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理小说最新章节小公园里的柯姐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伦理小说 作者: 伦理小说 时间: 2014-4-20 
小公园里的柯姐
    这篇故事大概发生在1月初-所以从时间上来说,我和jessica的这篇故事,应该也是最近这几篇分享的新志的第一篇吧!

    而一如这篇故事的时间顺序、早于和其他“人玩具”发生的“调教”事件那样,对frank来说,又叫她jessica的柯姐、认识她的那一刻,大概也是个别有意义的一个时间点吧!

    怎么说?如果说frank第一个女朋友的背叛,让frank明白了男人对女人的爱和恨;一张贴在机车后座上的黄便利贴小广告,开启了frank醉心鱼池茶庄的风花雪月生活;而已然远走中国湖南老家的人小英,曾经让我一度以为、frank找到了在场岁月中的真爱奇蹟;又如水果妹“柠檬”和许久不见的人dora,让我见识了潜藏在女人慾深处,可能都有那在sm世界中、获得彻底解放的另一面的变态面目;那么,柯姐呢?对于frank,她又是怎样一个意义的开始呢?

    年11月,当frank还难以忘情于和人小英的藕断丝连之间,我却因为一场和公司同事的无聊赌注,无意间去开启了柯姐久未得到男人关怀的心门;2011年2月,被我说动的柯姐,也答应了frank将她视为奴隶看待的另一个身份,而开始沉沦在一如dora沉缅于变态慾时的放形骸;而在那一年的4月,柯姐更签下了一张白纸黑字的秽契约书,而半带害怕地把自己体的所有权、无偿交给了我…从此,离不开柯姐人生的、是frank这个男人的;还有,等着她的、是一次次无视她羞心存在的m奴调教游戏…和多p的swing趴活动…之后的2012年,又因为frank一时兴起的放纵私慾,让已经有了2个宝贝女儿的柯姐,先再一次体会了女人为男人生育子女的可能后,却又面临被迫失去肚子中的新生命的痛苦煎熬;尽管如此,她却还是选择留在frank的身边,继续温柔地跟随着frank、无奈地接着一个个“新姐妹们”的加入她的行列…“天问人罪,处处无间;若无修罗,何需佛陀?”回想自己写过的语句,这样的一个我,对柯姐来说、到底是拖她下了慾地狱的活修罗?还是…拯救了困在过去那段失败婚姻的她,让她重新拥有了现在新的自己的引渡者呢?哈!好难懂的问题啊!

    而2013年1月,如此百感集的frank,一如往常地站在离她家、不过几十公尺距离的小巷子出口外,看着小公园里、一棵棵大树的残叶空枝,一边正等候着她和她两个宝贝女儿的出现。

    由于去年中、在中国上海出了事的陈先生,后来、回到台湾疗伤休养后,碍于人伦情份和维持假面婚姻的约定,柯姐常得在家守着、几成陌生人的空壳丈夫的陈先生,也因此被迫减少了她和frank见面的次数;就像这次元旦连假的一同出游之后,隔了好几天,柯姐才又找了带小孩出外吃晚饭的理由,硬是空和frank见上一面。

    不过,柯姐带小孩出来吃饭的事倒是真的-最近,镇上新开幕了一家火锅店,几个同事吃过、都反映了不错的评价;于是,我才订了一间小包厢的座位,想带柯姐和久未见面的小慈、小忆她们姊妹俩,一起去好好打个牙祭。

    但其实,这次的火锅之夜,更像种“另类结盟”的年终餐会吧!去年中,意外得到小慈、小忆这两个人小鬼大的小女孩的谅解和支持后,母女关系大有长进的她们三个女生,更一起背负了柯姐和frank这段情慾关系的秘密;有点残忍的现实之下,或许现在的frank,才是这个陈家三个母女眼中、真正的丈夫和父亲吧!

