荐的优秀魔女,原来是已经心有所属了啊,虽然是个修女。。。不,如果喜欢的是玛丽安娜,那完全可以直接说来。以前从未听子爵提过她,原来领主大人喜欢的是修女类型啊。

    也是,看着原本应该的神职人员,因为甜蜜的吸引,在爱情和信仰之间,那犹豫不决的可爱模样,那是何等的醉人。是啊,那种拒还的表情,怎么想都好可爱。

    既然如此,那就换个方式。。。印象中有些魔女已经潜入了教会高层,那种兼具魔女的魅力以及修女的神圣的女子,想必肯定很和他的胃口。。。不过,同时还得拥有领土的继承权的魔女可不多,得好好运作下才行。。。

    领主那凶恶眼神中的含义,再明显不过了。不过赫尔明特的脸皮,显然更甚一筹。为了不回到那狭小的船舱中,一个人寂寞死,赫尔明特决定,赌上自己的尊严,天黑之前绝对不回去。

    “是这样的,大人。”赫尔明特瞥了一眼辛洛斯怀中的玛丽安娜,却没有继续说下去。那其中的意味,不言自明。

    聪慧的玛丽安娜自然也明白了赫尔明特话语中的含义,虽然她并不想从辛洛斯的怀抱中离开,但是她也知道,有些事情,是不适合让她听到的。只是她刚起身,辛洛斯的手就再次紧紧的箍住了她的纤

    “我和她,将要分享彼此的一切。”

    黑眸中的真诚,使得玛丽安娜心中小鹿跳。玛丽安娜不知道如何回应这份心意,不过再多的话语,此刻也是毫无意义的吧。情动的修女闭上了眼睛,再次献上了自己的嘴

    而辛洛斯自然是来者不拒,两个人再次紧紧相拥,恨不得将对方进自己的身体。

    所以说,你们够了啊!

    。。。

    恋爱是天下至毒,无药可解。并且此毒专攻人脑袋,把原本聪明一人,给硬生生的毒成傻瓜。就比如眼前的领主,其智商恐怕已经跌破了下限。不过,幸好那位修女好像同样如此。恋爱中的女人比男人还要傻,倒也不用担心她会密。

    更何况,高位的贵族们,跟魔法师总有些不清不楚的,这也是大家的默契了。

    既然辛洛斯都这么说了,那赫尔明特即便再无奈,也不好反驳了。单身狗移开目光,尽量无视掉那两个又黏糊在一起的家伙,打开了自己的小箱子。

    箱子中,只孤零零的放着一个圆形的金属。金属两侧各自开了一个长方形的孔,然而辛洛斯不管怎么看,都看不出来这个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噔噔噔~大人,这个就是来自大沼泽的奇物。”赫尔明特咧开了嘴,出了一口的白牙,看着同样好奇的玛丽安娜,眼中是自得:“这样的宝物,在教会可是根本看不到的。它就是。。。”

    【决斗卡牌:太古时期,为了打发无聊的时光,混沌魔女伊扎里斯所创造的卡牌游戏,很好玩。因为其独特的战斗机制,给予了弱者战胜强者的可能。曾经在太古的强者们之间流行过一段时间,广受好评。】

    “哦,是决斗卡牌啊。”

    虽然系统也评价这玩意很好玩,但是辛洛斯对这个东西实在是兴趣缺缺。在他的怀中,就拥有着世界上第二美好的宝物。还需要这种玩具干什么,这种游戏,一看就是寂寞到极限的无聊人士或者单身狗才会去玩的嘛。

    嗯,他的两位小天使,加起来才是世界第一的宝物,谁都无法取代。

    “呃。。。原来您知道啊。那就好办了,反正闲着无聊,我们来玩吧!”

    相比赫尔明特的激动,辛洛斯则显得要淡定的多。领主抚摸着爱人的长发,吊着死鱼眼看着赫尔明特:“不要。”

    他有玛丽安娜就够了,光是手指头就能玩一年。

    “唔,怎么这样。”得到了完全出乎意料的答案,赫尔明特好像很受伤:“可是,决斗卡牌这种游戏,明明很有趣的啊。我可是好不容易,才从伊扎里斯嬷嬷那里要来的。。。”

    伊扎里斯?这个名字好像很熟悉,在哪里听过呢?

    智商为零的辛洛斯正努力思考这个熟悉的名字的时候,玛丽安娜却突然用手挠了几下子爵的手心:“辛洛斯,你就跟他玩一会吧。”

    “嗯?”

