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最新章节第09章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作者: 不详 时间: 2014/3/17 
第09章
    “爷爷吃好了吗?”曾亮声没看见爷爷,他装上两碗饭,母亲总是要等着和他一起吃,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了。

    木兰站起身来,仔细迭好手中的毯子“终于做好了。你爷爷出去逛街了,说是在家里闷得慌。”其实,她是在说谎,曾佤子是和她吵完架后气冲冲地出门的。起因就是曾佤子要木兰跟那个王则老师少来往,说这小子不怀好意。木兰却是冷言冷语的说,恐怕不怀好意的人另有其人,公公心知肚明。

    这下子曾佤子可是不干了,不依不饶的非要木兰说是谁不怀好意了。他虽是心中有愧,但毕竟是木兰的公爹,在老家,这可是绝对不能挑战的权威。哪晓得木兰自从跟着她老公到了镇上后,竟是变得有些有恃无恐了,全不将他这当公公的放在眼里了。

    木兰嘿嘿笑道:“我说公公,大家心照不宣吧。其实你身子骨也好了,可以回乡下去了吧,婆婆年纪也大了,身体也不好。”她想,既然撕破脸了,不如就此下逐客令,省得老是整天的在眼前晃悠着,心烦。

    曾佤子气得是全身发抖,差点就背过气来。他指着木兰连说了几声好好好,就再也说不下去了,转身把门一甩,就跑出去了。木兰轻蔑地看着他,也没理会他,心想这老家伙也跑不到哪里,等会肯定又灰溜溜的回来。

    暧昧情刘细妹边走边回想着适才自己愤的神态,可能把曾亮声吓坏了,忍不住哑然一笑。其实,在她内心深处也是颇有几分欣喜的。原想在他心里,哪有我这穷女孩的地位,没想他竟会把我放在眼里,甚至还来调戏自己。她手里拿着几张数学和英语模拟试卷,这是她一直想得到却不敢想的东西,曾亮声的这份慷慨也叫她心里十分感动。

    对于她来说,家是她不想回却不得不回的那扇门。父亲刘老人倒是长得五大三,大字不识几个,整天就知道酗酒耍酒疯,平时不喝酒时,却又是大话连篇,吹牛吹上了天。刘细妹一直闹不明白,怎么母亲会嫁给这种人?

    走到门口还未来得及开门,就听到身后一个稚的声音在叫着“二姐,你别进去。”她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三弟刘多,这是个机灵鬼,嘴巴甜,很讨家里人心,又生得胆大,有时刘细妹晚上出门,便时常叫他同伴而行。

    “怎么了,你在门外干什么?”“你不要进去,爸正跟妈那个呢。”刘多一脸诡异,似笑非笑,看着这个年长自己一岁的姐姐。

    “啊!”刘细妹脸通红,又看见弟弟一副赖皮样子,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在他肩上拍了一下。“你又怎么知道了?你又偷看了?”她想起上个月刘多在厨房里偷看父亲和母亲亲热,正好自己到厨房拿火柴,无意当中也看见了那个火热的场面,下身无牝不自的竟沁出了些粘汁。

    特别是弟弟那回眸时火辣辣的目光简直像是要剥光了她的衣服似的,令她不由得又羞又怒。

    此刻,刘多不怀好意的目光又来了,放肆而大胆,停留在了她渐鼓起的脯上,黝黑的脸上隐约着若有若无的气。她想起了刚才曾亮声轻浮样子,不正是眼前这个坏小弟的神气一般无异吗?

    “姐,咱们再一起看怎么样?”刘多一副跃跃试的样子活的像个小猴子,让她又气又好笑。气的是这小子读书不正经,却对这种腌臜事兴趣多多,好笑的是想起了那次和他一次看的时候,他摇头晃脑唉声叹气的滑稽样子。

    “不行,快回自己的房间去。”她家有三间厢房,刘多和她大哥刘高住一间,在最右边,她则住在中间,最左的那间正是父母亲住的,然后往北一拐紧邻着厨房。上次细妹就是和刘多从厨房的隙偷看到父母敦伦的景象。

    她有点奇怪,怎么刘多刚才没去看,却站在门外等着她。

    不等她狐疑的眼光掠来,刘多就嘻嘻地凑上来“姐,他们刚进去,肯定没那么快。我瞧妈好像不太乐意。”刘细妹“呸”了一声“你又怎么知道妈不太乐意了,也不羞,小小年纪懂得什么?”她轻手轻脚地进了院落,几只母正趴在地上啄着沙子,那只大黄狗懒洋洋地蜷缩着身子在厨房的门坎上打瞌睡。母亲的房间里若有若无的说话声透过窗户传了出来。