    “呵,你们来了啊!没有关系…我只等了一下下;对,预约了八点半的位子…我刚有打电话去店里确认过;ok,那就一起坐我的车去吧!”,四个人上了车之后,我们便闲聊起来,就像一点都没有、好几天没见过面的生疏感之中,我们也很快地就到了新开幕的火锅店大门外。

    “嗯,今天这一餐吃得怎样?还可以吧?”,吃完了这一顿火锅当晚餐后,一出了店门后,我便好奇地问了其他人的意见;“嗯…就普普通通罗!我比较喜欢吃他们的龙虾和帝王蟹,可是点了送上来的量…真的又好少!根本没吃到啥!对吧?小忆…”,小慈这样回答说;“嗯,姊姊说的对!不过,我的嘴巴比较没那么挑,只要有哈达斯的冰淇淋…苏…哈啊!刚刚才吃了一小杯,好像不过瘾说!嗯,总之…这样子、我就很足了咧!”,像是做着补充说明般的小忆,随即是跟着姊姊的话尾地这样说。

    “…”,而一旁、安静地看着我和她两个女儿有说有笑的柯姐,则是一脸慈眉善目地微笑着,在那个刹那、竟让frank有了看到观世音菩萨显圣时的庄严法相的错觉…是啊!对于我、对于两个宝贝女儿,她都是这样、类似神佛一样宽容大度的美善存在吧!

    只是,就算是这样的人间神佛给落到了凡尘之中,终究,也只是个身陷男女慾情思之中的平凡女人而已…“呵,走了啦!小忆,我们就别再妨碍妈妈和○叔叔搞恩爱了…啧!听不懂吗?你真白目咧!还不走啊!”、“可是…人家很久没看到妈妈跟○叔叔在“那个”了说…人家很好奇嘛…”、“呿!那你就留下来慢慢看,我呢!一个人要去买哈达斯冰淇淋和巧克力回家吃了!你看…刚刚○叔叔给了我一张这个喔!”、“喔?那我也要去!还有…姊,最近○○○有出单曲ep说…可不可顺便一起买啊?”,听着小慈和小忆的对话,等了几分锺后,我终于看见小慈对我使了个眼色,好不容易才把碍事的小忆、半哄半骗地给带了离开小公园。

    呵,这个小慈…真是遗传了柯姐的生意头脑和冰雪聪明啊!可也真没浪费了我、刚刚给了她的一张“小朋友贴纸”啊!

    “呵,这两个小女生…还真是人小鬼大呢!将来…一定也是会让男人头痛的、那种“鬼灵怪”型的小麻烦呢!”,而看着小慈带着小忆一起离开的顽皮背影,也让我不笑了出来而吃过火锅,我们开车回到小公园这里,也已经都晚上十点多了;至于在家休养的陈先生,听柯姐转述家里的外佣的话,似乎也已经睡了的样子。

    只是,再度回到了小公园这里,变得更深沉的夜下,同样的景、如今却显得几分鬼气森森-自从去年中,传出了几次有游民在这里、不幸莫名往生的暴毙事件后,一些绘声绘影的灵异传闻,也让每当太阳一下山后,小公园里、便是了无人迹的冷冷清清。

    “呵,玲刚刚也有看到…你偷偷给她钱的事喔!主人老公…咳!但小慈那孩子也真是的!不过,哈!看样子,你那1000块钱…算是花得也很值得喔!”,像在回应我的说法般、柯姐也开玩笑地这样说;“呵,是啊!谁叫她们…可是你这个出色老板娘的宝贝女儿呢!当然,脑筋也跟你一样聪明又反应快呢!”、“呵,是吗?嗯…”,然而,听到这话的柯姐,脸色却是跟着一沉;“那…如果…我去年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还在的话,现在的他,会不会也能跟他姊姊小慈一样的聪明伶俐呢?”,而随之摸着自己肚子的反应,很明显地,柯姐是回想起了去年中、那次拜托庄医生帮她和其他人动手术的事…“柯姐,你、你…还会恨我吗?当初的那一件事?”,放开了紧握在手心里、柯姐那只柔软温暖的手掌后,我停下脚步地问着柯姐;“恨?呼…是啊!玲…确实…是恨着你当初的狠心呢!”,柯姐眼里泛着泪光地说;“只是…玲也还是爱着你啊!你说,玲又能怎么办呢?”,又爱又恨是吗?好一个错综复杂的答案啊!

