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状闪电最新章节第24章龙卷风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球状闪电 作者: 刘慈欣 时间: 2015-6-3 
第24章龙卷风
    我很快就找到了要干的事,这是我对高波提过的那种只是拯救和造福生命,而决不能用作军事用途的研究:预报龙卷风。去年夏天与江星辰在那个小岛目睹龙卷风,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在探测宏电子空泡的光学系统运行时,我看着屏幕上清晰显现的大气扰动,曾经灵机一动,想到这个系统也许在龙卷风预报中取得关键突破。现在,气象学界对龙卷风生成的空气动力学机制已有了深刻了解,建立了龙卷风生成过程的完善的数学模型,将这个模型与空泡探测系统观测到的大气扰动结合起来,就能够判断出可能发展成龙卷风的大气扰动,进而预报龙卷风。

    高波解决了这个项目最大的一个障碍:将空泡光学探测技术转为民用。他与军方联系后,发现比想象的容易,因为这个系统与球状闪电并没有直接联系,军方很快同意转让技术。

    高波从总装备不回来后,让我直接同研制空泡探测系统的两个单位联系,他们分别是系统的软件和硬件部分的研制者,都是地方机构,现在与基地已没有任何关系。我问高波基地现在的情况,他说自己知识与总装备部的项目管理部门打交道,从来没有与基地联系过。他听说基地的密级提高了许多,现在已与外界断绝了一切联系。想想现在的形势,这是可以理解的,我也发现自己仍时时牵挂着他们。

    我的研究进展很快,由于探测大气扰动所需的精度远小于探测空泡所要求的,所以那套光学探测系统拿过来就能用,而且由于降低了精度要求,探测范围夸大了一个数量级。我哦要做的就是用适当的数学模型对已得到的大气扰动图像进行判断,识别出有可能生成龙卷风的扰动(后来,这个领域的专业人员习惯于将这种扰动叫做“卵”)。在我研究球状闪电的初期,曾付出了巨大的精力鼓捣数学模型,这一段让我不堪回首的弯路,现在看来并没有白走,我在体和气体动力学方面建立数学模型的能力,在研究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使得龙卷风探测系统的软件部分很快完成了。

    我们在龙卷风频繁出现的广东省试验这个系统,成功的预报了几次龙卷风,其中一次是擦过广州市一角的。这个系统中能提供10到15分钟的预警,仅能够在龙卷风到来之前安全地撤离人员,无法避免其他的损失,但在气象学界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事实上,按照混沌学的原理,龙卷风的长期预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在忙碌的工作中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一年过去了。这年我参加了四年一度的世界气象大会,并获得号称气象学界诺贝尔奖的世界气象组织IMO奖的五人提名最后虽然由于自立等原因最终没能获奖,但已经引起气象学界的注目。

    为了展示龙卷风研究的成果,这次大会的一个分会场——国际热带气旋学术研讨会专门选在北美大陆的俄克拉荷马州进行,这里是著名的龙卷风走廊,那部描述龙卷风研究者的电影《TWISTER》就是一这里为背景的。

    我们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参观世界上的第一个实用化的龙卷风预报系统。汽车行驶在平坦的平原上,俄克拉荷马州最常见到的三种景象:广阔的麦田、牧场和油田替在车窗外出现。在快到目的地的时候,陪同我们的罗斯博士吩咐将窗帘拉上。

    “实在对不起,我们将要进入一个军事基地。”他说。

    我感到很扫兴,是不是自己永远也无法摆军方和军事基地呢?下车后,我看靠周围大多是些临时建筑,有几座雷达天线,都包裹在高大的球形罩中。我们还看到一个车载得像天文望远镜的设备,显然是一具大功率光发器,这可能是用作大气光学观测的。进入控制室后,我看到一排熟悉的墨绿色军用计算机,操作人员身上穿这熟悉的彩服,唯一有些陌生的就是那个高分辨率的超大等离子屏幕,国内一般用不起这东西,都使用的投影仪。

