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最新章节第22章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17 
第22章
    “怎么样了?”木兰第一个就问,她最关心的是镇上人们的反应,要知道,这小镇实在是太小了,个把人不见了就是天大的事情。

    “嘿嘿,没事。”木濂干咳了几声,把烟袋在墙壁上敲了几下,说:“他家里人报警了,说是失踪几天了都不见人。”“哦,那警察怎么说?”木兰不由得站了起来,浑没注意到自己还是赤体。

    “嘻嘻嘻,你们猜猜,警察在他家里发现了什么?”木濂看到女儿珠点点,知道刚才她娘儿俩肯定又是一场战了,下不起。

    “什么?”木兰和亮声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

    木濂并不马上回答,他坐到了上,顺手把木兰也扯在他身边,说:“那小子是个变态狂,他家里全都是女人用品,尽是些罩、女人的内,刚才镇上工商所的姜副所长正在破口大骂,原来那里面有他老婆的一条内呢。”说完,他哈哈大笑。

    木兰呸了一声,骂道:“这怪胎!早死也早了一个祸害。”木濂突然没有说话,只是怪怪地看着木兰。

    “怎么了?看什么,又不是没看过?”木兰嗔道。

    “你不知道吧?他那儿好像有一条内是你的,碎葱花带金边的,我见过你穿的。你不是说丢了吗?”木濂的手不由得伸到了女儿的户上,抚摸着那隆起的,手上着尽是的粘稠。

    “呸呸呸,这该死的怪物。”木兰恨恨地咒骂,两股轻轻张开,以便于父亲那只糙的手的进入。

    亮声也很生气,心想,我还真杀对人了,这祸害不除,镇上的女人不都遭殃了?他现在对于外公和母亲的事早已释然,所谓见怪不怪,就是如此。这些日子以来,他也没少和姥爷一起入自己的母亲,反而是越越上瘾了。沉沦的望是害人的东西,在它的作用下,一些人会失去理智,做下人神共愤的事,最后步入黑暗的深渊,只不过,现在对于木兰他们来说,却是起着另一种作用,它会麻醉自己,使得他们达观地对待人生的残酷现实。

    眼前的木兰又沉醉在情的世界里了。她瘫倒在上,四肢张开大大的,任自己的父亲趴在上面又啃又咬。芳草萋萋的户上布了斑斑涅白,这是她儿子的杰作。木濂不赞叹,毕竟是初生牛犊呀,精力旺盛,能量无限。这些天以来,在与木兰母子的多次放纵中,他早已领教过这个外孙的能力了。

    木濂抬眼看了看外孙,却见亮声已经转过身去了,只听得他说道:“我到外面看看,中午就不回来了。”“哦,声儿,那你要小心点,在外面别说话。”木兰急忙代几句,深怕少经人事的儿子在外头说漏了嘴,可就万劫不复了。

    “晓得了。”亮声随手关上了门。走不了几步,就听见了母亲娇弱的呻声从门里渗将出来,带着些许的幽怨和欢喜。

    细妹长长的打了个哈欠,白天的劳作使得瘦弱的她感觉疲惫,眼皮忍不住耷拉下来,她太累了,好想就此睡一觉。她抬眼看了看四周,院子里空无一人,父亲和母亲带着刘多去三叔公家了。三叔公办喜事,他最小的儿子娶了个中专生,听说人也长得水灵,在镇税务所工作,是响当当的公务员。铁饭碗就是旱涝保收的事业,细妹从小就向往着自己有个这样的职业,可自己也明白,这辈子也只能在肚子里想想罢了。

    哥哥呢?他不是一向不喜欢赴这种晚宴的吗?她叹了口气,转向角落里的便桶,一边解带,褪下子,出白白的股,蹲下撒。一股细缓缓地从道里泻出来,细妹感到的膀胱热热地缓解了,只觉得一阵轻松。头上几点繁星闪烁,对面的河岸那边低垂着一勾残月,似乎还有薄薄的雾气,屋旁的梨子树上的猪屎鹊跳出巢,试探地喳喳一声两声。

    她上了,不多一会儿,就传来了一阵轻微的细细的鼾声,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还不起来,睡猪,快跟我去看湖…”细妹耳旁有一道细碎的声音,她听出来了,是心里的最爱——亮声。

    “你怎么来了?我好困呢,只想睡觉。”细妹懒懒地翻了下身子,宽大的睡掩不住人的风情。屋子又沉寂了,细妹听见了息声,子正在被扒拉下来,她刚到牝一阵清凉,体内生出一种强烈的焦躁。“别,别吵,讨厌啦…人家想睡呢…”她摸了摸自己的大腿,发现它们像蛇一样灵活而光滑,她张开了双腿,细长的五指在空中抓来抓去,空气在她的指动。接着,她感到自己的牝内入了一硬帮帮的东西,这东西来得霸道而横蛮,直溜溜地划过了她的壁,这时,她的户变得柔软而冰凉,像水草一样在空中动。