    “想一想,主人老公,你真是改变玲的人生的好神和恶鬼呢!对吧?如果没有你的惑…玲大概还只是个窝在家里、老是在自怨自艾的怨妇而已;每天呢!只会以泪洗面地等着“那个人”(陈先生)的回心转意…和苦等着两个宝贝女儿…什么时候…才会懂得给予自己体谅和安慰…”,擦去些微溢出眼眶的眼泪后,柯姐原本擦泪用的手掌,则又向前牵起了我的手心。

    “而且…如果没有你的鼓励和规划,玲也不会勇敢地和“那个人”做个了断!终于…也争取到现在自己的一席之地;你看!现在的玲,有了钱、有了自信,还懂得照顾自己和享受人生;女儿呢!也不会再用同情和可怜的眼光、不知所措地看着自己的妈妈…”、“所以…你的意思是…”,小公园里,昏暗的造景灯光、突然是一闪一暗的怪异情形;但frank没有那份感到诡异的心思,只是在等着柯姐接着的回答。

    “我…玲的意思是、在当初签下那张变态的主奴契约书的时候,玲就有心理准备-不论你是玲的神,还是玲的恶魔,玲…都会欢喜地接受你…所给予我的一切!呵!就是这样!嗯…”,玲的回答一样简洁有力,却又是说明了自己是用多大的决心、才选择把自己全然给付给了frank的。

    而这份心意,frank是明白的-或许是说一直明白的;于是,我抓过了牵起自己手心的女人手掌,一把将柯姐给抱进了怀里;一时间,跟着直捣frank鼻子嗅觉的,是柯姐身上、那股略带甜味的草莓果香的香水味。

    呵,柯姐也真的越来越爱美了呢!记得某次、frank不经意说了自己会记得每个女人身上的味道后,柯姐也开始用起了香水来;比起陈姐的杏仁体味、小萍身上的橘子芬芳,或是葶的牛体香…这股沁着微甜香氛的草莓气味,也渐渐地、成了柯姐在我脑海里的专属味道。

    “喔?这样啊!嗯哼…想一想,我们之间…还真经历过许多事呢!那你…后悔了吗?”,双手抱着柯姐的我、低头问着怀里的她;“这还用说吗?就算玲后悔了…也来不及了啊!你看!玲都这样子了…还会有其他男人想要我吗?”、“嗯?你说什么?”,说着,柯姐突然挣脱了我的怀抱,故作姿态地转了一个圆圈后,重新一个站稳的她,却在我的眼前、开始解开了铁灰色的连身羊针织冬大衣之上,那两排黄澄澄的金属钮扣和绑住两侧大衣的宽版衣带来…尽管比frank大上10岁,今年堂堂迈入42岁的“欧巴桑”年纪的柯姐,只见勤于保养的她,现在却有着战胜了岁月痕迹的平滑肌肤;而淡妆轻点的脸庞上,是有着几分像似日本av女优?浅仓彩音的女脸庞,同时也带了几分白里透红的娇

    至于…当一身铁灰色的羊冬大衣一个下, frank也才明白,原来刚刚明明火锅吃得是全身发热、大汗直的,柯姐她、却还是死都不肯下大衣的原因…呵,原来厚重的羊冬大衣之下,柯姐就只穿着一件下私密处、还刻意给破开了个椭圆开口的黑色袜;其他的,就只有她前那条我送她的黄金项链,以及披垂而下的一袭黝黑色的长直发,正在聊胜于无地遮掩着柯姐大衣底下、那几近一丝不挂的白条体来…而看着柯姐那162。7cm、45。8kg的少女般的合宜身材里,frank还微微可见她因为骑脚踏车、做瑜珈和爬山、游泳给锻链出的肌线条,也塑造出了散发着健康气味的成体,更让frank的不争气地开始起起来;而说到身体曲线,柯姐前那一双点缀着暗橘尖、呈现着大d小e杯完美比例的峰,更是在柯姐几个动作的搔首姿之间,晃动出了足可惑住任何男人的一波波涛来…“呃!嗯嗯…柯姐…这…”,说真的,尽管看过柯姐的体不知多少次,但那时的frank,却还是又再一次给看呆了半晌,简直是给这20几岁年轻女人般的体给惑住了;而小公园的四周,尽管是处在夜晚的掩蔽里,但是从稀微的灯光中,frank还是可以隐约看见小公园外头、那些栉比鳞次的住宅或商店…而这样子、只靠着小公园里的几棵树木对外做着遮掩,实际上,可说是随时得暴在众目睽睽之下的豪放,柯姐这样大方挑战着frank理智的刺中,也等于是对于她一路下来的暴调教游戏的成果,做出了一次完美的验收来。