    玛丽安娜睁着是水汽的紫眸,素手抚上了辛洛斯柔和的脸颊:“再这样下去,我怕我。。。会忍不住。。。”

    。。。

    赫尔明特将圆盘置于掌心,嘴中不断念诵着奇异的语言。而随着他的话语,辛洛斯可以感受到一股微弱的魔力,正从赫尔明特的掌心处,不断的涌入圆盘之中。

    少顷,大概是终于得到了足够的魔力,圆盘从赫尔明特的手心飞出。这个圆鼓鼓的玩意飞到了辛洛斯和赫尔明特之间,那个长方形的孔,正对着两人。

    看见了子爵的疑惑,赫尔明特连忙解释道:“是这样的,辛洛斯大人。本来的话,这里应当是让我们选择是使用自己的卡组,还是让它随机取。不过辛洛斯大人你是第一次玩,为了公平起见,我也就不用自己的卡组了。我们两个,都是随机好了。啊,对了,我再说下这游戏的规则。。。”

    赫尔明特解释的罗里吧嗦的,但是总结起来,却很简单。简而言之,就是两位游戏者,被赋予同样多的生命点,继而使用两组卡牌,靠着卡牌的种种效果,互相殴打。而当其中一人的生命点耗尽,或者卡牌用尽的时候,即告失败。

    跟以前和朋友们玩的万智牌差不多嘛,只是规则稍微变下。

    “。。。大致就是这样了。如果有什么补充的,就到时候再说吧。辛洛斯大人,我们开始吧?”

    辛洛斯感觉到,赫尔明特的笑容中,怀着某种浓浓的恶意。不过,像这种游戏,菜鸟对老鸟,总归是有着多种的劣势的。反正只是一个游戏,辛洛斯也不在意,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应允。

    刷、刷、刷。。。

    一百二十张卡牌从圆盘中飞出,分成了两叠,分别落在了两人的跟前。按照规则,牌组的数量可以从四十到六十不等。不过,如果是使用自己的牌组的话,数量较少更能发挥优势。像他们两人这样,反而是六十张更好。反正是随机牌组,也就无所谓搭配了。卡牌数量多了,战斗时的变数自然也就更多,也更有趣。

    还没等辛洛斯问赫尔明特怎么开始,六张卡牌已经从桌上自动飞起,排成了一排,漂浮在了辛洛斯面前。子爵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些卡牌,发现这些卡牌背部都是纯净的黑色,根本没什么不同。而卡牌的正面,则描绘着各种不同的图案。

    辛洛斯向着那些卡牌的图案下方看去,如果按照赫尔明特所说,图案下面应当是这张卡牌的能力或者效果才是。。。

    混蛋,你骗人!

    【青眼白龙】、【青眼少女】、【八汰乌】、【混沌帝龙-终焉的使者】、【太阳神的翼神龙】、【黑魔导少女】。

    “怎么了,辛洛斯大人?”

    青眼的白龙向天咆哮着,似是在发自己心中的不甘,可是被一把巨大雷贯穿双翼的它,只能无力的向着深渊落下。混沌的帝龙身上气肆意,可是被无数无数雷钉死在地上的它,只能任由自己的血融入大地。背生双翼的金色龙族,则闭着眼睛,好像陷入了永久的沉睡。白发的少女被层层荆棘捆住,鲜血横的她,脸上却是安详。黑色的乌鸦,站在树枝上,睁着血红的双眼,诅咒着一切。金发的精灵,跪在太阳前,正祈祷着什么。

    辛洛斯一脸牙疼的看着眼前的这六张卡牌,抱怨道:“你不是说每张卡自己都带着说明的吗?可我这六张上,只有图案啊。上面什么都没有,让我怎么玩?”

    “什么都没有?不会啊。”赫尔明特显然也有些疑惑:“每位玩过这个卡牌游戏的魔法师,都会在里面加入自己的卡牌。而且上面肯定会带着那张卡牌的属和能力,毕竟这些卡牌是一代代积累下来的。如果不写的话,很容易就被忘记他们的功能。虽然卡牌本身还会记得自己的功能。。。但是除了那些被动触发的卡,不知道功能的情况下,当然是不能使用的。”

