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理小说最新章节雯雯的羞辱rì记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伦理小说 作者: 伦理小说 时间: 2014-4-20 
雯雯的羞辱rì记
    开学已经快一周,可以重新回到校园,我觉得好开心。

    新的环境,新的同学,新的内容,让我渐渐不去想暑假里的一切,就当是恶梦一场。

    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大学考的远远的,再也不会回到朱家村里。

    学校是寄宿制,不过也有很少一部分家在附近的走读生。

    宿舍八个位,但我很运气,分到的宿舍不员,连我一共只有四个女生而已,小婷小双很活泼,小圆很害羞,我们很快熟悉,成了好朋友。

    每天晚上睡觉之前,小婷小双总是叽叽喳喳的告诉我们学校里有什么新闻,有什么好玩的事情,比如我们这届进来分数最高的是谁啦,哪个老师比较严厉啦,小婷还用带着粉红泡泡的语气告诉我们这届的校草是哪个班的,我们笑她小花痴!小婷不服气的说:“又不是只有男生才能好!对啦,我听好多男生都私下谈论咱们雯雯,说雯雯是这一届的校花呢。”

    我吃了一惊,听小双接口说:“男生就是那样啦,不过我也觉得咱们雯雯真好看,就是太沈默了,好像很多男生都觉得雯雯是冰山美人啦。”

    …我心里的很,原来不是我躲着男生,就可以把自己变成隐形人。

    虽然朱村长儿子茂名还有教导主任王川一直没来扰我,但总归是两个地雷,不晓得什么时候会爆发。以后行动要更小心才行。

    周五下午放学,寄宿生陆续回家,小婷她们像小鸟一样很快走了。

    我不是不想回家,但实在怕回到那个山村。

    左思右想,在小卖铺给爸爸打了个电话,谎称这个周末学校有事情,没时间回家,下周再说。

    爸爸妈妈不疑有他,只叮嘱我要好好照顾自己。回宿舍的路上,我心里沉沉的难受。

    刚开门,突然旁边窜出一个黑影把我推进了空空的寝室“雯雯妹妹,好久不见啦!”

    是朱村长的小儿子朱茂名,正笑嘻嘻的看着我。

    该来的还是会来,我发现自己在轻轻颤抖。

    朱茂名很快掉校服,毫不客气的往我上一坐,分开双腿,示意我去服侍他。

    我跪在边,俯下身,把他好像很久没洗的进嘴里,努力吐,用舌头在他的具上轻柔拂动。

    茂名抚摸我的头,一边舒服的气一边说:“雯雯宝贝,你晓得不,现在高二的男生…都知道…高一有个冰山美人校花…叫雯雯,有人还想…找人…递情书给你呢…  要是他们…知道,高一校花现在在给我…巴…肯定嫉妒死了。”

    我心下难堪,可还是得把他的具吃的兹兹有声。

    一会儿,茂名把巴从我嘴里出来,站起身,光着身体,漉漉的具,捡起他扔在地上的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给我,然后一边拉下我的子,让我趴在上,他用头在我的上蹭蹭,股一具就从背后一下子顺利的全进我的小里。?道里传来久违的充实感。

    我真的对身后的人又怕又讨厌,但小里一阵阵甘美的感觉骗不了自己。

    茂名笑着说:“雯雯还真是感啊,小的比做的还快。”

    他一边动身体,一边让我把纸上的内容念出来。

    标题:《母狗契约》…我眼前一黑,那天晚上我极力想忘却的回忆又一次涌入我的脑海,如何被狗强暴,被它灌,如何被迫签下这份屈辱极点的奴隶契约,后来如何被在场的男人轮 …一点一点,全都想起来。

    茂名等的不耐烦,使劲掐了我头一下:“快念!”

    我咬咬牙,终于还是念了出来:“雯雯…是主人的…母狗,主人…嗯嗯…在任何情况下…要干雯雯,雯雯都…不能拒绝,并且…啊…慢一点…随叫随到。任何时间…地点…遇到主人,要自己…嗯,嗯…主动向该主人…提供服务…如果主人找其他人…  雯雯…嗯…不能向…非主人的人…透自己的母狗…身份和…经历…主人:朱茂名。母狗…嗯,雯雯。”

    茂名越听越兴奋,干的越来越快,宿舍中回响着啪啪啪的声音,身下的单被我的了一大片,不一会儿,茂名闷哼一声,具,在了我股上。

    茂名休息了一下,翻身坐起,穿上衣服,对还在上躺着衣服不整,还在失神的我说:“雯雯还是那么好干…刚我就在小卖铺,你打电话说这周不回家了?嘻嘻,反正契约上写你每个月至少得回去两次,自己掂量着办。?”

    凑过来亲我一口:“可惜狗你那天我不在,没亲眼见,真是可惜。”又抖抖那张纸“后来爷爷也给我一张。可以在学校里被主人,雯雯是不是很高兴?哦,对了,爸爸让我今晚送你到王主任家里,他小孩这周去前家里住。我有事,你自己去,如果敢不去的话,哼哼哼~”

    我闭着眼睛一语不发,名也没管我,自己收拾了一下,就哼着歌开门走掉了。

    休息很久,我才拖着酸软的身体爬起来,拿着洗漱用品去宿舍楼这一层的浴室里清洗身体。?洗着洗着,眼泪自己跑出来。

    难道在学校也逃不开被污的命运吗?天啊,救救我吧!