    “呵,柯姐,嗯…看了你这样子的妩媚人…又有哪个男人会不要你呢?除非…他和萧煌奇一样吧!”、“是吗?那么…主人老公,你看,这是我要送你的新年礼物呢!”,说着,柯姐突然右手往左上臂一抓,解开了几颗按扣、跟着扯下了原本绕圈围住她的左上臂的一截黑色蕾丝缎带后,只见柯姐左上臂的洁白皮肤上,似乎多了几些不起眼的细小文字来…“呃,什么礼物?干嘛这么神神秘密的?呃,这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frank也缓缓向前走近了柯姐的身边,仔细一看,在小公园里的几盏小灯的昏暗灯光之下,柯姐的左上臂上、还真的多了几个黑蓝颜色的中文字,样子有点像是汉隶(汉代隶书)写法般的细长勾转。

    “讨厌…主人老公现在…又装作看不懂国字吗?那…玲念给你听,可以吗?嗯…左边的是…『柯×玲是母狗』,右边的是、是…『主人是○○○』…呵,玲在那一天鼓起勇气,请了一位女生的刺青师傅刺上去这些字的时候,还在担心会被人家笑是不要脸的变态货呢!”,看着柯姐左上臂上,两排由上而下、左右对称排开的黑蓝色汉隶体文字时,我更在意的、是柯姐脸上是害臊的不好意思;而如此随时会暴在别人面前、看了可是让人说不出话的证据…我说柯姐,你只用围着那条单薄的黑色蕾丝缎带做遮掩,这样子、真的就能若无其事地把这秘密、如此藏匿在别人的视线之下吗?

    “呵,那你是吗?不要脸的变态货…哈!”,顺着柯姐说的话,我接着促狭地问;“嗯,是啊!都被人刺上这种丢脸的刺青做证明了,你想…还有其他的男人会要我…要我这种不要脸的变态货吗?”,柯姐回答说;“呵,你说的对;只是,你也太大胆了!万一…万一这刺青被人发现了,你又该怎么办?”、“我…玲有想过…万一被人发现了刺在手臂上的这个秘密,还被人给公开了的话…”,突然,说着这话的柯姐凑近了frank的身边,跟着是一把紧紧地抱住了我。

    “那么,我…柯×玲,就真的只能在大家面前…当一条人形母狗了!然后,剩下的半辈子,都会被小慈、小忆和其他人看不起吧!还会被、被人吐口水和说脏话辱骂,甚至被打…但是,我没办法反抗他们…因为手臂上的刺青都说了…柯×玲只是一条人形母狗,只是一只不需要尊严和羞心的畜牲而已!”、“嗯嗯…”,而沉默不语的frank,也伸手轻轻磨了柯姐左上臂的皮肤触感,而所得到的答案,让人相信柯姐的这番刺青自白,也绝对不是搭配无聊的刺青图案贴纸、所临时献上的一幕即兴演出而已…走过一个平时给小孩玩的大沙坑,便是到了小公园最里处的儿童游戏器材区;而旁边的小凉亭和几张有着椅背的木条长椅,据说就是那几个身份不明的男女游民们、在此度过他们人生最后一晚的地方。

