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心动最新章节第四章
 
谷歌小说网
谷歌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短篇文学 笑话大全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现代文学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走村媳妇 富贵风流 执子之手 畸爱博士 小姨多春 女友故事 慈母憨儿
静静的辽河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乡下故事 岁月欢歌 一品乱谭 红杏出墙 故乡的情 热门小说 乱情人生 山村情事 狼性村长 留守村庄 乡野情狂 全本小说
谷歌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难得心动 作者: 锦瑟 时间: 2013/1/21 
第四章
    六哥的气注入他体内,伦青烈的感应也有了淡淡的感觉。驾着车来到卫绫安的公司楼下,下了车,伦青烈迳自走人。

    总机小姐一看见俊俏的伦青烈,忙着摆出笑脸。“先生,你好!请问是来面试吗?”

    伦青烈这才发现这里是一家经纪公司,最近正在面试新人。

    他不假辞道:“我想找一个人。”

    听到他要找人,总机小姐又猜他是被个经纪在路上相中的新秀。“请问找谁?”

    “找…”经小姐一问,伦青烈又犹豫该用什么理由。

    “罗姐,这是要给你的文件。”

    才想着,他要找的人就出现在他面前,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小妹妹!”

    “你…不是刚刚花店老板的弟弟吗?怎么会来这里呢?”卫绫安瞧见是他,吓了一跳。

    伦青烈听了,闷笑一声。他几乎忘了,卫绫安是不记仇的,何必想什么理由,大大方方就好了,反正她又不会介意。

    “嗯,我是…”这就需要理由搪了,因为他总不能说是凭着她的气才找到她的吧。

    卫绫安打量他的外型,猜:“是来面试的吗?”

    伦青烈颔首。“真聪明!”

    两人愉快的对话着时,总机小姐咬牙切齿的狰狞面孔不小心让卫绫安瞄到。“呃,还是让罗姐带你去,这里她比我,我只是个小堡读生。拜了!”草草结束谈话,卫绫安避难去。

    “是啊,这位先生,还是让我带你。”总机小姐优雅的站起身。

    伦青烈挑挑眉,口气冷冽的表示:“女人,我没要你带我去,别自作主张,省得惹人厌。”丢下话,他迈开脚步追上去。

    幸好他人高脚长,在转角处就追上卫绫安。“卫绫安。”

    听到有人叫自己,卫绫安习惯的喊:“有!是你,罗姐呢?”

    伦青烈摘下太阳眼镜,置入衣前的口袋。“她说有事,要我来找你。你不能帮我吗?”

    卫绫安点点头。“当然可以了。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总机说的。”伦青烈随口回道。

    “喔。有没有准备个人资料?”

    “没有。”

    卫绫安偏头看他一眼。“你都这么随吗?”

    伦青烈双手进口袋里。“差不多。随不好吗?”

    “不是不好,只是看你好像不缺钱用的感觉,何必抛头脸呢?”

    “你不喜欢这工作?”

    “我是做内勤的,不是那种演艺工作。”看着这陌生男人,卫绫安越觉他眼,真的有那种不知在哪里见过的感觉,但,无论她怎么想,就是想不起来。

    领着伦青烈来到办公室外,卫绫安丢下一枝笔和资料卡。“填一填,然后交给那边那位美丽的小姐,就可以等着面试了。”

    “那你呢?”

    卫绫安撇撇,一副“你很蠢”的模样。“我自然是要去上班了。”

    伦青烈展他最人的微笑。“能不能借我五分钟?”他祈求她陪伴自己的时间愈长愈好。

    卫绫安没啥感觉的说:“做什么?我很忙呢!”

    伦青烈真的没辙了。“帮我填一下资料,因为我的右手受伤了。”

    “不像啊。”

    “今天刚拆绷带,医生嘱咐不要动。”伦青烈愈来愈佩服自己说.谎的功力了,好像一天内就进一甲子功力。

    “是吗?”卫绫安瞄了瞄手表,再看看伦青烈,终于允诺。

    “谢谢。”

    “不用客气,小事一椿。先告诉我你的名字。”

    “伦青烈…伦理的伦,青色的青烈火的烈。”

    听着,卫绫安又注视他。“适合你的。”

    “谢谢。”

    “别客气。住址呢?”