    尽管磨磨蹭蹭的,可我还是在晚上七点多敲响了我们教导主任王川家的门。

    王主任看见我来,很高兴的说:“雯雯宝贝来了,还没吃饭吧,来厨房帮个忙,很快就好了。”

    说着,让我在客厅当着他的面掉自己的衣服,赤的身体上只穿一件半透明的围裙,才推着我进了厨房。然后他抱着,靠在厨房门上一直盯着我几乎全的身体看。

    我一个人着在厨房里忙来忙去,本来就热,背后一直感到他的灼热视线,实在羞到不行,渐渐整个身体都泛起起一层粉红色。

    王主任还有一搭没一搭的问我,学校怎么样,老师怎么样。我都小声回答了。

    正准备拿勺子盛汤出来,突然就被王主任抱住,嘴巴在我脸上身上亲个不停,一边拉开自己的子拉链,掏出他已经硬起来的巴,顶住我的

    我被他挤在厨房放东西的桌子旁边,背对着他,双腿分开,还要努力垫着脚尖配合他巴的高度,好让他容易的进我的身体里,然后被他顶的一起一伏。

    汤锅里的汤咕冬咕冬的冒着热气,没人管它,王主任死命着我的房,巴恨不得向上一路直接顶到我的嗓子里。

    他气,在我耳边说:“小东西我干死你…干死你。”

    我觉得小里水水直往外,心里不知怎么的,巴望他干我干的更猛些才好,不由叫到:“啊…叔叔…干死我…啊,啊…干死我…”

    王叔叔一边律动,一边扳过我的脸,把他的舌头伸进我的嘴巴里挑动,我也顺从的咽下他吐进来的唾沫,两个人在一起,上下都合为一体。

    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感觉道里一的,然后一股水就从身体深处了出来,浇到王叔叔还埋在我体内的头上。巨大的快席卷全身,之后我脚一软,几乎伏趴在桌子上。

    王叔叔惊喜的说:“啊呀呀…雯雯居然…高了,真…难得!我,我也一起…来了,来了!”

    然后,我感觉他的头一阵抖动,一股体就到了我体内。

    好一会儿,王叔叔才放开我,软掉的具随之从我体内滑出,一股白色的体也从我道里出来,顺着大腿滴滴答答的落在厨房地板上。

    王叔叔着气惊喜的说:“幼,原来雯雯…要自己高以后,才肯让人进去,以前…都不知道,呵呵,以后叔叔…全都给你灌进去,让雯雯给叔叔怀个…娃娃,好不好?”

    我从那种巨大的快中清醒,羞愧的捂着脸,觉得自己真的像个货一样,没脸见人。而且这样被他进去,要是真的怀孕就惨了!

    后来我们吃过了饭,王主任没有像以前一样,马上让我走,反而搂着我坐在沙发上,兴致的拿出一张纸,我一看,天啊,又是那份见鬼的《母狗契约》,我不自在的把头扭向一边,又被王主任扭过来,他兴奋的说:“那个朱医生真是有一套,搞出这么个东西。  你真的必须按这上面写的做?”

    我想想那只大黑狗,打个哆嗦,只好点头称是。

    王主任哈哈笑说:“那好!以后没人的时候,都要叫我主人!我叫你怎么做就怎么做,敢不听话就干死你!听到没有?”

    我无奈的点头说是,王主任扭了一把我的房,问我:“是,是什么?嗯?”

    我只好说:“是,主人。”

    这句话又让王主任奋起来,就着我道里还没干净的,把他硬到发进我的小里,在沙发上又干了我一回才罢休,而且不管我的哀求,一定在我小过,才肯拔出来。

    当王主任从我身上起来后,我忍着股间的酸,带着一身和男人合过后的气息,想起身去浴室清洗一下再离开。

    没想到王主任不许我去洗,就扔给我一套不知道哪个学校夏天的女生校服让我换,裙子被改的很短,衬衫也被剪到部,遮不住我纤细的线。

    因为我的罩内不晓得被他扔到哪里去,也不敢问他,只好就这么里面光着,又穿上一双高跟女士凉鞋。就被王主任带出了门。

    现在晚上天气还是蛮热的,所以我这么穿倒是不冷,只是我总觉得有风吹过光光的小出来的也风干在腿上,蛮不舒服。

    头也似乎越来越硬,在衬衫上顶起。

    我心下不安,问王叔叔:“主人,我们要去哪里?”

    王主任微笑着说:“带小母狗去给别人灌呀!契约里不是写着吗?主人找其他人干你,你也不能拒绝。?  小母狗喜不喜欢?”

    我吓了一跳,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只能掩饰着自己的窘态跟着他向前走。

    路上人渐渐多起来,原来快到夜市了,大家都神色奇怪的回头打量我。

    王主任突然停下来,给我一部手机还有耳机,和他的手机接通,然后叫我去街边那个修鞋的摊子上,同时听他电话指示。

    修鞋摊的老板是个瘦瘦的爷爷,正准备收拾东西回家。

    我依照王主任电话吩咐,过去在他摊子旁边坐下,下一只高跟鞋递给他说:“爷爷麻烦帮我看看,我的鞋子有点磨脚。?”