    “讨厌的家伙!”细妹跟着节奏摆动着身躯,很快地,她的汗水了下来,头发又又硬。她像喝醉了似的眯起眼来,随着阵阵细水的响,空气中弥漫着臊臊的膻气。

    她的身子松懈着,懒洋洋地,屋子里回放着悠长的息声和呻声,像是过了期的蜂般的空气开始稀薄了,并且因为稀薄而开始动。细妹的嘴蜷曲着,出细碎的白牙,一丝冰凌般的垂涎从嘴角渗将出来,她听见了合处嗡嗡作响,似乎是凝固的空气划开了一道道隙,她甜蜜地颤栗着,等待着他勇猛的撞击。

    他的嘴巴凑了过来,着她的垂涎,一次又一次,配合着他强烈的撞击,她感觉身子被无限的抻长再抻长。他的气味怎么跟平时的不太一样了,有一股令人不愉快的香皂的味道,但不要紧,只要是他,就算是臭蛆身,她也是甘之如饴了。他又一次加快了速度,她感到髋部被啪啪的声响撞得生疼,牝绽开了五瓣的壳儿,出了略显粘稠的白絮,她好怕,怕自己脆弱的牝就这样被他生生地捅破了,那以后,怎么生孩子呢?她要提醒他,要爱护它,像他曾经的誓言:

    要爱护她,生生世世。

    可当她想发出声时,她发现自己的嘴巴被他的紧紧咂合着,唾津在她的口内搅拌,她只是感觉到呼吸困难,他好重呀!

    他把坚硬的物体在她的牝上转着圈子,似乎要把它磨出茧儿,接着一只手掌哆哆嗦嗦地她的房。“抱紧我,死我…”细妹激动了,一条蟒蛇在她的体内穿,凶猛地咬着牝里最柔软的地方,她的体内燃烧着火,就像是在火炉里煅造一般。

    在她身上的男人嘟哝了一句什么,又沉闷地了数十下,他的姿式十分古怪,活像被牵着线的木偶,只是机械单调的运动同一个动作,板在两人的重下发出了吱吱嘎嘎的响声,在这乡下的清夜显得格外的诡异凉。

    细妹咬着嘴出的气息芳香可人,滋味悠长,她能感受到他出来的那股滋热不停的涮洗着膨壁,自己就像被剥了壳的鸡蛋,从里到外,胎换骨。恍惚间,亮声的脸就出现在她的眼前,人显得又高了些,壮了些,眼睛、嘴巴、鼻子,一样接着一样,替出现,可是却又难以捕捉住,集中起来,凑出一张完整、固定的脸庞。

    他从她的身上爬下,悄无声息地走了,像风一样的走了,带着沼泽的气息。

    草叶瑟瑟,虫蛰低鸣,白玉鸟在轻柔的和弦上婉转高歌。此时此刻,是梦非梦,是耶非耶,似梦似真。

    细妹是被膛火辣辣的疼痛惊醒的。这感觉很是熟悉,生硬鲁,每一次都是这样的直接,上来就是又啃又咬,嘴里还喃喃的骂着:“女儿,你娘的腚!”“爸,你又来干啥子呢?妈呢?”细妹躲闪着,可是腚下还是被那双糙的手抚着,水答答的,刚才男人留下的水还在呢,她害羞地一躲再躲,可他还是掏摸着,嘴里头不干不净的“你妈在人家家里看电视呢。咱们趁没人再几回…”“多子呢?大哥呢?”“多子早就走了,他还没回来吗?也是,这小子肯定又到哪里野去了。你大哥怎么也没在?”刘老咂着女儿的房,真是越越大了,他得意地笑着。

    “爸,你就饶过我吧。咱们不能在这样了,这,这,这真要是让大哥知道了,可不得了了…”两串眼泪涮地从她的眼角挂了下来,她咬咬牙,扯过一条巾,揩了下眼角,她也知道,今晚又要忍受父亲的蹂躏了。

    镇上的人们都相信一种说法,清明节出生的女子,大都性格温婉,心地善良,玉洁冰清,但就是命苦。细妹笃信这种说法,因为自己就是出生在这一天的,而且命如苦艾。

    “女儿,你好啊,还没,水就这么多了。你是不是刚才做梦了?怎么样,想爹了?”刘老地笑着,仔细打量着女儿的,一排排的像含羞草丛,手指一掠过去,含羞草儿都收敛起了细密的叶片,枝梢儿地垂下来,显得那么柔弱,那么娇媚,那么楚楚可怜。

    细妹呼吸急促,心儿怦怦跳,她试着把双腿往里蹑,可是马上又被扒开了,她知道,这老东西就要进去了! wWw.gUgEXS.cOM
上一章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全本小说《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是由作者不详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热门小说。更多类似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TXT下载的章节第22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