    “韶光花店。”

    卫绫安默默的写下“韶光花店”顺便写下花店地址。“电话下次再给你,我还没背。年龄…二十五好了,学历是硕士,身体健康,会开车,英、文流利,身高、体重是…”伦青烈念他的,卫绫安统统照写,五分钟后,终于完成一张再简单不过的履历了。“没手机?”…“我讨厌让别人找到我。”对于手机这项产品,伦青烈从来就没喜欢过,之前就有公司指明要他做手机代言,他当场就拒绝。

    要是个人的行踪都暴在每个人的手机里那多无趣!

    敝胎!卫绫安在心里喃喃自语。

    “好了,我帮你交给小姐,你在这里候着。”

    “绫安,在这里陪我。”

    “我…伦先生,我还有工作啊!”“我怕生。”他笑得无辜。

    “你…”卫绫安哭笑不得。这么一个大男人竟然说他会怕生!

    “安!”适巧,耿言硕从办公室出来。

    “耿先生,刚刚好,这里还有个要面试的人,我把他交给你了。”

    “好。今天不是要考试?有空就去看书,这里有我就够了。”耿言一硕扯着笑容说。

    “是,我去上班了。”

    伦青烈眼睁睁的看着卫绫安离开他的视线,连个招呼都不打,他的情绪坏得很。

    “伦先生是吗?请跟我来。”

    苞着耿言硕走进办公室,伦青烈再不收敛,猖狂的样子原形毕

    雹青硕看了伦青烈的履历好一会儿后,道:“伦先生的条件不错,既然是硕士毕业,为何不做正常工作呢?”“我来就来,你需要问这么多吗?”耿言硕尴尬一笑,继续道:“是这样的,我们公司是一家有规模的经纪公司,既然要培养一名新人,就必须问清对方的底细。我们要的是长期投资,而非三分钟热度,我想你该会明白。”

    对方温和的态度,让伦青烈联想到六哥,他的口吻自然放轻:“我接触过这类工作,你不必担心。”“可以请教是哪家经纪公司吗?”“这是我的隐私,很抱歉。”就算他说了,对方也早忘记他。

    “嗯。伦先生可以先试镜吗?”

    “当然。不过先说好,若是你们准备用我,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其他一律不准干涉。”

    “这是一定的,我们也会尊重你的隐私。”

    “试镜室在哪?”

    “外面会有小姐带你过去。”耿言硕按下通话键,道:“小梅,带伦先生去试镜室。”

    “是。”

    连个招呼都不打,伦青烈掉头就离开。

    按照?恚浊嗔艺饷匆桓鲅鄹哂诙サ娜耍遣换嵊韭加盟模⒀运恫煌锌慈说难酃猓宄浊嗔姨焐褪歉雒餍牵侵谌酥跄康慕沟悖ɑ岷斓摹?br>
    ^&^

    试镜室里,他青烈很快就发现卫绫安的踪影。

    正在打光的卫绫安一瞧见伦青烈就展微笑,还比了个胜利手势,要他加油。

    伦青烈含笑,目光不离她。

    “赵哥,交给你了。”小梅尽完职责后就离开。

    “小卫,帮这位…”

    “伦青烈。”

    “帮这位伦先生化个妆,快一点!”

    “是。”放下反光板,卫绫安一手提着化妆箱,一手牵着伦青烈,匆匆跑到一边的角落。

    “你会化妆?”伦青烈显然不信卫绫安的手艺。

    “呵!我还烧得一手好菜呢!”卫绫安边端详伦青烈的脸,边回答他。

    “我晓得。”

    “你说什么?”太过专心于自己的工作,卫绫安没听清楚伦青烈的话。

    “我说很好。”

    “喔。不要说话了,我要擦化妆水了。你的皮肤很好,常保养对不对?一看你就知道你出身不凡,可是你跟你哥好像不太像,他看起来是脚踏实地的男人,而你却是像只花蝴蝶。别生气喔!我是实话实说,我虽然不是男生,但是我觉得一个男生的好坏不是取决于他的外在,而是看他的内在和他的头脑。女人想依靠的是有真材实料的男人。”卫绫安迅速擦化妆水、,又打上粉底,最后画了眉毛、眼影和淡红色的口红。

    她满意的微笑,十分欣赏自己的作品。

    “好了,可以试镜了。”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卫绫安大眼眨了眨,决定回敬他中午的不绅士。“问这个做什么,‘叔叔’?”

    “呵!还在计较?”

    “谁跟你计较,我才不会这么小器呢!说就说,我喜欢的男人只有一种,而那种男人绝对不会是演艺人员。”

    “把我摒除在外?”伦青烈神情落寞的问。

    他真的十分珍惜两人相处的时光,希望能继续下去,但他也清楚的告诉自己永远都不能爱上她,所以他相当困惑…对她的感情是与俱增,他不知该如何同时保有她,又能不爱上她。

    “不是,是把所有的演艺人员摒除在外。赵哥,好了。你也加油喔!”