    那位爷爷看着我呆了一下,接过鞋子,放在身前反复检查起来,不过我发现他的眼睛正透过眼镜边,偷偷看我。

    这时候耳边电话里传来指示:“对着他伸个懒。”

    我只好依言而行,上一大片肌肤。

    修鞋爷爷的眼睛瞪大了。

    一会儿,我又得按照王主任说的,装作天气太热,解开前的几个扣子,出深深一条沟和大半球。

    修鞋爷爷的眼睛都直了。

    再一会儿,王主任又对我命令道:“把双脚打开,对着那个修鞋的。”

    我吓了一跳,现在坐的这个椅子蛮矮,如果双脚打开,那我没穿内的小不就被修鞋的爷爷看个清清楚楚吗?我迟迟不动,电话里的语气严厉起来:“快点!你敢不听主人的话吗?”

    我只好慢慢分开膝盖,把粉红小在修鞋爷爷的视线里。

    修鞋爷爷目瞪口呆,直到鞋子从手里掉下来才回过神来。

    我羞死了,但不知怎么的,小里面开始出水来,还一张一合的。

    这时候,电话里说:“嗯,小母狗做的好,现在,叫修鞋的亲手帮你把鞋穿上。”

    我只好对看的目不转睛的修鞋爷爷说:“请问那个~好了没有,如果好了,请您~帮我穿上好不好?”一边伸脚过去他手边。

    修鞋爷爷说:“嗯,什么?哦,好了好了。”

    说着,抓着我的脚,把鞋子套在上面,我想收回腿,可不想修鞋爷爷死死住不放,还顺着脚踝一路来回抚摸,这时候电话里传来指示说:“现在,告诉那个修鞋的你没带钱,让他跟你回家取,然后把他带到隔壁的小巷子里。?”

    我只好软声哀求这个正在占我便宜的修鞋老人,跟我回家取钱。

    我看他完全心窍,居然一点也不怀疑,也不犹豫,工具也不管,就跟着我往巷子里走去。

    这个小巷子是个死胡同,只有2?个垃圾桶。

    我走到胡同深处,然后依照电话的指示,装作不小心,双腿叉开,跌倒在后面的修鞋爷爷身上。赤的小在他的手臂上。

    我连忙说对不起,想起身的时候却被那个爷爷拦抱住。

    他在我耳边气说:“小妹妹,你是出来卖的吧?穿那么,还一直勾引我老人家。小货,爷爷我干死你!”

    说着,就把我往垃圾筒盖子上

    我大惊,这真的不是我的本意。我拼命挣紮,对着耳机话筒说:“主人,主人你快来呀。”可在挣紮间,手机就被修鞋爷爷连耳机一起打掉在地上不响了。

    他力气很大,很快就住我,分开我的腿,从子里掏出已经硬了的具,从后面扑哧一下,进了我的小里。?开始很慢,但随后很快的起来。

    我被捂着嘴,感受着体内具一下下的撞击,鼻子里传来周围垃圾的臭气。

    难受死了。身体被陌生老人的身体紧贴着,皮疙瘩都要起来。

    可我的小好像不听我的话一样,渐渐发热,还主动去合后面老人的,想让他的再深一点,再深一点。

    修鞋爷爷察觉到我的合,喜的在我脖子上亲,干的更用力,几乎想把卵蛋都进来。

    小巷子里回响着啪啪啪的体撞击声,我呜呜的呻和老人乐极的闷哼声。

    一会儿之后,我又高了,就在这个肮脏的垃圾巷里,一个陌生修鞋爷爷的巴下面。腿都是。

    老人也支持不住,巴快速几下,还来不及出来,就全在了我体内。

    两个人都伏在垃圾桶上息了一会儿,修鞋爷爷穿好子,拿了30块钱在我手里,不好意思的说:“小妹妹呀,不知道你价钱多少,我今晚上就赚了30块,全给你了。你一般在哪里做?下次你再来找我,我给多你一点。?”

    说着,急急忙忙的走出去,留下我一个人,无力的趴在垃圾桶上,在外面,裙子翻起在上,小里注陌生老人的,慢慢了出来,顺着腿进鞋子里,黏黏的。

    不一会儿,有人进了巷子。

    我赶快努力把自己的衣服好,擡头一看,是王主任。他捡起地上的手机,试试,居然还能用,就装在兜里

    又过来看我被干的七八糟的凄惨样子,很满意的说:“小母狗被老头子干的很开心呀,真的被灌了。我晚来一步没看着,真够可惜的,下次再找别人干你。”

    我脚步蹒跚的被他带回家,洗去身痕迹,晚上被他搂着,很快沉沉睡去。

    周末王主任没再找我,让我好好休息了两天。可对着不久后的周末,我忧心忡忡,只能期待奇迹发生了。

    (2)

    又到了周五放学,大家陆陆续续回去以后,朱茂名来叫我一起回家。

    上了回村的中巴车,我擡头,吓了一跳。

    居然有差不多二十个男人在车上,而且都是朱家村的人,笑的看着我,朱茂名在后面挡着不让我下车。司机车门一关,车子很快开动起来。

    茂名兴奋的对我说:“你看大家对你多好,知道你要回来,都等不及来干你。”

    我惊恐的摇头,直往车门角落躲,几个男人过来,七手八脚扯开我的校服,子和小

    一个平头的叔叔趴在我的小前,伸出舌头开始我的蒂,我被的“嗯嗯嗯”直叫,小内也出水,被叔叔呼哧呼哧的进嘴里。

    后来他看差不多了,把我反过来在车门上,让我翘起股,他掏出自己的具,在我的股上拍打几下,就从后面猛地一下子了进去,我被顶的叫出声,部也一下下在车门的玻璃上扁,很怕外面的车会看见,可后面的男人掐着我的,打桩机一样不断用巴进攻我的身体。