    赫尔明特说的没错,但是眼前的这六张卡,的确是一片空白啊。为了证明自己的话,辛洛斯甚至直接掀开了【黑魔导少女】,将她展现在了赫尔明特面前。

    “没有见过的卡啊。”赫尔明特也很奇怪,翻来覆去的不断翻看:“我玩过这游戏许多次了。还是第一次见到没有标明属的卡呢,虽然太古时代的话,因为卡少,的确是不写的。但是只要以后有人到过这张卡,肯定会写上的啊。。。怎么会这样呢?难道这张卡主人死后,还是是第一次被人到?”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赫尔明特自己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虽然每位魔法师都会将自己得意的卡牌加入其中,到了今天,圆盘中已经保存了数以万计的卡牌,但是从太古时代到现在,无数的法师玩过这个游戏。只要有一次被人到过,责任心普遍比较高的法师应该就会想办法测出这张卡的属才对。

    “唔,这。。。”赫尔明特感觉有些难办,多样乃是这个卡牌游戏的乐趣所在,但是正也是因为它的多样,如果不是卡主人的话,想要测出一张卡的原本属,也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虽然本来就是打算消磨时间的。但是将时间全部花在测试上,未免也太无聊了一些。

    “那么。。。。。重新发牌吧?”

    “也只好这样了。”

    。。。

    赫尔明特将所有卡牌收回圆盘之中,一阵光芒之后,圆盘又继续开始发牌。辛洛斯扫了一眼自己眼前的卡牌,嘴角再度搐起来。

    玛丽安娜对于两个大男人在玩的游戏,本来是一点兴趣也没有的。她缩在辛洛斯的怀中,享受着爱人的抚摸。只是突然间,她发间的手停下了,玛丽安娜这才睁开眼睛,对着爱人问道:“怎么了,辛洛斯,不舒服吗?”

    “不。。。”

    【太阳神的翼神龙】、【青眼白龙】、【恶魔弗兰肯】、【巨大化】、【死之魔术箱】、【青眼少女】

    又是六张完全看不到属的卡牌。

    赫尔明特很明显到了不错的牌,正在那边兴致的将卡牌一张张分开放置。但是看到辛洛斯那木然的表情,第六感告诉他,他的上司好像又碰到麻烦了。

    “到烂牌了?不应该啊,这游戏应用的好,根本无所谓烂牌的啊,难道是。。。不会吧?”

    辛洛斯也不多话,只是将六张卡牌摊在了赫尔明特面前。

    “还真是啊,辛洛斯大人,您的运气真是。。。”

    。。。

    没办法,为了保证公平,只能继续洗牌了。

    【死之卡组破坏病毒】、【现世与冥界之逆转】、【神鹰的羽扫】、【天空的圣域】、【青眼少女】、【太阳神的翼神龙】

    好眼啊你们。

    辛洛斯叹息着,将卡牌摊在了桌子上。

    近代的卡是绝对不会没有标注属的,可能没标注的,只有那太古时代就留存下来的卡牌。对于辛洛斯老是到这种老古董的卡牌,赫尔明特也很纠结:“辛洛斯大人你不会是这些卡的原主人转世吧,怎么老是到这些远古卡。”

    。。。

    圆盘继续转动,不过,这次,辛洛斯运气不错。除了【太阳神的翼神龙】、【青眼少女】、【押收】、【破坏轮】这四张仍然看不到属之外,其他两张都是能看到的。辛洛斯也懒得再换了,反正总共六十张呢。大不了到时候直接舍弃掉这四张,辛洛斯这么想着,就直接用着这副牌组,和赫尔明特大战了起来。

    “就算是辛洛斯大人,但是在这场决斗中,我也是绝对不会放水的!”

    “做的到的话,就来试试看吧。”

    虽然还是第一次接触这个游戏,但是辛洛斯以前好歹玩过万智牌,虽然有所差异,但是根本的东西,还是没有变化,应该能赢吧。。。。嗯,应该。

    在玛丽安娜面前,怎么能够输掉啊!

    “发动魔法卡,过早的埋葬!我要支付八百点生命值,从墓地召唤魔导女武神,而且装备魔导师之力。魔导师之力是在场上每存在一张魔法卡或者陷阱卡的时候,怪兽的攻击力和防御力就会上升五百,现在场上有两张,可以上升一千点!接着再埋伏两张卡,再上升一千点!胜负已定!去吧,魔法冲击!“

    “哼。”面对辛洛斯的攻击,赫尔明特好像早有所觉,他冷笑一声,翻开了自己的卡牌:“启动陷阱卡,攻击导盔甲!攻击会被导到被其装备的怪兽卡上!尝尝这个吧,【完全破坏-种族灭绝病毒】。。。”

    辛洛斯陷入了绝对的下风。

    毕竟对这个游戏了解太少,不管是卡片发动的时机还是对卡牌的熟悉程度,他都远逊于赫尔明特。特别是因为那四张属不明的卡牌,更是占据了他四个位置。

    混蛋,原来不能随便扔手牌的啊!