    伦青烈看了卫绫安一眼,负气转身而去。

    “喂!伦青烈,你…”卫绫安不解为何他会突然离去。

    “怎么回事?不是说好要拍的吗?”导演赵哥不解的问。

    卫绫安耸耸肩。“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赵哥想了想,说:“那就别拍了。”

    离开经纪公司,伦青烈又回到韶光花坊。“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要出去晃晃吗?”巩青韶这时正在剪枝。伦青烈丢下车钥匙,不悦的坐下;像是肚子怨气。“谁惹了我们这位七少爷呢?”伦青烈随手拾起一枝玫瑰在手上把玩。“我真的这么像大少爷吗?”

    “你向来就是个我行我素、很有个性的人,怎么今天会突然在意别人的话呢?”巩青韶对自家兄弟向来直言不讳。伦青烈托着下额,不道:“连你都这么看我。”

    碑青韶把玫瑰放入水桶内。“呵!我是你六哥,还不清楚你吗。就保有自己的个性就好了,你以前不都抱持这样的想法,是那个卫改变了你吗?”

    伦青烈没有否认,因为卫绫安的确在他心中渐渐有了举足轻重的分量。他开始不足只当一个听众,而是想与她有进一步的交谈,他想更了解她的内心世界,变成她心目中理想的对象。

    “六哥,我想成为她唯一看见的人,我不要她把目光放在别的男人身上。”伦青烈衷心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你想娶她?”

    “不!”伦青烈断然拒绝。“爱情不是绝对。”

    “也许吧,但对卫妹妹来说,爱情等于家庭。你该明白,她是个渴求幸福婚姻的小女孩,她需要的是一个能爱她、疼她并照顾她一辈子的男人,不是短暂的恋人。”

    伦青烈殷切的表示:“我能给她更大的幸福,照顾她一辈子。”这是现今所有男人不能做到的。

    碑青韶取走伦青烈手上的玫瑰,玫瑰的刺在他的手上留下一道血痕。

    “玫瑰就好比你给她的爱情,虽然丽却又伤人,不只伤她,也伤了你自己。青烈,她会老化,你不会,你能跟她解释理由吗?她能够接受吗?不,她不会的。我第一眼就看出她对人有严重的防备心,既然你能取得她的信任,就表示你在她心底是个特别的存在。你想,若她知道你不够坦白时,她会怎么做?我猜她会逃离你。你是个好情人,却不是个好丈夫,又不够细心,早晚会因为这个理由而失去她,所以我劝你,不要有霸占卫妹妹的想法,除非你愿意为她牺牲自己的绵绵寿命。你有那勇气吗?享受过无尽生命的好处,你有勇气抛开吗?”

    句句针对自己弱点的问,令伦青烈几乎无法反驳。

    “做不到,是吧,那就暂时在我这住下,别再回去了。早点断了卫妹妹的思念也好,在她还只认识你另一面之前,做个了断。”

    “哥,你该去当律师的。”伦青烈苦笑。

    懊放手了?

    他们的缘分真的到了吗?

    “呵!有人在做了,我又何必一脚。”

    在六哥的花坊待太久,伦青烈回到卫绫安的住处时,已接近午夜。见门没关好,他悄悄进屋,看见白云石坐在沙发上。难道是绫安发生事情?伦青烈心急如焚的想进卧房看卫绫安,却让白云石喊住。“过来!”伦青烈想也该听听第三者叙述事情经过,否则等卫绫安醒来,说不定全忘了。于是他走向白云石。

    “安安说你听得懂人话,我本来不信,今天终于开了眼界了,也号,省得我对牛弹琴。不用去看她了,她已经睡着了。”事实上,白云石仍不相信一只狗会听得懂人话,不过该骂还是得骂,就当她在教婴儿好了。

    …怎么回事?

    “她会这样子,都是因为你。”

    …我?