    大屏幕上显示着大气光学观测系统采集到的大气扰动图像,这个成果的转让,让高波的雷电研究所赚了一大笔。原来在小屏幕上看似平常的扰动图像,放大这么大竟是如此的壮观,那纷的湍仿佛一大群狂舞的水晶巨蟒,时而纠结成一团,时而四下飞窜,令人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恐惧和惑。

    “真想不到,看上去空无一物的天空也是这样的一个疯狂世界。”有人感叹说。

    还有更疯狂的东西你们没看到呢,我在心里说,仔细地观察着屏幕上那纷的扰动,试图从中看到宏电子的空泡,当然看不到,但在这样的大面积的图像中肯定藏着不止一个,他们只能被另一种仍属于绝密的图像识别软件人出来。

    “今天能看到”卵“吗?”我问。

    “应该问题不大,”罗斯回答“最近在俄克拉荷马州和堪萨斯两州,龙卷风频繁,就在上个星期,俄克拉荷马州境内在一天之内出现了一百二十四次龙卷风,创了历史纪录。”

    为了不耽误时间,东道主在基地里还设置了一个会议厅,学术报告会可以再拿了继续进行,同时等待着“卵”的出现。与会者们在会议厅里还没有坐稳,警报声大作,系统侦测到一个“卵”!大家重新涌进控制中心,看到大屏幕上仍翻滚着透明的“麻”与刚才相比似乎没有什么两样。“卵”没有固定的形状,只有模式识别软件才能将它识别出来,并用一个红圈在图像中标志出它的存在。

    “它距这里一百三十公里,已经到了俄克拉荷马城的边缘。”罗斯说。

    “估计多长时间生成龙卷风?”有人紧张的问。

    “大约七分钟吧。”

    “那人员疏散都很困难了。”我说。

    “不,陈博士,我们不做任何疏散!”罗斯大声说“这就是我们今天要带给大家的惊喜!”

    大屏幕上分出了一小块正方形的区域,显示出一枚导弹正从发架上呼啸而出,直长空,镜头跟踪着它,显示那细细的白色尾迹在天空中划出了一条巨大的抛物线,约一分钟后,导弹越过了抛物线的顶点,开始降低高度,又过了一分钟,他在距地面约五百米的高度爆炸了,在天空背景上那团灼热的火球如同一朵怒放的玫瑰。在大屏幕上的大气扰动图像部分,那个红圈表示`出的“卵”的位置上同时出现了一个急剧扩大的水晶球,那个透明球体很快变形消失,扰动的“麻”重新填补了他的位置。红圈小时,警报解除了,罗斯博士宣布“卵”已被消灭,这是这个被称为“龙卷风猎杀者”的系统成功消灭的第九个“卵”了。

    罗斯博士介绍说:“大家知道,龙卷风一般胎于强雷暴,雷暴中的是热空气在上升穿过上层的冷空气层时逐渐冷却,空气中的水蒸气凝结成雨滴或冰雹,冷却后的空气夹带着雨滴或冰雹下沉,随后在下层热空气以及地球自转等因素作用下重新向上翻卷,最终形成龙卷风。龙卷风的形成过程是不稳定的,其中冷空气的下沉代表着一个关键的能量动,这团下沉冷空气就是“卵”的心脏。‘龙卷风猎杀者’系统发携带油气燃烧弹的导弹,对下沉冷空气进行精确打击,这种燃烧弹能在瞬时放出巨大的热量,使下沉冷空气团升温,从而破坏龙卷风的形成,将它扼杀在摇篮里。我们都知道,导弹打击技术和油气燃烧弹技术早已有之,事实上这称不上精确打击,他所需的精确度比军事用途要低一个数量级,所以为了减少成本,我们使用的都是已被淘汰的旧型号导弹。‘龙卷风猎杀者’系统的关键技术就是陈博士的大气光学探测系统,使这项创造是我们能够提前定位‘卵’,也就使得人工消灭龙卷风成为可能,让我们为对他表示敬意!“