    其他男人都掏出具来打飞机,还说:“看小母狗的样子,一会儿我要搞死她。”

    “还是重点中学的学生呢,这个样子真是欠干。”

    “不晓得她有没有被老师干过,要是老师一边讲课一边干她就了”

    我拼命的摇着头,说:“嗯嗯…是你们…强 我的…我不是母狗…嗯嗯…”

    一个男人过来:“上了几天学学会顶嘴了,看我好好教训你。”

    说着,扯着我的头发,把我的脸按在他下腹前,我把他的进嘴里起来。我被的话都说不出,只能呜呜呜叫个不停。两个人一前一后让具在我体内进出。

    其他男人等不上了,挤在我旁边,用我的手,身体和子替他们打飞机,很快我的身上就被了一滩滩的。我的道和嘴巴里的具也换了人。道干的一阵阵发麻,但又有一阵阵甘美的快,我不由自主扭动身体去配合  ,身后的男人干的更加卖力,巨大的快让我身体一抖,很快高

    干我的男人们也发现了这一点,嘻嘻哈哈的说:“小母狗发情了,货,干死她。”

    身后的男人又干了好几十下,终于深深的进我的体内,头一抖一抖,把进了我道深处。可能子口都被顶开,有进去。

    等他着气退出去,大家发现新大陆一样,有人看着我小出来的惊奇的说:“原来小母狗高以后就可以被内进去呀,以前都没进去过呢,现在真是太好了,想灌多少进去都可以!大家节省一点,努力把自己的东西全灌进她肚子里吧!”

    我大惊失,想吐出嘴里的巴,告诉他们眼和嘴巴没问题,可一定一定不要在我道里,否则让我做未成年妈妈吗?而且这个样子,连爸爸是谁都不知道。

    可前面的人把我的头的死死的,巴几乎进我的嗓子里,让我一点也说不出话来。

    这样一来,就算是再干我的嘴巴和股的,也会努力忍住,尽量把进我的道里。?一男人的巴在我体内进进出出,几乎没有让我休息的时间

    有时一个男人躺在我身下的座位上,把巴用力上干我的道,一个人站在我后面,具在眼里做活运动,还有一个人在旁边扭着我的头,把我嘴里。

    有时他们让我坐在一个男人腿上,后面眼吃着他的具,前面忍受另外一个人一波波的进攻,嘴巴里还要第三个人的

    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连求饶的话也不行,只觉得大家的具攻势没完没了,道里的来不及出来,就被另外的又堵了回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已经被干昏过去又醒来好几次了。才发现不少人已经在我身上发过,穿好了衣服在旁边抽烟谈天。

    我感觉自己的肚子里的,不用说,肯定是大家进来的

    等最后一个人把巴从我道里离,我感觉一大滩了出来。旁边有人调笑道:“啊哈哈,小母狗肚子被灌了这个多,会不会怀孕啊?少女孕妇,嘻嘻,想起来就带劲。”

    旁边人反驳说:“她是小母狗嘛,怎么会怀人的小孩?我们灌再多进去也没用啦。”

    其他人嘻嘻哈哈的,我躺在座位上累的手指都动不了,打开的双腿也无力合起来,只能默默的闭上眼睛,下屈辱的泪水。

    他们没有直接带我回我爷爷家,想想也是,这个样子怎么能回去让爸爸妈妈看到。他们把我带到村里小诊所里。?给我清洗了身体,之间不晓得我又被吃了多少豆腐。才把我送回家。

    我顾不得爸爸妈妈欣喜思念的神色,只推说今天学校很累,随便吃点东西倒头就睡,第二天很晚才起来。

    到了星期天下午,我告诉爸爸妈妈要提早去学校,妈妈虽然舍不得我走,但又怕耽误我学习,只好嘱咐我不要太用功,身体很重要。

    可我其实是按那些男人的吩咐,自己去了村里的小诊所。

    开门的男人看见是我,很高兴的拉我进去,还说:“雯雯这么乖,自己准时送上门来让我们啊。”

    院子里的男人坐成一个大圆圈,都不晓得他们哪里来这么多椅子。

    他们叫我光,暴房和小。其中一个男人宣布了今天的新玩法。

    他们叫我先轮给大家口,每人三分锺,如果有哪个人三分锺内在我嘴里出来了,就得退出圈子,站在旁边看别人玩我。

    不过如果是硬不起来,那就是我不够努力,要一轮轮替他口直到他硬了为止。

    一轮结束后,还呆在圈子里保持巴坚的人可以享受我的小,我要自己主动拿小男人的具,每人五分锺,一旦在我体内,就要退出圈子。

    如果期间是自己忍不住打飞机了,也要退出圈子。

    他们要比比谁玩女人最厉害,可以坚持最久。

    我吓了一跳,又要被这么多人道里,真的怀孕就惨了!哀求他们说不要,哪怕全到我眼里嘴巴里都可以。

    被旁边的人打了一巴掌:“货,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们就想看你肚子被凸的样子!你的嘴就是吃巴的,哪有说话的份!”