    而如此令人寒直立的诡之处的对头,水泥建成的大象溜滑梯下的狭窄隙里,我和柯姐却毫不在意地、上演着活生香的绵。

    而像在印证着柯姐手臂上的刺青文字的决心般,frank除了用拼命着柯姐部的前后两处之外,毫无怜香惜玉的爱玩法,更把柯姐身为一个奴隶的价值,在此做了一个最好的展现。

    “啊啊啊啊…”,不停缩着声音呻着的柯姐,只见是毫无反抗之意地瘫躺在溜滑梯底下的隙空间里、那片狭小的水泥地面上,不断轮用张开大腿,或是用趴伏姿势地翘起部,以及换成跨坐在男人身上的几个体位,让frank随心所慾地玩着她那副属于贵妇、散发成而又靡的体来…呵,贵妇?哈!好一个成的贵妇人啊!除了前的那副黄金项链,还隐约闪曳着些许冷冽亮光的贵气,以及手指上、挂了一只20几万块钱的钻石戒指,多少让她称得上珠光宝气外,现在、光溜溜地和frank不停忙着当中的柯姐,哪里还看得出是一个贵妇?甚至又哪里算是一个平常女人呢?

    “再说一次!啊…你的手臂上…到底刺了什么鬼东西…想要给大家看啊?”、“是、是…我向主人老公宣誓的话…啊啊…左边的是…『柯×玲是母狗』,右边的…则是…『主人是○○○』…”、“喔?那为什么…要把这些字给大家看呢?”、“因为…呃…啊啊…那是…想要大家看看…我要给主人老公的新年礼物…呃!啊啊…”,说着说,被frank用手指侵犯和玩着的柯姐,终于开始了又一次的吹-活像洪过后的当中,顺着出的水滴痕迹,也跟着出了frank第一次后、在里头给留下的白色残…“喔?又高了啊?才多久而已…就已经是第几次了啦?”、“嗯…主人老公…是第七…还是…第八次了吧!呃…”,带着几个全身搐后,回过神来的柯姐,才又能出声回答着我。

    然后,看着还沾染着第二次时的少许白色残,显目地留在柯姐嘴边,同时、还一脸淋过男人腥臭的狼狈的柯姐,frank一个抬起她挨了frank几个耳光后,而显得略带红肿的脸颊的同时,另一手、则挽起了一旁下的皮带,跟着再往她的脖子上一圈…顿时,加在黄金项链之上的那条黑色皮带、就成了临时充当的狗项圈和狗绳了…接着,回个气、休息了十几分锺后,准备再进行和柯姐第三次的frank,只见对她才使了个眼色,便看见被年轻男人的黑色皮带、鲁地给控制住自己行动的柯姐,接着是乖巧地爬出了溜滑梯底下的狭小空隙,然后,就四肢趴伏地停在溜滑梯旁的草地上,正等候着frank、随意对她部里的哪一处,再来又一次的和中出…“啊…主人…老公…”,于是,伴随着柯姐一声细小的呻,frank的,最后、还是从后头又给进了柯姐的道里;“呵!大家快来看…呵呵…住你们家附近的陈○○的太太、陈○慈和陈○忆的妈,现在…变成了我○○○养的人形母狗喔!啊!说话啊?柯×玲…还不快跟大家打招呼!你这只笨母狗…”,有如对着隐形的观众在演着戏一般,frank开始熟练地说着羞辱的言词,玩起了合并着公开暴的羞辱调教游戏。

    晚上十一点多了,传着灵异传闻的小公园里,依然是四下无人的静阒;而随着四周外围的住宅或商店、一个个将灯光暗下的瞬间,这处更显得昏暗的小公园里,活就成了frank专属的开放式调教刑房。

    “是、是的…我…柯×玲…是主人老公养的笨母狗、母狗…啊啊…每天…喔喔…都要吃…吃主人老公的…喝…主人老公的子()和)才行…过活…喔喔…”,看着柯姐用着极尽的表情和语调、无地说着语的模样,简直就是一个要靠着男人施舍才能活下去的低娼妇…“还有呢?啊…这样子、还不够格叫你母狗喔!啊…多说一点…让我和大家听得更一点吧!”,对于这样子的柯姐,我则下了一个、还要她更加的指令。