    第二天,在州首府俄克拉荷马城,我被授予荣誉市民称号。在接受州长的荣誉证书后,一个金发少女将俄克拉荷马的州花,我从未见过的槲寄生献给我。他告诉我,前年的一次龙卷风夺去了她双亲的生命,在那个恐怖之夜,一场F3级的龙卷风揭开了她家的屋顶,将室内的一切都卷到了上百米的空中,她是落到了一个水塘中才侥幸逃生。她的叙述使我想起了自己失去双亲的那个生日之夜,也是我对自己的工作产生了自豪感。正是这份工作,使我最终摆了球状闪电的阴影,开始了充阳光的新生活。

    仪式后,我对罗斯博士表示了敬意。虽说我在陆宝龙卷风方面取得了突破,但真正最后征服了龙卷风的是他们。

    “最后征服龙卷风的是TMD。”罗斯没头没脑地说。

    “战区导弹防御系统?”

    “是的,几乎是原封不动的使用,只不过是将系统中的来袭导弹识别部分换成您的“卵”定位系统而已。TMD好像就是为消灭龙卷风而定制的。”

    我这才意识到这两者确实相似,都是自动识别来袭目标,然后引导导弹进行精确拦截。

    “我的研究领域本来和气象毫无关系,是负责TMD和NMD的软件系统的,已经搞了很多年了。看到自己开发的武器系统能以这种方式造福社会,我确实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感,陈博士,这是我要特别要感谢您的。”

    “这个我理解。”我真诚地说。

    “剑都可以铸成犁,”罗斯说,接下来她的声音低了很多“但有些犁也可以铸成剑,像我们这样的武器研究者,在履行责任的同时,有时不得不承受由此带来的自责和失落…陈博士,这你也能理解吗?”

    我从高波那里也听到过类似的话,于是无言的点点头,心里戒备起来。他说“我们”是指他们还是包括我吗?他们真的知道我以前从事的工作?

    “谢谢,真得谢谢。”罗斯说,我注意到他看我的眼神很奇怪,其中竟然出一丝悲哀。后来才知道自己多心了,他的话与我无关,而到那时我才真正理解了这眼神的含义。我可能是最后一批出国的学者,回国后的第十天,战争爆发了。

    珠峰号沉没

    生活变得紧张起来,每天除了关注战局外,工作也有了另一层的意义,以前在生活中占主要地位的一些快乐和烦恼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这天我接到一个电话,是军方打来的,通知我去开一个会,有一名海军少尉开车来接我。

    战争爆发后,我不时想起球状闪电武器项目,在这非常时刻,如果研究基地要我回去,我是会抛弃个人感情进自己责任的,但这方面一直音讯全无。我关注战事新闻上也没有出现任何有关球状闪电的信息,这本来是它出现的最好时机,但它仿佛是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我给研究基地打电话,发现他们以前所有的电话都不通了,丁仪也不知去向。我所经历的那一切似乎是一场过去的梦,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到达后,我发现到会的大多是海军方面的人员,没有一个我认识的,这才明白这里与球状闪电武器没有任何关系。所有的人都神色严峻,会场的气氛十分压抑。

    “陈博士,我们想首先向您介绍一下昨天发生的一场海战的情况。新闻中还没有报道。”一位海军大校在没有任何开场白的情况下直截了当地说。

    “这次海战的具体位置和详细情况您不需要了解,我只介绍有关的情况。在昨天下午三点左右,珠峰号航母战斗群在海上遭遇大批巡航导弹的袭击…”

    听到这个名字,我的心里动了一下。

    “…来袭的导弹数量很大,有四十多枚。舰队立刻启动了防御系统,但很快发现,这次袭击的方式很奇怪:一般情况下,巡航导弹在袭击海上目标时都采用贴海飞行方式,以便突破反导系统的防御,但这批导弹的飞行高度都在千米左右,好像根本不在乎被击落似的。果然,导弹群并没有直接对舰队目标进行打击,而是全部在我们的防御圈之外自爆了,爆炸高度在五百到一千米之间。每个弹头的爆炸威力很小,只是扩散出大量的白色粉末,请看,这是当时的录像。

    投影屏幕上出现了空旷的天空,云很多,好像是暴雨将临的样子。紧接着,天空中出现了许多小白点,那些白点渐渐扩散,仿佛是在水面上滴上了几十滴牛

    “这些就是巡航导弹的爆炸点,”大校指着画面上那些扩散的白点说“很奇怪,我们一时真的不知道敌人想干什么,这些白色物质…”

    “现场还有什么别的迹象吗?”我打断了大校的话,一种可怕的预感涌上心头。

    “您指的是什么呢?好像没什么与此有关的迹象”

    “无关的野,您想想看?”我急切地说。

    大校和其他几名军官互相看看,一名戴眼镜的中校说:“敌人有一架预警机在这一空与飞行,这好像没什么异常的”

    “还有吗?”