    我捂着脸,心里气苦又害怕,不敢反驳。?感觉自己真的成了这些村子里臭男人的玩具。而且这么多人,不晓得要搞到什么时候。我怕今晚能不能赶回学校,只能赶快开始,最好让他们第一轮都在我嘴里。

    我在第一个男人椅子前面跪下来,伏在他两腿之间,拉开他子的拉链,又拉下内,一条具直直的弹了出来。

    还好他自己已经硬了,否则三分锺,我真的没把握能让他出来。

    我忍住他的体臭,先伸出舌头,仔仔细细的从上到下把他的了一遍,到马眼的时候,我还故意用舌尖往马眼里伸,咸咸的,那个男人舒服的直哼哼。

    然后我把他的头含进嘴里,努力,还尽量多的把他的往嘴里,巴望用我嗓子的迫感可以让他赶快

    其他人都目不转睛的看一个高中美少女如何主动吃一个中年男人的巴,那个男人更是把我的头使劲往下主动,我感觉他几乎想把干进我的食道里去,噎的我几乎不上气。

    一会儿,我感觉他我的嘴巴的速度越来越快,虽然喉咙里很难受,但心里暗暗高兴,眼看他快了,突然,一个人宣布:“时间到!”

    背后几双手就把我从这个男人腿间拖开,推我到第二个人前面。

    第一个人抹了把汗,连说好险。?我不停的咳嗽,心里难受的很,就差一点点,就可以让他在我嘴里出来了

    第二个人是杨爷爷,他慈祥摸着我的头,也不催我,自己主动把软塌塌的老鸟拿出来放在我脸前面。

    我终于匀了气,深呼吸一下,扶着他的老鸟吃进了嘴巴里,老年人特有的体味在我嘴里弥漫开,我努力,吃的滋滋有声,好像自己在吃一条好吃的软糖一样。渐渐的,杨爷爷的在我嘴里慢慢大,我的嘴巴。

    可这时候,时间又到了。

    我被迫吐出杨爷爷的巴,跪在第三人面前…之后我轮给这些人口,腮帮子都酸了,舌头嘴都被磨的麻麻的,几乎失去知觉。

    到最后,我觉得简直自己只是机械的吃着一条条或软或硬的,有些人就是在拉着我的头,把我的嘴巴当小一样狂。他们的卵蛋打在我脸上,发出啪啪啪的声音。我的鼻子里被他们的的发,可嘴被占着,打不出嚏,难受极了。

    除了几个人,其他人都坚持着没有。连几个年纪大的爷爷,也用手抚慰自己的老鸟,尽量保持在坚但不的状态。?他们让我,又被带去好好刷牙漱口,然后第二轮开始。

    我跨坐在一个人上,小主动进他的具,上下动,同时努力收缩道肌迫他的,那个人被夹的哎幼哎幼只叫,的眼睛都眯起来。

    我使出浑身解数,有时候股夹着他的巴在他肚子上左右前后磨着画圈,有时候快速起落,好让他的在我体内大力撞击。我的嘴巴也没闲着,亲着他的耳垂脖子口等地方。他死命的搂着我,简直想把我进他身体里。

    我也觉得小里越来越热,不由自主的想把他的吃的深一点,再深一点。

    正在这时,突然旁边有人宣布:“时间到!”就有几双手把我抱起来,双腿打开着放到第二个人腿上。

    随着体内的退出,我心里竟觉得很失落,还好很快第二个人就把进来,我感受着体内的充实,足的呼出一口气,又很快自己动起来。

    小深处传来一阵阵说不出的舒服,一会儿,熟悉的巨大快席卷而来,道深处开始自己动,一股水从我身体里面出来。

    我高了。

    在我道里的被我高的强烈收缩刺头哆嗦了一下,一股体进了进来,几乎到子的深度。我们两个人慢慢停下来,抱着气。

    这时候听到旁边的人宣布:“时间到”——我心里舒口气,第二轮彻底搞定一个了。

    可还来不及休息,就被拉到第三人腿上,他也不管我的小还滴着,反而借着的润滑,一下子进我还带着高余韵的温暖道里…

    后来我就像爱娃娃一样,不断的被放到不同男人腿上,用小吃他们的巴,主动或者被动的动自己的身体,一波波的出来,打了男人的和大腿。

    我也不知道高了几次,迷糊糊的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小里被入的来不及出就被下一个的堵了回去。后来被的实在太多,小腹都微微隆起。

    被旁边的人发现了,惊叹的说:“原来前天阿牛他们说的是真的,这货真

    的可以被大肚子唉,好像怀孕一样。”

    其他人也看到,说:“嘻嘻,被这么多,一定怀孕啦。高中生美少女孕妇,不知道干起来什么滋味。”

    还有人说:“她被干大了肚子,学校一定不要她啦,到时候就回来就每天被我们一直干一直干,生下小女孩的话,长大了一起被我们干好了。”

    …

    后来我已经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觉得自己深陷在一个由组成的地狱里面,被各种束缚折磨,动惮不得,身不由己。

    不知过了多久,圈子里的人越来越少,我昏过去又醒过来,发现自己总是在不同人怀里,但小里总是着一动的

    终于,最后一个人也在我体内入。

    我被扔在地上,好像个破娃娃,浑身手印和捏痕,下身红肿痛,腿间一片狼藉,不断有出来。

    那些男人不知道在旁边讨论什么,一会儿一个男人走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大的假具。笑嘻嘻的蹲下对我说:“雯雯母狗,我是今天干你最久的一个,也是最后在你里面的人,要记住我哦~现在,我要亲手把这个假进你的里,让我们的全留在你肚子里,好不好?”