    “啊!知道了…主人老公…那玲…喔…就请大家一起来玩…啊啊…玩母狗的游戏…只要各位哥哥或弟弟…喔~你的够勇猛…子够强壮…喔、喔、喔…就可以用玲的小…嗯…喔~免费帮你们生个小公狗…或是小母狗…喔喔喔…啊~”,终于,忍耐了不知多久,抱着柯姐那柔软却又带着结实肌枝,气着的frank、对着她的,也彻底缴出了今晚的第三发…“嗯哼…主人老公,你还可以吗?今天的玲…你最爱的母狗…还想再多吃一点…你的“东西”呢!”,然后,靠着大象溜滑梯一角休息的我,却听到两眼还在散发着、像似索求着什么不足的眼光的柯姐,细声地从嘴里说出这样的慾望来。

    “呵…”,据说对于女们、一向有着“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狼虎之年”这样的说法…而在柯姐身上,frank还真多少看到了几些相呼应的现象;只是,看着半躺半坐地正对着frank的柯姐,不停伸脚过来在我身上、恣意游移间的磨蹭和挑逗…刚才还意气风发的frank,却不出了一个苦笑。

    “妈咪?○叔叔?你们还在这里吗?妈咪?你有听到吗?”,还好,一个似曾相识的小女生的叫唤声,以及漫无目的地寻觅着什么的手电筒亮光,及时从小公园的另一端出现,并且给了frank一个“安全下马”的合理理由。

    “走吧!是小慈的声音…她在找我们了;啊!时间都快晚上十二点了!明天,我们还都要上班呢!不是吗?”,看着柯姐有点失望的茫然眼神,我则急忙找回了四散一地的衣服,也没忘了提醒柯姐、赶紧要穿好衣服和整理仪容…“对了!千万…可别忘了这个!”,在柯姐穿上那件羊冬大衣之前,早一步穿好衣服的我,则拿着一截黑色蕾丝缎带、重新扣住按扣地给围上了柯姐的左上臂。

    “呵,谢谢你,主人老公,我…玲自己都忘了呢!”、“别这么说!快把衣服穿好吧!小慈快要找到我们这边来了!”,再顺手帮柯姐穿上羊冬大衣后,我才走向前去,用着大幅度的挥手、向拿着手电筒找寻我们踪迹的小慈给了个回应。

    而小慈也尽管明了和亲眼见过了、我和柯姐的私密行和男女感情;但隐藏在那件黑色蕾丝缎带围拢之下、那两行文字刺青的真相,却还是这个年纪的小女生们,一个不须了解、也不用刻意去做想像的秘密。

    “嗯,是你吗?○叔叔?妈咪也在那边吗?”,而用手指从容地拨拢好自己凌乱不堪的长直发后,给了我个微笑的柯姐,又重新回到了那个端庄优雅的贵妇形象。

    当然,戴在柯姐脖子上的黑色皮带,也已经回到了frank的头上-一如现在的柯姐,她又恢复了身为人人母的身份那样。

    而看着眼前的柯姐、正是端庄优雅的成气质分;又回想着刚刚的柯姐、恍若一条人形母狗般的纵情慾…然而,哪一个面貌的柯姐,才是最能吸引我的“她”呢?

    “走吧!主人老公…时间都晚了呢!刚刚…我们真的玩得太疯了一点喔!呵…”,然后,如同两年多前刚认识的那样、柯姐重新十指紧扣地抓住了我的手,一脸笑意地拉着我、往小慈的方向走去;而这个耐人寻味的问题,也应该一如这两年多时间的悄然过去-因为frank还有很多的时间,可以在柯姐的身上来找出一个最好的答案来…

    【完】

    文本大小:16564 字节 wWw.gUGEhK.COm
上一章    伦理小说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全本小说《伦理小说》是由作者伦理小说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热门小说。更多类似伦理小说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伦理小说TXT下载的章节小公园里的柯姐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