    “你晓得当安安一回来没看见你时,她有多着急吗?跑到我店里问完后,又跑到公园、警察局,还有她发现你的那个地方,只要她曾经带你去过的地方,她都跑去问。最后问不到,又跑回我店里,问我要不要张贴布告找寻你,她担心你会发生什么事情,担心得什么都没吃,紧张得连胃都痛了,最后是在我的骗下才吃了安眠葯,否则她今晚就算一夜不睡,也非找到你不可。她是这样对你,那你呢?你看看你是怎么回报她的,一出去就不知道回家,这里不是你的家吗?”一时气不过,白云石劈哩啪啦就开骂。伦青烈无言以对。他实在没想到卫绫安会对自己放那么重的感情。“安安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感情一向是被动又封闭,你是个特例,是她主动接近你的,所以不要再有下次了,如果再有下次…”白云石忽然神情凛然的说;“就不要再回来!安安会受不了一次又一次的打击,知道吗?”伦青烈点点头,走人卫绫安的卧房。“真听得懂?”白云石傻在原地。跳上了,伦青烈趴在卫绫安的身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六哥说的对,我向来自负又自私,丝毫不会考虑到别人的心情,我真的很过分,明知你会担心,我还故意晚归。

    …绫安,告诉我好不好?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只是一只动物罢了,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一一你晓得吗?你越是对我好,我越是舍不得离开你。拜托!对我坏一点,不要让我舍不下你。

    “小绿…”卫绫安呻着。

    …绫安,你说不会爱上我这样的人,但是我已经对你动心了,告诉我,教我怎么收回,不要让我再痛苦下去了。我的生命很长…很长啊!你死后,我若还想着你,该怎么办呢?

    …告诉我好不好?

    安眠葯的效力很强,让卫绫安睡到隔天早上九点。

    “云石姐?”

    “早啊,小美人。”

    “小绿呢?”她想的仍是她的小绿。

    “在这里,它可是守着你整夜喔!”

    见到室友平安回来,卫绫安终于放宽心,她出一个花般的笑容。“那就好。昨天麻烦你了,云石姐,可是我怎么会睡着呢?”

    “因为你哭累了啊。”

    “喔。”卫绫安不疑有他。

    “我已经帮你请了整天的假,晚上再去上课就好,早餐也放在桌上了。”

    “谢谢。”

    “我去上班了。小绿,好好照顾你的室友,知道吗广

    见伦青烈又点头,白芙石差点看傻了。

    “安安,你的狗实在特别,说不定还能去参加什么金氏世界记录的比赛呢!拜拜。”

    “警石姐,小心开车。”

    白美石走后,伦青烈又跳上

    …抱歉!我添麻烦了。

    “小绿,别再不告而别,我真的很难过。”卫经安抱着小绿说道。找了整晚,她都心力瘁了。

    …我会跟你告别的。

    “吃过早餐后,我带你去散步,顺便去一个地方看看。”

    ^#^

    伦青烈抬头看着牌上的四个大字…“韶光花坊”他内心没来由的感到害怕。

    “光临!咦?卫妹妹,怎么今天又来了?还带了一个…新朋友喔。”巩青韶别有用意的看着躲在卫经安身后的七弟。

    “他是我的新室友,叫作小绿。”卫绫安大方的介绍小绿。

    岂料,巩青韶很不客气的给他重重笑了几声。

    …六哥!

    …好好,不笑了。

    “卫妹妹,今天有什么事呢?要买花吗?”

    “嗯,我想买回去。”

    “粉红玫瑰好不好?今天刚进的,很新鲜,应该很适合你。”

    “好。”

    “请问…”刚进门的耿言硕还没问出口,就看见自己的助理。“小卫,你不是生病吗?”

    “耿先生,不是啦!只是不舒服,我的朋友就以为我生病了,对不起,今天没去上班。”

    雹言硕拍拍卫续安的头。“没关系,你每天要上班,又要上课,的确很累。听说你假又在兼职不是吗,记得不要太累。”

    卫绫安点头。“是,我知道了。你也是来买花吗?”

    “不我是…”

    …他们非要这么亲密不可吗?这里可是公共场所。

    …嫉妒了?

    为避免让外人听见,他们两兄弟用心灵传话来沟通。

    …嫉妒你的大头,只是看不过去。

    …有什么好看不过去的,我倒觉得是一幅美丽的画。巩青韶纯粹以欣赏的角度来看。

    …一幅画!六哥,你其的是想找我麻烦

    …呵!不敢,帮你就是了。

    “妹妹,你的花好了,总共两百元。”“谢谢老板。耿…”卫绫安才想跟老板大人道再见,却让花店老板抢先一步。

    “先生,请问你是要买花吗?”巩青韶堆着笑容问。

    “不是的。小卫,赶时间吗?”

    卫绫安很配合的摇头。

    “那陪我一下。请问老板是伦青烈先生的什么人?”

    “我是他哥哥,请问你是?”