    我惊恐的摇头,想往后爬,可被他捉住腿,假具借着润滑,慢慢的进我的道里,的毫无空隙,道口都被绷的紧紧的,一点不出来。

    男人们满意的看着我依旧微微鼓起的小腹,又找来我的内衣和校服给我穿上。我的罩和内刚刚不晓得被他们多少人拿来擦巴,搞的漉漉的,贴身很不舒服。

    那些男人找来我的书包,终于扶着我上了门口停着的去县里的中巴,车上,几个男人拉下我的内动着假具干个不停,大团从我体内涌出,到校服腿和运动鞋里面去。

    我又高了一次,几乎瘫在座位上,车停在我的学校附近。几个人也不把我的衣服拉好,假具还在体内,就把仍旧腿软的我赶下车。

    我尽量躲着人,慢慢扶着墙,好容易才回到空的寝室,浑身酸软的躺在上,眼泪一直往下掉。很久之后,才有力气起身去浴室清洗自己。

    热水冲了一会儿,我慢慢的从体内拉出那个又又大的东西,口一松,就感觉一股股热从体内争先恐后的跑出来,掉在地上。大团的白色被水稀释,冲到下水道里。

    我一动不动的站在蓬头下,仰起脸,期望那纯净的水可以将我的羞与悲哀全部带走,永远不要再回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的人生好像被分成两部分,平常上课的日子,我是大家眼中沉默的冰山美人,老师眼中的乖宝宝,朋友眼中的学习狂人。

    到了周末,我就成了村里男人和王主任的小母狗,廉价的工具,的容器。

    又到了周五,这周我不回家,等室友走了,茂名跑来在我寝室的上干了我一次,然后跟我讲:“雯雯晚上自己乖乖去王主任家哦,不许不去!还有,星期天爸爸可能会带人来干你,洗乾净在宿舍里等着,不许出门!明白了吧!”说完,就很快穿好衣服抱着篮球走了。

    晚上,我数着分针,实在拖不过,去了王主任家。他在家干过我,命令我夹紧自己的道,不要让出来,然后让换上小可爱和短裙,让我先出门,去学校教学楼等他。

    一路上,我全部的精力都在尽力夹紧自己的道不敢放松,真的很不容易,好几次我都觉得支持不住,会被行人看到有白浊在腿上。唉,短短一段路我走的汗浃背,总算有惊无险。?只是还要装作正常一样和学校大门口的校工陈伯打招呼,真是累死人了!

    好不容易到了教学楼,周五晚上大家都回家去,教室里都黑咕隆冬没有人,只有楼道上昏黄的灯光。

    一会儿王主任来了,掏出不晓得哪里拿来的钥匙,打开我们班教室的门,让我告诉他哪个是我的座位,然后就一下子把我在我的课桌上,伸手在我下体摸摸,满意的发现,我真的听话的把夹在体内,一滴都没有出来。

    他伸出手指,往我体内挖去,我再也支持不住,小里的温热哗的一下了他一手,王主任随手抹在我的出的房上,乎乎一片。

    随后,王主任就掏出自己硬起来的具干进了我的小

    我看着熟悉的教室,熟悉的标语和墙报,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简直有种在同学老师的注视下被人强 的感觉。

    他们一定会惊讶的看着平常沈默寡言的冰山美少女,赤身体躺在课桌上,被在教导主任身下,双腿大张,红红的小被中年男人的大水四溅。

    他们一定会认为我平常看起来纯洁美好,其实内心是个不知廉人,货,母狗!

    我被自己的想象羞的脸通红,小却越来越合着王主任的,嘴里不由叫起来:“啊,啊…主人…干死我吧…干死不知羞的小母狗吧…”

    王主任咬牙笑起来:“幼,小母狗…发情了!不要脸的东西…干死你,我干死你…”

    他使劲捏我的股,具又深又重的击打着我的道内部,我的课桌晃来晃去,不停的移动,把周围的桌椅的东倒西歪。

    一会儿,他又把我抱到窗户旁边,拉开窗户,让我双手支持着窗沿,抱着我的股,使劲在我后面撞击。

    我的房对着过道上下跳动,不由幻想过道上挤了同学看我被人强 ,还有同学上来我的子。啊啊,好羞,可又好刺啊~

    我使劲捂着嘴,不敢叫出声,怕我发情的叫声顺着过道传出去。

    不一会儿我就高了,王主任也又一次进我的身体里。?我的水在桌面上了一滩,顺着桌脚滴滴答答在了地上。

    两个人的息在教室里回响,王主任爬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却把我的衣服团起来从教室另外一边的窗户扔到外面人行道上

    我大急,王主任哈哈一笑:“我先走啦,小货一会儿自己回来!我可不要被人看见和一个不穿衣服的货走在一起。”

    我又羞又惶恐,说:“要是路上被人看见我这个样子怎么行?”

    王主任开心的说:“要是被人看见,你就说被人强 了,说不定那个人忍不住也来强 你!”说完也不管我,就自己开门走了。

    我在教室里急得团团转,不知道怎么才好。正想不管怎样,先把被我们的教室恢复原状。这时候过道上有脚步声,远远一道手电的光从窗户里照入,我吓了一跳,赶快躲在讲桌底下的空当里,被木板遮着,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被发现。

    就听门吱的一声,我们的校工陈伯自言自语的走进来:“现在的孩子真是的,窗户也不关,还把教室这么,不收拾一下就走了。”

    说着打开灯,把刚才被我们倒的桌椅扶起放整齐。?经过我的桌子,他疑惑的看着桌上的水渍,摇摇头,找了抹布擦干净。

    我躲在讲桌下一声都不敢出,只盼望他快走。不想他开始在教室里巡视起来。

    我吓的心跳都停了,紧张的等着,脚步声越来越近,突然,一双旧旧的皮鞋停在我眼前,擡头一看,是陈伯目瞪口呆的脸。

    我脑袋轰的一声,只听陈伯结结巴巴的问:“你,你不是苏慧文吗?怎么,怎么躲在这里,这,这这个样子?”

