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川最新章节第十四章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忘川 作者: 锦瑟 时间: 2016/3/24 
第十四章
    这一对,真是有够令人于着急了。

    他,无名。

    最初降临之时便没有名字。

    一头如墨玉的长发,神情冷凛,绿色的幽眸透着死气,手持透明闪烁红萤光的剑,他看得见、听得到,却没有自我的意识,脑中只有——杀戮。

    月魄为了萼栽种一池的青莲,他们离开天罪崖后回到这里。

    她抱着他,像是怕他离开似的双手怎么也放不开,两人坐在池畔边,望着池里映着金的青莲。

    相视无言,仅有微风倾诉韶光易逝。

    他问她想知道他是谁吗?

    她轻轻颌首。

    月魄扬起左手,萼很自然地闭上眼睛,当他的掌心轻轻贴住她的额际之时,她也昏厥倒在他身上,他含笑抚着她的颊。

    “萼,能遇见你,我已无憾了。”也该是让萼知道的时候了,即使在她得知自己的身份对他不谅解,他也无怨。

    萼陷入梦境,听不见月魄声音,只清楚自己似乎正在往下坠落,似乎无法停下,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也抓不到任何东西。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终于出现一点红光,她赶紧朝着红光的方向奔跑。

    远处的红光由远而近,逐渐清晰,一瞬间,四周的漆黑全部染红,萼这才发现那道红光是火焰的光芒;血成河、火舌狂烧,血腥刺鼻让她几乎难以抵挡,忽然,前方出现一抹黑色身影,她强忍晕眩朝着前方走过去。

    站在眼前的是一名男人的背影,如夜的长发随风飘扬,他身上是伤痕,她觉得背影有几分熟悉,就在她快要接近之时,黑影蓦地转身,一头黑发在空中甩出畅幅度。

    是月魄!

    她看清眼前的男人是月魄的瞬间,一把剑也差点贯穿她的颈子,剑锋恰好停在她的面前,她吓得扼住呼吸。

    他察觉有东西靠近却看不见,不知道是什么,回过头也空无一物,眸子搜寻不到任何事物,遂而收回左手的剑。

    主上命他过来铲除背叛他的魔物蚩枭一族,总数两千三百二十三只,无一放过。

    视线淡扫一圈,确定没有生还者,他砍下主谋的首级火速赶回主上身边。

    魔主看见主谋首级,出笑容立刻焚化。

    “很好,你做得很好,嗯…这里没你的事,下去吧。”

    他朝魔主鞠躬后转身离开,萼也想跟上去,却被喊住。

    “小姑娘,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快走吧。”魔主轻声开口。

    月魄看不见自己,魔主竟看得见,她诧异地停下脚步,转身。

    你看得见我?

    魔主走近她身边,冷淡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直到嗅到她身上淡雅的香气才开口问:“原来你是天界花仙…怎么会跟着他回来?”

    他?你是说月魄吗?

    “月魄?”魔主挑挑眉,显然对这名字感到陌生,很快便厘清应是小花仙对“他”的称呼。“他几时有名字本座怎会不知?”

    从我认识他开始他就叫做月魄。

    “哈,这可奇了,怎没人告诉本座他有名字。”

    为何他不能有名字?

    “小花仙,你可知他是谁?”

    萼摇摇头,这一趟他就是为了得知月魄的身份。

    “他是历代魔主才能召唤出来的魔物,能力强大,甚至胜过本座,他的出现就是为了替本座清除异己,他脑中只有杀,只有遵从本座的命令,而且只能活一,自然无须名字。”

    只能活…一

    “呵,这是当然,他的能力足以撼天辟地,连本座都要礼让三分,更遑论是天界的神仙了,若是让他活得太久,三界岂不尽入他手?所以自然不可让他活得太久,一便已足够做很多事情,只能活一的魔物岂会需要名字,你说是吧?”这只魔物只不过是他的手下之一。

    月魄是召唤出来的魔物…只能活一

    不可能!我认识的月魄已经活了一百年之久,他不可能只活一

    “你确定你所认识的月魄便是那只魔物?”

    我不会错认月魄。

    魔主沉思了一会儿,最后看往立于座椅边,快要烧尽的金色蜡烛道:“他的时间将近,你可以亲自去求证,看我说的是不是属实。”

    萼闻言,立刻跑了出去,找寻月魄的身影。

    她从未来过魔界,辨别不出方向,遍寻不到他,直至她发现落西坠,她想起月魄喜欢落,便朝着西方找寻能看见黄昏景的地方,最后果真在一处高楼顶端发现月魄。她轻轻走近,在他的左手边停下,他依然不察,专注凝视逐渐西坠的金乌,他看得入,仿佛眼底只剩下那个快要破散的灿

    萼发现此时的月魄没有丝毫情感,她忍不住伸了手触碰他的脸,就在这刻,他也转头过来,四眼相望,她吓了一跳,仍然无法在那双碧绿的眸子看见自己的身影。

    月魄确实看不见她。

    月魄…

    她喊着月魄的名字,他听不见,他依旧无法发现她的存在,然而就在一个眨眼间,眼前已经没了月魄的身影。

    她慌乱地转身找寻,可是月魄就像是朝一般无声无息消失,令她措手不及。

    月魄、月魄——

    “别喊了,他的时间到了,一已过,他不可能留下。小花仙,现在,你还怀疑本座欺骗你吗?”