    “我是‘特立独行’经纪公司的耿言硕。是这样的,昨天伦先生有到我们公司试镜,我们相当中意他,可是他又没有留下电话,所以我只好亲自前来通知了。请问伦先生在吗?”耿言硕拿出名片,递给巩青韶。

    碑青韶看看耿言硕,又看看伦青烈,道:“他在啊。”

    “那太好了!”

    “嗷…”

    伦青烈发出不的抱怨。

    …你存心拆我台是不是?六哥…

    “呵!他在啊,但不是现在,他多半晚上才在这,白天我就不清楚了。”

    雹言顶有些失望,随即又问:“如何能尽快联络他?他有没有手机?”

    “他最讨厌手机了。我看还是得请耿先生上再跑一趟了,不过我会把你的消息先转达给青烈知道的。”

    …这还差不多。

    “是这样的吗?好吧,那我晚上再过来一趟。大约几点?”对于伦青烈,耿言硕势在必得。

    “七点过后。”

    “那就谢谢你了,伦先生。”耿言顶礼貌的回应。

    “我姓巩,是青烈的表哥。”

    “谢谢巩先生。小卫,快中午了。我请你去吃饭。”

    “可是我得回去了。”

    “也好,你身体不舒服,是该回去休息。那我先走了。”耿言硕来去都像阵风。

    “再见。”卫绫安看着他远远的背影,轻轻喊。

    “有人请客,怎么不懂得把握呢?”巩青韶笑笑的说,丝毫不在意伦青烈的厌恶貌。

    卫绫安蹲下身,拍拍小绿的头。“我现在是以我的新室友为考量,很多地方它都不能去的。”

    “可以先放我这儿。”巩青韶笑了,相当喜欢卫绫安的心细。

    “谢谢,但是我还是想把小绿带在身边?习澹蚁茸吡恕!薄班牛⌒牡恪!痹诼浊嗔易叱龌ǚ磺埃痔绲纳簟!丫涯闶游胰肆耍阋斓阕鼍龆ò。⊥砹司突嵘怂睢?br>
    伦青烈回过头。

    …我知道,我有分寸。“呵!就怕你自阵脚。”

    ^+++^

    当天晚上,耿言硕再度来到韶光花坊,怎知,仍是只有巩青韶一人,幸好还有伦青烈的留言。

    “他说希望你能派上次那个卫妹妹来跟他谈,那就什么都好说。”巩青韶尽责的转述伦青烈的话。“他真是这么说?”

    “抱歉,让你又白走一遭,我那弟弟随惯了。”

    雹言硕摇摇手。“没关系。那我明天就派绫安过来好了,早上十点可以吗?”

    “可以。请放心,这次一定不会让耿先生失望的。”

    雹言硕苦笑。“希望如此。”

    于是,隔天早上十点,卫绫安再度光临韶光花坊。果不其然,伦青烈也在。“两位早。”卫绫安一本正经的道早。“卫妹妹,何必这么客气,一回生、二回,我们已经见第三次面了。”巩青韶喜欢卫绫安的纯真。卫绫安大大了口气。“幸好是你们,否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呢。第一次就要我出来谈公事,好可怕!”“放心,巩大哥会帮你的。”

    看着两人有说有笑,完全忽略他的存在,伦青烈又不了。“喂!六哥,你不是很忙吗?”接到弟弟不友善的眼神,巩青韶只有顺口道:“是啊,我差点忘了。你们慢慢谈,我还得忙别的事。”

    “我们出去谈。”在这,肯定会让六哥搅和,他才没这么傻。

    “去哪?”

    “隔壁有家咖啡店,不错喔。”巩青韶诚恳的建议。

    “谢谢你,巩大哥。”

    “走了!”走在前头的伦青烈吼道。

    伦青烈见到卫绫安与六哥相谈甚,气在心底,便发在卫绫安身上。

    “是,来了。”

    待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花坊后,巩青韶笑了笑。

    “真不知他们两人是谁在折磨谁。真是天生一对!”

    说完,巩青韶这才想到今天还有一堆花束要包,他赶紧拿出包装纸,着手包起花来。 Www.GugeXS.cOM
上一章  难得心动   下一章 ( → )
当冰山飘到赤焚仙比翼银丝缠上小粉孤鹰盯上天才降龙诀痴儿掬艳虎啸子时の玻璃鞋
全本小说《难得心动》是由作者锦瑟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小说。更多类似难得心动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谷歌小说网的完结言情小说专栏或全本小说排行榜,完结小说难得心动TXT下载的章节第四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谷歌小说网(www.gugexs.com)立场无关