    我大脑一片混乱,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按王主任说的,咬着嘴,眼泪哗哗往下:“伯伯,我…我被人强 了!”

    陈伯吓了一跳,问我:“是谁?赶紧报警!”说着就要掏电话。

    我赶快起身拉住他:“我没看清…天太黑…,伯伯求你,不要报警好不好,要是…被大家知道了,我…我就没脸见人了!”

    陈伯迟疑了一下,放下电话,下自己的衬衫罩在我身上,扶我慢慢走出去。

    一路上,小心翼翼的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心如麻,只能随口胡编一气。

    我没注意到,随着我的述说,陈伯的表情渐渐变了,带上一丝兴味不明的笑容,经过男厕所的时候,他突然停住脚步,一把把我拉了进去。

    我惊呼一声,他麻利的下皮带,把我双手绑到头顶一水管上,捏着我的脸狞笑着说:“你说你忘了拿东西,一个人去教室取,突然有个歹徒尾随入室强 你,还把你的衣服拿走了,你还说天太黑没看到那个人是谁。高矮老少也没感觉出来。虽然有点道理,可你们班主任刚刚打电话过来来说钥匙掉厕所了,明天借我这里的备用钥匙配。你根本没有钥匙,怎么会专门去教室拿东西?明显是胡说!我刚才看见你们班窗户都没锁,而且你被人的这么惨,都不肯说那个人一点点特征。也不肯报警。我看呐,就是你是专门留下窗户,好晚上和人在那里

    鬼混!还被人丢在那里衣服都没了,真是!”

    一边说着,一边间的警打我的股,还一直问我:“是不是?货!是不是?…”我疼的眼冒金星,除了求饶,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拼命点头期望他不要再打了。

    陈伯看着我被打的通红的股和子,红着眼睛,把警扔在一边,开始一边死命捏我的股小大腿和子,一边使劲着自己的裆。

    道里残留的也被他陆陆续续了出来,陈伯气说:“平常看你那么清纯安静,原来就是个货,被人在肚子里,的很吧!”

    我疼的眼泪汪汪的,不敢应声。

    陈伯了一会儿,终于说:“,老子忍不住了,今天也干一下你这个货。”

    说着,掏出自己的巴,拉开我的大腿,就从道口顶了进去。他的长出一口气:“高中生的就是…他妈好干!妈的,夹死我了!”说着,股一的在我道里动起来。

    我只能被动的随着他的节奏摇动身体,心里很难受,居然在学校的男厕所里,被学校的校工强 了!旁边的小便池里发出一阵阵味,校工陈伯带着口臭的舌头在我脸上去,又丑陋又恶心的巴一下下顶在我润紧致的小深处。

    可就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我发现居然也有一阵阵甘美的快合的地方传来。

    我不由胡乱的呻出声:“哦,嗯嗯…求求伯伯…啊,不要…太猛了,伯伯…不要…啊…啊…”一会儿,我发现自己的道开始不由自主的收缩,身体内部又开始水,巨大的快像电一样涌过我全身,道一阵自主猛烈动,我身体一下绷紧,又马上力般放松。

    看我这样子,还继续在我道里的陈伯开始大骂:“真是…货!被随便…什么人干,强 …都能高!真是…到家了。”

    我无力的摇头,想说自己不是货,刚刚真的是被人强迫,现在也不是故意高。可被陈伯干的一直嗯嗯叫,话也说不清楚。而且就算我真这么说,他估计也听不进去。

    陈伯又干了一会儿,终于在了我的身体里。?还狠狠的说:“他妈…全给你进去,小货!!”我被的一阵恍忽,只能无力的垂下头心里流泪。

    这时候陈伯解开我的手,拿厕所里的水管随便给我冲了一下。我被冷水冲的一阵哆嗦。陈伯又拿厕所里挂着的抹布给我草草擦干,让我继续穿着他的大衬衫,又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条男士的沙滩,浓重的汗臭味不晓得多少天没有洗。

    他在让我走之前,又拉过我在我耳边很很的说:“货,下次我什么时候叫你,你就乖乖洗干净过来让我干,听到没有!”我咬着嘴红着眼睛默默点头。

    等我迈着蹒跚的脚步回到王主任家。他正在书房对着电脑兴致的不知道看什么。见我回来,还穿着一套男人的衣服,也没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反而叫我去一起看。

    我惊讶的发现,这居然是一个关于我的网上空间,名叫雯雯的私密小屋。里面分照片部分和视频部分,全部都加了密。

    王主任输入密码点开图片夹,又点开放大一张张照片,有我抱着书本走路裙摆微扬的样子,听课时候认真的样子,体育课做运动脸红扑扑的样子,树荫下和朋友聊天微笑的样子…不过看得出都是偷拍的。

    我一点都没察觉过,什么时候被人拍过这样的照片。

    图片突然一变!天啊!居然是之前朱爷爷在赵伯的照相馆展示给我看的,我被拍下来的照!各种体位,各种姿势,还有对着我和许多男人合时候的小嘴巴和眼的特写!不仅有上次看过的,甚至还有后来我被狗干,被村人轮 ,还有上周我在村子里被迫和大家做游戏的照片!里面我主动含着巴清晰的脸上,表情痛苦又

    我扭过头不肯再看,王主任兴奋又强硬的把我的脸转向电脑,输入密码点开视频文件夹,点开标注着今天期的《男厕就出现了刚刚校工陈伯强 我的画面!