    萼双手握在口处,适才她碰触了月魄,纵然他面无表情,她也感受得到他内心无尽的无奈有多深,他的脑中只有遵从,只有杀戮,他却一点都不想杀。

    他的眼底渴望着平静。

    他的叹息只能回在内心深处,小声发出悲呜。

    月魄根本不想杀,为何你偏要让他去杀害那些魔物?

    “小花仙,你是想教训本座吗?他的存在本来就是为了本座,只要是我的命令他不能不从,由他替本座铲除异己是最恰当不过了,你只是一个小小花仙,没资格评论魔界之事。”

    “若没有本座召唤,他绝不可能出现,你觉得他是不是该为本座而活呢?好了,本座不想跟你争辩这个小问题,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回去吧!”

    魔主轻甩衣袖,萼立刻再度被卷入无尽的黑渊之中。

    睁开眼之时,她看见月魄,他脸上的微笑是那样的潇洒,他眼底的残绝也消扶无踪,这才是她最熟悉的月魄。

    她张开双臂抱住他,他安抚她的情绪。

    “他们不该那样对你,真的不该…你根本不喜欢杀戮,他们怎能强迫你?”

    “因为若没有主上的召唤,我根本不可能现身。萼,月魄并非我的名字,那是我这次的主上将一位仙人赠给他的玉植入我的体内,那块玉的名字是『月魄玉』,主上也以这名字叫我;有了这块玉,除了我不会在一之后便消失之外,也有了自我意识,能思考能判断事情,所以许多妖魔都认定我体内的『月魄玉』对他们有帮助,他们自然都想得到这块玉。

    每次的现身仅有一,我只能遵照魔主的命令,然而这次的我有了『月魄玉』,我可以活得更久,不过杀害的妖魔也更多,主上甚至命我对天界出手…百年前,我正是因为杀害了百位天将因而逃至忘川才会遇见你。

    我的能力强大,生命也不再局限一,最初我感到新鲜,除了主上之外,不将任何妖魔神仙放在眼中,遇神杀神、遇鬼杀鬼。我手上沾的血腥不知累积多少,我也引以为傲,直到遇见你…

    短短的相处片刻,我内心感到无比平静,我才发觉这便是我想要的,无奈主上不同意让我离开,我只好躲藏,一面躲还要应付上门索命的妖魔以及要抓拿我的天将…”回想这一百年来,纵使强悍如他也累了,再也不想逃,才会答应前往天罪崖。

    萼紧紧抱住他,无声的泪水默默滚落。

    她从不知道月魄的肩上竟然背负如此痛苦的过往。

    月魄靠在她的口,聆听她为自己而哭泣的心跳声——一再地逃、一再地杀,鲜血干涸之后又再次出,他索不再疗伤,反正过了今夜,下一场的战役很快又要到来。

    一复一,永不间断,他的心如止水。

    回顾无数的生死替,他唯一记住的事情便是杀戮,睁开眼到合上眼方可停止,才稍有息;他确实累了,手上的剑却始终放不下,就在此时他遇见那位仙人,他并不像其他天将是来捉拿他,他只是问他是否累了。

    累?

    怎会不累,只是无论再累,他的左手依然举得起来。

    仙人说假使他真的想要放弃这一切,天罪崖是他此生唯一可栖之所。

    萼深深一叹,这抹叹息直达月魄心底。

    直到此时他才发现,他一直渴求的平静原来是系于萼身上,若没有她,他是回到最初,天罪崖也只是另一座囹圄罢了。

    “月魄,你喜欢人间吗?”

    “还不错。”

    “我们永远留在人间好不好?”她好心疼月魄的过往。

    月魄抬眸,望人那双盛泪水的眼眸。“你永远回不了天界难道不会难过?”

    鼻子摇头“不会…我猜想莲王大人也许早知道会有这个可能了,因为是他要我能拖多久是多久,他一定也不希望你去天罪崖…我会陪着你,一直一直陪你,不会让你孤单,我们可以一起种青莲,生活在人间,可好?”

    “好。”

    “往后无论你要去哪都要带着我,不可以再骗我了。”

    他含笑不语。

    她执起他的左手,眉头深锁,月魄懂得她在担忧什么。

    “萼,我答应你,从今以后,我的手绝不再杀生。”染血是必要,但他不会再夺走任何性命,他答应仙人前往天罪崖,然而现在失信了,因此他只能以另一种方式赎罪。

    若无依恋,天罪崖之行又有何难?

    只是萼的泪水让他割舍不下对她的情感。

    曾经,他恨过主上为何要将“月魄”植入他体内,如今他稍稍有所体会,权势固然令人罢不能,然而当心底有了依恋之时,得不到的渴望最后将会扭曲一切。

    主上为了所爱已经走上不归路。

    假使有一天萼也要离开自己,他又会怎么做?

    是要不计一切代价毁去或是…放手?
     WwW.GuGeXs.CoM
上一章  忘川   下一章 ( → )
麻吉不能变老北极不下雪天下第一一起生小孩阳光系教练巴塞隆纳美男情难自禁硬汉乖乖就范英雄非你莫属女神束手就擒
全本小说《忘川》是由作者锦瑟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类似忘川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忘川TXT下载的章节第十四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