    “嗯…敌人通过低轨道卫星平台向这一海域发大功率光,可能是配合那架预警机探测深水潜艇…这与我们所谈的导弹群系及有关吗?博士,您不舒服吗?”

    但愿真是探测潜艇,上帝保佑是在探测潜艇…我心里紧张地祈祷着,同时说:“没什么,谢谢。那些白色粉末,你们知道大概是什么吗?”

    “我刚才正要告诉您——”大校说,同时屏幕上换了一个画面,这一幅有少数几种鲜色彩组合而成,像画家的调板一样杂乱无序“这是一幅那一空域的红外假彩图,看这儿,爆炸点很快都变成了超低温区域,”大校指着画面上的一片醒目的蓝点说“所以我们猜测,那些白色粉末可能使高校致冷剂”

    我仿佛被一道闪电击中,感到天旋地转,扶助桌子才没使自己倒下去。“快,让舰队撤出那个还去!”我指着屏幕冲大校喊。

    “陈博士,这是录像,事情在昨天已经发生了。”

    已被事实击昏的我愣了半天才明白他的意思。

    画面上出现了空旷的海面和天空,一艘护航的驱逐舰在画面的一角时隐时现。我注意天空中出现了一个细长的漏斗,漏斗的柄端向海面延伸,很快拉长成一条细丝。当这条细丝的一端接触海面时,起的海水立刻使它变成了白色。最初这条连结海天的白丝带很细,它轻柔地摇曳着,最细的部几乎要中断。但他很快变,有一道子高空垂下的轻纱,变成一耸立在大海上支撑苍穹的巨柱,它的颜色也由白变黑,只有表面旋转的海水还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其实我以前想到过这种事情,但不相信真有人能做出来。

    具备生成龙卷风潜力的扰动“卵”其实在大气层中数量巨大,他们中只有一小部分真正演化成龙卷风,就像数量巨大的鸡蛋中只有一小部分真正能孵出小一样。“卵”的核心是一团下沉的冷空气,通过加热而阻止其下沉,就能消灭那些将演化成龙卷风的“卵”就像我在俄克拉荷马州看到的那样:同时,如果通过制冷而加强那团冷空气,则能“孵化”那些本来会消失的“卵”促使其发展成龙卷风。由于这种“卵”数量巨大,所以在适当的气候条件下,便可以随时随地地制造龙卷风,这其中的技术关键是发现这些潜在的“卵”而我的龙卷风预报系统提供了这种可能。更可怕的是,这个系统可以发现这样的机会:如果两个以上的“卵”距离很近,甚至重叠,对其中的多个“卵”同时进行“孵化”就能够巧妙地聚集大气中的能量,催生出自然界中并不存在的超级龙卷风。

    我眼前出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龙卷风,它的直径超过两公里,比自然形成的龙卷风要打一倍,自然界中最大的龙卷风一般是F5级,这已被人们称为“上帝之手”;但这个人工“孵化”的龙卷风,最小位F7级。

    画面上,龙卷风缓缓地向右移动,显然是珠峰号在紧急转向,企图避开它。龙卷风的推进一般为直线,速度为每小时60公里左右,与航母的最大航速相当。如果珠峰号加速和转向足够快,就有希望避开它。