    赫尔明特:5000

    辛洛斯:300

    双方你来我往一番之后,双方原本八千的生命点,现在都发生了变动。但是很显然,赫尔明特五千的生命点,还远说不上是危险。然而,辛洛斯三白的生命,已经说的上是岌岌可危了。

    该死的是,原本显得无比充裕的卡牌,因为【完全破坏-种族灭绝病毒】的原因,正在飞快的减少。

    “该死。。。”

    玛丽安娜略显担忧的看着辛洛斯,他拿出手帕,替他擦去了额头上的汗水:“辛洛斯,不用太在意的,只是一个游戏而已。”

    “。。。嗯”

    辛洛斯勉强应了一声,不得不承认,他之前是小瞧这个游戏了。难怪系统会评价它为好玩,在刚才的互相攻防中,那种千钧一发的感觉,深深地引出了他的好胜心。

    “可恶,得赶快结束,在玛丽安娜面前,绝对不能输。。。该死,要是能扔掉这四张牌就好了。。。”辛洛斯纠结的看了一眼手中的四张卡牌,继续从所剩无几的牌组中出了一张:“牌!嗯?这张是。。。【奥利哈刚的结界】”

    你特么在逗我,又是一张没有属的。。。。

    正当辛洛斯无比纠结的时候,这张卡牌上,突然升起几丝微不可查的黑气,黑气盘旋了几圈,最终确定了眼前的辛洛斯。可是正当它想要渗入其中的时候,异变突生。

    凡人不可见的火红飞鸟,出现在了子爵的眼中。随着子爵变得越来越强大,它好像也获得了更强的力量。它飞快的扇动着自己的翅膀,好像在发着自己的愤怒。原本只占据了黑瞳的飞鸟,这次却占据了子爵的整个眼眶。变得巨大起来的飞鸟,努力扇动着自己的翅膀,想要展翅高飞。然而却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死死地限制在了子爵的眼中,不得解

    飞鸟尝试数次之后,无奈之下,只得放弃了这无用的尝试。重新隐回了子爵的眼中,不见踪影。然而卡牌上升起的那缕黑气,好像也受到了什么极度恐怖之物的惊吓,缩回了卡牌之中。

    “唔!”

    辛洛斯只感觉自己左眼中一阵滚烫,猝不及防之下,他闷哼了一声,倒退了几步。而他手中的卡牌也没有抓住,掉落了一地。

    “辛洛斯,你怎么了?”

    玛丽安娜大惊,连忙上前检查辛洛斯的情况。只见他捂着左眼,好像很痛苦:“不知道,玛丽安娜姐姐,我的左眼刚刚好像疼了一下。你帮我看看,是不是进去什么东西了?”

    辛洛斯移开自己的手,黑瞳中仍然是一片纯净,什么都没有。

    “没有。。。”

    “是吗?”辛洛斯自己的眼睛,这疼痛来的快,去的也快,刚刚还很疼,现在却一点感觉也没有了,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能是我太累了。。。”

    “那就赶紧休息一下吧,别累着自己了。”

    而在桌子底下,【太阳神的翼神龙】正盖在【奥利哈刚的结界】之上,翼神龙的卡牌上冒出了朵朵金黄的火焰,疯狂的灼烧着结界卡。

    “不要啊,翼神龙陛下,我不知道。。。”然而求饶毫无用处。金黄的火焰仍然无情的灼烧着它,在卡牌的无声哀嚎声中,直到将它最终化为了缕缕青烟,消失在空气之中。而卡片中金色的巨龙好像也元气大伤一般,金色的鳞片失去了光泽,变得无比的黯淡。

    对于玛丽安娜的要求,恋爱中的男人自然是言听计从的。更何况,他可是马上要输了,正好靠着这个借口,来躲掉必败的局面。

    辛洛斯弯下,想要将卡片重新捡起:“一、二、三、四。。。咦?奥利哈刚的结界去哪了?” wWW.gUgExs.Com
上一章    我的女儿不可能是魔王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全本小说《我的女儿不可能是魔王》是由作者纯洁的小面条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网游小说。更多类似我的女儿不可能是魔王的免费网游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网游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我的女儿不可能是魔王TXT下载的章节第一百零六章各自的心意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