    一个一丝不挂的白少女被绑在男厕水管上,前面紧紧贴着一个同样一丝不挂的黑胖老男人,少女一条腿被男人高高擡起,从电脑上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个肥的老男人如何一下下把自己恶心的巴顶到少女红的小里。

    音箱里毫不害羞的传出体的啪啪声,合的水声,少女的摇头哭着求饶声呻声,老男人的辱骂声…我眼前一阵发黑。就听王主任说:“看看,我拍的不错吧,刚刚上传上去,就已经有很多点击呢。”

    又说:“我刚刚没有走哦,只是躲起来了,果然你这个小货又勾引别人来干你,不拍一下真是浪费了!”

    视频文件夹里还有别的视频文件,我已经不敢想是什么了。头晕晕的坐在王主任腿上。

    他的声音好像是从远处传来的:“…要说茂名这孩子鬼点子就是多!这么个玩意!村里人和我们几个都有密码。以后你被谁干了都可以拍下来放到网上,让大家欣赏,都不用花钱买黄片…”渐渐的,我什么也听不见,眼一黑,就昏了过去…

    转眼到了周,我记起茂名说的话,洗完澡一整天都呆在宿舍里没敢出门。

    差不多到下午两点的时候,寝室门口传来拍击声,我开门一看,朱村长带着一个穿衬衫,秃顶却留胡子的男人站在门前。朱村长笑着把他请进门来。

    那个男人惊讶的打量着我的寝室,又拿过我桌上的学生证看看说:“还真的是高中生啊。”

    朱村长陪着笑说:“胡队,我还能骗你?才18岁,水当当的高中生。”

    那个胡队满意的一拍朱村长的肩膀:“老朱,够意思哈,你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朱村长点头哈:“是是,您费心了。我先出去了,您慢慢玩。”朝我使个眼色,就陪着笑脸走出去关上了房门。

    秃顶男人过来坐在我边,搂着我,让我叫他胡叔叔。

    他一边慢慢解我的衣扣,一边问我是哪里人,父母做什么的,家里几口人…

    我胡乱应着,看着他的手把我的房从罩里拨出来,爱不释手的不断捏,一会儿他俯下身,像小孩子吃那样把我的子叼进嘴里,还用舌头在头上画圈,我难耐的扭动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躲想推开他。

    胡叔叔抓住我的手,顺势把我上,用嘴在脖子部上亲,另一只手伸进我子,手指在我的小

    我很快就轻轻息出声,小里的水了胡叔叔一手,胡叔叔把手从我子里出,又伸进我的嘴里让我把自己的干净。

    我嘴巴被,舌头只好在他手指之间去。

    胡叔叔笑眯眯的说:“嗯,真乖”,起身掉两个人的子,跪坐在我腿间,双臂把我的腿分开架在他身体两侧,大的具已经完全起,头还颤巍巍的分泌出一些体。

    他看看我,笑着问道:“妹妹,叔叔要来喽?妹妹高不高兴?”

    我闭起眼睛,感觉自己的脸羞的要烧起来一样,心里叹口气,又被陌生人玩,不晓得他一会儿要怎么我。可朱村长在外面,我还能跟身上的男人讲:“不高兴!我不是女!你赶快出去!”吗?  只能轻轻的点头。

    然后只觉得下体一点点被巨大的头慢慢顶开,之后呼的一下,整个具就完完全全的进了我的道里,小被撑的的,一点空隙都没有。

    胡叔叔的哼了一声,就大干了起来,我觉小里好像了一个活一样,被他带的身体一波一波抖动,也吱吱呀呀的不断作响。

    胡叔叔一边干我一边大叫:“真…真!哦,哦~好紧,哦…”

    我也被干的呻不停:“啊,啊…叔叔好大…轻一点,轻一点好不好?嗯…嗯…”

    胡叔叔干了一会儿,停下来拍拍我的股,让我跪趴在上,他从后面进我的道里,一边干,一边大手捏我的股。

    一会儿,又叫我下,把我抱在宿舍当中的桌子上,叫我搂着他的脖子,把巴一下下出,又一下下用力的进,我被顶的啊啊直叫,觉得心脏都要被顶出去,说不清是难过还是舒服。

    不知干了多久,我被干的全身发软,小里也高过两次,桌上地上上,都是我出来的水。

    终于,胡叔叔低吼一声,头在我小里跳动几下,一股体全部洒在我的身体深处。

    他抱着我一起躺在上,口剧烈起伏,一会儿,胡叔叔起身,一边穿衣服,一边对我满意的说:“妹妹真不错,人又又紧,的叔叔很舒服。

    以后妹妹有什么事,就来县里公安局警队找胡队,叔叔肯定关照你。“  我着气说了声谢谢,从快中缓过神来,心里好羞,刚刚又被一个陌生大叔干到高,我觉得自己现在和女也没什么分别,甚至更廉价低

    胡叔叔心满意足的出去,和朱村长两个人走了,只留我一丝不挂的躺在被上,茫然的望着窗外,晴空明媚,鸟儿飞翔而去…

    【完】

    32906字节 Www.GUgeHK.cOM
上一章    伦理小说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流氓老师 惹火乡村
全本小说《伦理小说》是由作者伦理小说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热门小说。更多类似伦理小说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伦理小说TXT下载的章节雯雯的羞辱日记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