    “我说当家的,你还知不知道羞呀?你要做也要等晚上孩子们都睡了再来吧。”“这不孩子们都不在家嘛…老太婆,你就让我吐出来吧,憋着难受。”“要是他们回来呢?你不识羞,我却识得。”很快,房间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起初是压抑的,不太情愿的,接着又是一阵浊的息,母亲的喉咙似乎是被着重物一样,又像是受了伤的小兽发出的嘶鸣,然后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姐,咱们到你房里去看吧。”刘多紧紧跟随着刘细妹,他处于少男萌芽阶段,对于这种事其实似懂非懂,只想着这其中的有趣。母亲肥硕的房和丰厚的牝,高时的颤抖和呻,让他幼小的心里有一种呼之出的呐喊,是一种望得以渲泻的快,随着母亲的身体颤抖而颤抖。特别是和二姐在一起看,更有一种无法表达的恶的颓废。

    随着母亲的一声声叫唤,以及父亲歇斯底里般的咤喊,刘细妹的手心里攥了汗汁,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像一个撕开了裂口的豆荚,烂了,化作了四散的碎片。而站在身后的弟弟,似乎成了,鼻翼的呼吸像闷雷,又像火焰,潜伏心底的人类本能豁然开,所有的黑色恶悄悄地泛滥成灾。

    蓦地,刘多的手已按在了她的部,缓缓摩挲,她本已烈的心脏因即将来临的而懔然颤动。她想挣扎,可内心深处似乎又颇为喜欢这种人魂魄的抚摸,刚刚被曾亮声调动起来的那丝情刹那间又被点亮了,沉埋在下身的那朵鲜花其实急需着珠的滋润。

    她低垂双眼,晚风随着子的下褪微感沁凉,刘多的手已经按抚在了她的牝上,蠢蠢动的手指正试图往牝里探索。她倏忽即逝的理智如闪电般掠过。

    “不能这样,刘细妹,你怎么不知道羞!”她伸手捏住了弟弟的手腕,顺手一推,半蹲着的刘多猝不及防,一股地坐到了地上,看见姐姐羞怒的眼神,猛然从突然的惊惧中醒来,茫茫然不知所措。

    房间里母亲再次地传出了断断续续的呻,近乎是一种死亡前的喧嚣,又是一种远处飘忽不定的颤音,恍惚是在扭曲的生命里被这沉闷的运动出,越到后面,越是昂。

    刘细妹不理会弟弟,转头奔出了大门,独自站在了围篱的外围,的狂如同澎湃的洪,涌进了她的生命。

    刹那间,她懂得了,曾亮声的眸子那闪闪发光的东西是什么了!

    窗户开着,微风中有了一丝令人发抖的凉意,晓月的清晖融入了白夹竹桃的光泽。曾亮声伏在父亲留给他的黑木楠桌上,做着下午从王则老师那儿带回的试卷,心思却完全没在这里,犹自沉浸在一天以来的奇特际遇,香得像是涂抹一层缤纷离的色彩,这个的下午所发生的一切,莫非是传说中的海市蜃楼?

    一切的一切,是扯断了风帆的离船,悠然飘动的一天。

    母亲坐在身旁,静静地看着他做作业,没有工作的母亲总是喜欢这样悄悄地凝睇着爱子纯净的面庞。她今天穿着一件紫红色的家居便服,白素馨的气息在这间小小的书房里,如水浣洗的灯光泻在她的身上,娴雅人。

    “阿声,休息一下吧,妈给你炖了只土,现在吃刚刚好。”木兰见儿子沉思的样子,似乎有许多难题未解。她知道自己帮不上忙,但丈夫是个优秀教师,耳濡目染之下,也知道有时歇息一下,许多刚才想不到的办法,会在不经意当中突然而来,令人豁然开朗。

    “哎。妈,你也吃一些吧。”曾亮声闻到了一股香味,清醇鲜丽“是放了水发灰树花吗?”他心里很温馨,母亲没没夜的加班加点,每次有了点钱就买补品给他吃,这只土几乎花了母亲一个星期的工资。他也跟母亲说过好多次,可她总是说,你正在长身体,可不能亏了。你不要心疼钱,妈再挣就有了。

    “是呀,你爸最喜欢吃我的树花炖土,每一次都是狼虎咽的。”木兰想起丈夫,眼眶里不觉又了,爱侣已去,那里有天堂,有另一个时代,另一个女人…曾亮声见母亲声音哽咽,已知母亲又想起了父亲,心下恻然,想父亲母亲生前恩爱无俦,而今相隔,可死者已逝,生者却须常常生活在这种思念的煎熬之中。更何况,错综复杂的生活环境,财富、名誉、忧愁,种种负担纷至沓来,又岂是一个弱女子所能肩负?他恨不得立时长大,能替母亲分忧解愁。

    “妈,这块给你。”曾亮声把脖子递给木兰,母亲总是喜欢吃爪鸭爪之类的,家里有的话就常常是她承包了去,他和父亲也不跟她抢。 wWW.gUgExs.Com
上一章  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   下一章 ( → )
顺口溜大全恶心笑话大全囧事笑话大全雷事笑话大全糗事笑话大全原创笑话大全股市笑话大全军事笑话大全恐怖笑话大全司法笑话大全
全本小说《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是由作者不详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热门小说。更多类似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热门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一品乱谭之舂去舂又来TXT下载的章节第09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