    但就在这时,在那黑色的擎天巨柱两旁的天空中,又垂下了两道白丝带,,他们迅速变,很快演化成两同样的黑色巨柱。

    这三个超级龙卷风的间距小于其直径,只有不到一千米,他们形成了一道长达八千米的死亡栅栏,顶天立地紧而来,珠峰号的命运已经确定。

    龙卷风的巨柱很快占据了整个画面,在前面,滚滚的水雾汹涌而过,像是横过来的瀑布,龙卷柱内部则是一个幽暗的深渊。画面急剧晃动起来,接着消失了。

    据大校介绍,一个龙卷风扫过珠峰号的前半部,正如在那座小岛上那名海军中校向我预言的那样,珠峰号的主甲板折断,半小时后沉没,包括舰长在内的两千多名官兵阵亡。在龙卷风近时,舰长果断地命令队两座水反应堆进行A级封闭,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可能的核漏,但也是珠峰号彻底失去了动力。同时沉没的还有两豆护航的驱逐舰和一艘补给舰。超级龙卷风在扫过舰队后,其中的一个继续行进了二百多公里才逐渐消失,比历史记录上龙卷风行进的最长距离远一倍,其间,它在仍具威力时扫过了一个小岛,抹平了岛上的一个渔村,又杀死了包括妇女儿童在内的一百多个村民。

    “珠峰号的舰长是江星辰吗?”

    “是的,您认识他。”

    我没说话,这是想得更多的是林云。

    “我们请您来,一是因为您是国内龙卷风研究方面最有成就的学者;第二个原因是,这次攻击珠峰号的是一个代号为‘埃洛斯’的气象武器系统,根据情报,它与您的研究成果有关。”

    我沉重地点点头:“是这样,我愿承担责任。”

    “不,您误会了,我们这次不是来追究责任的,您并没有什么责任,雷电研究所对这项成果的发表和转让,都是经过有关部门的层层审查的,完全合法。当然有人要为此负责,但不是您。在搞技术应用于军事方面,我们真的不如敌人感。”

    我说:“这种武器是可以防御的,只要将舰队的反导弹防御系统与我们的大气光学探测系统相联接就可以,我曾经见过用发油气导弹消除龙卷风的方式,但还可以采用更迅捷更有效率的方法:用大功率微波或光来加热下沉冷气团来达到目的”

    “是的,我们正在全力研制这种防御系统,也请您全力协助,”大校轻轻叹息了一下“不过坦率地说,它可能要下次战争才能用得上了。”

    “为什么?”

    “失去了航母战斗群,对我们的制海权力打击很大,在以后的战局中,我们已经没有能力与敌人进行大规模海上决战了,只能依托岸基火力进行近海防御。”

    从海军作战中心出来后,凄厉的防空警报声在城市上空响起,大街上很快空无一人,我在空旷的街道上漫无目标地走着,有民防队员冲我喊,我就像没有听到一样。他们过来拉我,我没感觉地甩开他们的手,继续梦游似的走着,他们以为我是疯子,顾自跑去了。我现在已万念俱灰,只求一枚炸弹结束这痛苦的生活。但爆炸声只是在远处响起,附近反而显得更加安静了。我不知走了多少时间,警报好像解除了,街上的人又渐渐多了起来,我心力瘁地在一个街心花园的台阶上坐下,发现本来空空的大脑现在被一种感觉占,这是终于理解了一个人的感觉。

    我理解了林云。

    我拿出手机,拨打基地的号码,仍然没有人接。于是起身找出租车,战时的出租车很少,等了半小时才打到一辆,立刻向基地驶去。

    车行驶了三小时左右才到达了基地,我才发现这里已被废弃了一段时间,到处空的,人和设备都不知去向。我在空无一物的发实验室的中央孤独的站了好长时间,一缕夕阳的弱光透过破损的窗子照在身上,又慢慢消失,直到夜降临我才离开。

    回到市里后,我倒军方有关机构到处打听球状闪电项目组和晨光部队的下落,但没人能告诉我,他们仿佛从世界上蒸发了。我甚至拨了林将军留给我的电话,但同样不通。

    我只好回到了雷电研究所,投入了使用大功率微波消除龙卷风的研究。 WWw.GUGEXS.cOM
上一章    球状闪电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全本小说《球状闪电》是由作者刘慈欣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科幻小说。更多类似球状闪电的免费科幻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科幻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球状闪电TXT下载的章节第24章龙卷风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